北大最孤独专业:六代单传,一人旷课全系放假,毕业照只有一个人

2021-06-12 22:23:02 牛顿也吃苹果

薛逸凡

每年高考成绩出来后,想必就是家长和学生们最头疼的时候,因为要报考志愿了。那些高考成绩非常优秀的,当然是往那些名牌大学靠拢;成绩不理想的,只能退而求其次。但是学校好不容易定下来了,他们又面临着一个问题——报考专业。

现如今专业似乎已经和未来的就业方向,息息相关,挑选一份好专业,毕业后就可能拥有一个好工作。因此,往往像医学类、计算机类、师范类、经济学等热门专业,是大家的首选目标,而那些像是呼麦、古生物学等冷门学科,无人问津,甚至孤独。

中央民族大学唯一''呼麦''传人

虽然说报考志愿的时候,学生的喜好和意愿应该放在第一位,但往往等到真要填志愿时,家人的意见会起到很大的影响。哪怕你一开始是想做个艺术家,但是你的父母很有可能会让你报考文学类,还有更甚者,会要求一个擅长文科的学生去读计算机。

报考志愿

这些学生除非是特别有主见的,不然往往会跟着父母的安排走,有的会事后庆幸,有的却会事后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坚持。因为家人们往往在意的,不是你对这个专业是否有兴趣,而是这个专业好不好就业,就业面广不广,推荐给你的往往是热门专业。

比如医学专业,它虽然学起来很困难,但不得不说需要这个专业的机构很多,而且待遇也很不错;再来就是经济学一类的专业,无疑是想要自主创业,或者是想当CEO的人的首选目标;还有师范类专业,虽然有些熊孩子让人头疼,但是可以拥有寒暑假等等。

这些专业虽然看起来前景很不错,福利也高,但是它的竞争力非常大。全国每年超过几万人,甚至十几万人来报考这些热门专业,因此不管是入学还是毕业后就业的竞争力都很大,优秀的人自然能脱颖而出,普通的人只能在中下游挣扎奋斗。

呼麦

反观那些冷门专业,全常年无人问津,有的专业更是全系只有一个学生。比如前不久的一档选秀节目中,一位学员在表演个人才艺的时候,将一门鲜为人知的专业带到了众人面前——''呼麦'',他是中央民族大学唯一一个''呼麦''专业的学生,他直言道自己有时会觉得很孤单。

''呼麦''其实是早在12世纪,蒙古族还未形成的时候,就已经广为在草原上流传,甚至可以追溯到匈奴时期,是由阿尔泰山原住民族创造的。它的发声原理很特殊,演唱者使自己的声带振动或不振动,来达成共鸣技巧,然后同时唱出两个声部,或者多个声部。

''呼麦''在民族音乐中,可谓是独一无二的,它已经在内蒙古绝迹了100多年,哪怕是在阿尔泰地区,也已经濒临失传。不过好在,自90年代以来,内蒙古艺术界的一些人士为了防止这门手艺失传,便去向那些呼麦大师进行学习,像是吉日木图、宝力道等都是出色的传人。

呼麦的学员

中国也十分重视这传统的宝贵艺术,在2000年的时候把呼麦引进了民族艺术的教学中心中。这位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学员,才得以有幸在北京还能听到家乡的声音,并精通于它。只见这位学员伴随着手中的马头琴声,低声吟唱。

就好似在一片黑漆漆的大草原,有火光在零星燃起,耳边似有神秘咒语在轻声低喃。琴声越来越激昂,咒语的语速越来越快,忽然间,天边乍裂出一道光,初升的太阳缓缓升起,光芒温暖地洒在了身上。这位学员无疑用自己出色的''呼麦''技巧,惊艳了不少观众。

身为中央民族大学唯一''呼麦''人,这位学员成功让更多的观众正视起来这个冷门的专业。不过''呼麦''虽然在平原等地区不是很流行,但起码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还有不少传人。然而有一个专业,却是''六代单传'',每年只有一个学生,那就是''古生物学专业''。

薛逸凡

北京大学最孤独的专业——''古生物学专业''

在2014年,某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毕业合影照,文案是:''只是需要有一张来装个正经,合影哦,北京大学,2010级古生物专业合影。''这位学生便是在2010年考上北京大学的薛逸凡,而在她发布这条消息后,一时间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因为这张''毕业照''上面只有薛逸凡一人,而她曾经在学校日志中写道,''如果排除掉前几届的学长学姐,和下一届的学弟,我应该是唯一一个从始至终由元培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也是这篇日志,让很多北京大学的学生们知道,原来本校竟然还有''古生物学专业''。

''古生物学'',又称''地球生物学''。它是通过研究化石和发现古老的生命痕迹,来探讨那些原始生物的一些特征和演化历史、并且通过这些推理出,生命起源和一些生物绝灭或者复苏事件,甚至还可以探索地球演化的历史和环境曾经经历过哪些变化等方面。

古生物学家

''现代古生物学'',则已经成为了生命科学、地球科学和环境科学的交叉学科。而它的发展历程十分坎坷,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像是北京大学、南京大学,还有中国地质大学都曾经设有该专业,并且当时报考的学生还有很多,差不多每年都招收100名左右。

可到了80年代末期,这个专业的学生出现了''就业困难''的现象,于是有专家认为,该专业的涉及面有点窄,不适合广泛招生,而在90年代的时候,因为学科要进行调整,有不少学校就废除了这门专业。直到2008年的时候,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才重设古生物学专业。

北京大学也成为了全国开设古生物学本科专业,屈指可数的学校之一。而自它重新设立''古生物学专业''后,仅有6位学生,差不多每年整个系就只有一位学生,可谓是''六代单传'',若是学生请假,那么整个系的老师也都可以休息,集体放假了。

薛逸凡

第一位北京大学的''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是山东省2005年的理科状元张博然,她并非是一开始就选择了''古生物学专业'',而是在2008年主动转到了这个冷门专业里,这在当时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是张博然不为所动,现如今的她已经在伯克利大学继续深造。

之后的两位学生也是和薛逸凡说的一样,是中途转到了''古生物学专业'',具体原因已经不得知,可能是发现了''古生物学''的魅力之处。而在薛逸凡毕业同样出国深造后,北京大学的''古生物学专业''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处境。

所幸的是,余逸伦通过了北大自招考试,并以降至一本线录取的条件考入了元培学院。而令人苦笑不得的是,这六届以来,古生物学这一系似乎就像说好一样,一年只收到了一位学生,而他们的毕业照也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北京大学

比起选''热门专业''还是选择适合自己的专业最重要

看到这里,想必会有人问哪这么冷门的专业为什么还要报考它?就业面那么窄,毕业后肯定不好找工作。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无论是''呼麦专业''也好,还是''古生物学专业'',都存在着独一无二的价值,并且都有着用武之地。

比如''呼麦'',它可是在2019年的时候,被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并且它还作为传统的民族音乐,活跃在国外的音乐舞台上,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对音乐感兴趣的学生们自然可以选择它,为自己今后的音乐作品增添可能性。

至于''古生物学'',要知道它可是研究了生物学、地质学、物理学等等多门学科的知识,倘若你的成绩优秀,很有可能会像张博然、薛逸凡那样,被伯克利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等国际名校录取,继续深造。等回国之后,可以为中国的科研事业做出贡献。

面试失败

因此不要只是看哪种专业,就业率高,就选择哪个专业。而是要结合自身的情况去选择合适的专业,哪怕是冷门专业,也没关系,像是''古生物学专业''全系只有一个学生,最好的师资力量就集中在了你自己身上,你自然会变得更加优秀。

只要精通了一门学问,无论怎样都饿不死自己。而且这总比你选择了一个''热门专业'',等上了课之后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转专业又觉得太麻烦,结果就这样痛苦学了三、四年,还只学了皮毛。等毕业后找工作,却因为专业知识不过关,接连碰壁要好得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