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杀人jian尸、虐杀女婴,法律却不能处死他?!

2021-06-12 20:21:30 平顶山微友圈

基于很多原因(比如为避免冤案、保护未成年人),法律制定了很多对于犯罪嫌疑人的保护政策,这是一种进步。但当法律过于保护施暴者权利的时候,经常会忽略保护受害者,甚至会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

这个故事更加震撼,至今仍伴随着死刑存废的争论,堪称历史上的舆论大案,或可作为我们的一面镜子。

日本山口县的光市是个风景秀丽的小城市,人口只有四五万。本村洋出生在这个靠海的城市,是年轻的一家之主。本村洋是很普通的日本男人,他出生于1976年,当时23岁。

本村洋从小就有热情开朗的个性,缺点是对于一些事情比较固执。本村洋很喜欢打网球,打的还很出色。可惜16岁时的他突然得了严重的肝硬化,一度危及生命。本村洋被迫终止了高中的学习,长期入院治疗。

这种疾病还没有很好的方法治疗,他的很多病友都死掉了。本村洋有着开朗的个性,认为“即便还有一天生命,也应该乐观的活下去”。这样治疗了1年,他的病情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可以出院了。

只是,他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医生坦率的告诉他:很可能不能生育,最好也不要结婚,因为如果再发作一次就可能死亡。本村洋出院后,带病考上了广岛大学工学系。

在一次学校之间的联谊活动上,本村洋无意中遇到了一生的所爱:福冈工业短期大学的女学生弥生。弥生是个普通的日本女孩,个子不高,身体瘦弱,长相平平,非常温柔善良。她温婉乐观的天性,打动了本村洋。

两人不在一地,却很快陷入热恋。弥生温柔单纯,却有坚韧的个性。本村洋对于弥生非常喜爱,迟迟不敢表白。原因很简单,他得过重病,认为自己没有恋爱的资格。

谁知道,没有多久,弥生主动找到他,要求正式交往。本村洋大惊,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能交女朋友。而弥生早就知道这些事情,她根本不在乎,只愿意和相爱的男人一起生活,哪怕只有短短几年也行,没孩子也行。

本村洋非常感动,两人正式成为恋人。1997年,他们先后毕业(弥生比本村洋大1岁),当年就结婚了。让他们欣喜的是,结婚后没有多久,弥生或者说本村弥生竟然怀孕了。本村洋知道这个消息后,极度欣喜,甚至泣不成声。

1998年5月,他们的女儿夕夏出生,是个很漂亮的女婴。成为父亲以后,本村洋更是充满了生活的动力。邻居和同事都说,本村洋是个非常模范的丈夫和父亲。虽然身体不是很好,他仍然和其他同事一起加班工作,每个月的业绩都是名列前茅。

这一家三口平淡而幸福,同无数普通的日本家庭一样。而1999年4月14日,一切幸福瞬间烟消云散。当晚7点左右,本村洋下班回到家。走到家门口,本村洋照例推门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奇怪的是,以往会抱着女儿迎出来的妻子,此时不见人影。本村洋也没有多想:妻子可能是忙于做饭或者照顾11个月大的女儿。他自己换上了拖鞋,走入里屋。奇怪的是,屋里也是漆黑一片,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难道妻子不在家?不可能啊!都这么晚啊,妻子不会带着女儿出去了!也许是第六感,本村洋顿时有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他打开灯,发现里屋客厅地上乱七八糟,似乎发生过打斗。难道来了小偷、强盗?

本村洋心惊肉跳的四处寻找,妻子和女儿还是没有踪迹,所有房间内都没有人影。他一面报警,一面继续寻找。这一次,细心的本村洋发现客厅的收纳柜,和以往有些不同,似乎被人打开过。

他手脚颤抖的拉开收纳柜,随后一股屁股坐倒在地上。收纳柜中,赫然是妻子本村弥生全裸的尸体。她的双手被胶带绑住,口鼻也被胶带封住,身上几乎没有衣物。弥生的脖子上,有很清晰的掐捏痕迹,她应该是被活活掐死的。

弥生下体赤裸,一丝不挂,显然是被歹徒奸杀了。尸体冰凉,关节已经开始僵硬,弥生早已死去多时。妻子遇害了,那么女儿呢?就算是穷凶极恶的强盗,也不会为难11个月的婴儿吧。

几秒钟以后,本村洋就陷入了更大的震惊中。在收纳柜的顶层,他看到了女儿垂下来的小脚。本村洋不顾一切的抱起了女儿,她也死去多时。女儿的头部和脸部有多处伤痕,似乎是被人殴打或者摔砸过,相貌几乎无法辨认。

更可怕的是,夕夏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勒痕。她是被绳子活活勒死的。看到惨死的妻子和女儿的尸体,本村洋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起来,一度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地步。

直到警察赶来,对他进行急救,本村洋才逐步恢复了理智。这边,刑警们也被歹徒的暴行惊呆了。光市是个人口只有四五万的小城市。历史上,光市还从没发生过如此残忍的杀人案,甚至整个山口县也没有。

歹徒入室奸杀弥生,虽然残暴也是有先例的,但为什么要杀死11个月的婴儿呢?婴儿对歹徒并没有任何威胁,又不可能作证,为什么要杀她?

只有两个解释:第一,歹徒是穷凶极恶的变态狂,可以随意杀死婴儿;第二,歹徒同弥生或者本村洋有什么刻骨仇恨。警方先对本村洋进行简单的询问,看看他们夫妻有没有仇人。答案是否定的。

本村小夫妻只有二十三四,社会关系很简单,压根就没有仇人。况且,本村夫妻都是善良热情的人,人缘非常好,从没有和人有过矛盾,更谈不上结仇。看来这不是寻仇。唯一的结论:歹徒是个极度凶残的家伙。

这边,警方对于现场的调查很快就有很大收获。警方认为,歹徒似乎有些小偷小摸的经验,但缺乏大案经验。弥生的钱包和少数现金失窃,其他财物没有被拿走。整个现场到处都是歹徒的指纹,显然他没有掩饰。

弥生体内提取了歹徒的精液,这也是重要的证据。歹徒攻击弥生的地点应该是客厅,但他们先到过厨房,厨房管道和水表上有歹徒的指纹。厨房没有打斗的迹象,说明弥生和歹徒是一同走到这里,当时她没有感到危险。

从厨房回到客厅后,歹徒奸杀弥生,又将尸体转移到收纳柜中。奇怪的是,现场客厅的桌上,放着一杯茶。显然,这是弥生为这个歹徒准备的。

那么,这个歹徒应该是弥生认识的人,或者是某种公务人员,比如说邮递员、警察、政府职员、水电工等等。总之,歹徒是骗取弥生信任开门后,进入室内。弥生出于礼貌,倒茶放在桌上。

随后,弥生抱着夕夏,同歹徒到了厨房看了管道和水表,又回到了客厅。在这里,歹徒突然袭击了弥生,应该是试图强奸。弥生猛烈反抗,大声呼救。歹徒见制服不了他,就杀人然后奸尸。

需要说明的是,歹徒掐死弥生以后,还用胶带封住她的口鼻,以防止她醒来。

那么歹徒的目的明显是杀人灭口,而不仅仅是单纯的强奸。夕夏为什么会死?可能是母亲遇害时,夕夏受惊,大声哭啼。

歹徒怕婴儿哭声被邻居听到,就先将夕夏高举摔下多次。夕夏受重伤晕了过去,但并没有死去,随后又醒来大哭。歹徒见状,残忍的将夕夏勒死。

作案完成以后,歹徒将母女尸体塞入收纳柜,顺手拿走桌上的钱包后逃走。警方认为该案应该不能侦破,现场留下很多证据。尤其重要的是,厨房的管道和水表有歹徒的指纹,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正常人不会去动这些东西,最有可能的就是歹徒伪装成水电工进入。自然,新的线索很快就来了。知道弥生母女遇害后,邻居们都很震惊,纷纷提供线索。其中,弥生一个邻居老太太的线索最有价值。

老太太从便利店购物后回家,远远的看到有人在按弥生家的门铃。老太太并没有在意,自顾自的回家了。年龄大了,老太太视力不佳,还是清楚看到这个人穿着黄绿相间的制服。警方知道这个线索后,顿时大喜过望。

警方认为歹徒很可能是伪装成水电工,入室作案。而光市的自来水设备公司的制服,就是黄绿相间。那么,歹徒肯定和自来水设备公司有联系,不然不可能搞到制服。

在案发第三天,警方赶赴光市自来水设备公司调查。奇怪的是,自来水公司查了案发当天记录,并没有工人去弥生家。警方不死心,又调查了历史记录。自来水设备公司很配合,主动提供了所有的记录表。

警方发现,案发前一周,公司有1个临时工人曾去过弥生家。这个临时工人叫做福田孝行,年仅18岁又1个月,高中刚刚毕业。根据自来水设备公司的负责人介绍,福田孝行是本地人,本月4月1日才来上班,是临时工。

公司本来不愿意接收,架不住福田孝行所在高中的推荐,才勉强收下。然而,福田孝行工作还不到1个星期,就不来上班了。公司很生气,让他归还工作服,不要再来了。然而,福田孝行一直没有来公司,工作服也没有归还。

看来,福田孝行确实有一定的嫌疑。警方立即突袭了福田孝行的家,但是他并不在这里。福田孝行的父亲告诉警方,案发当天儿子离家后就没回来,不知道在哪里。

警方提取了福田孝行的指纹。经过比对,指纹同现场歹徒留下的完全一致。由此,基本可以确定福田孝行就是奸杀案的凶手。

福田孝行他的名字虽然很好,又是福,又是孝,却也是一个人渣。福田在犯下大恶行的时候,还是日本法律意义上的未成年人。这就给后来的审判带来巨大争议。

▲受害母女本村弥生、夕夏。

第一次审判

犯案时,福田年龄约18岁零一个月。然而,日本法律中成年的界限为20岁,所以按照日本法律,这个18岁的人渣还没有成年!还是未成年人!既然未成年,那么也适用日本法律中的一些未成年人保护条款。

因为案件情节过于残忍,引发整个日本的轰动。地方法庭不敢怠慢,择日开庭。按照日本法律,福田可以获得国家提供的辩护律师援助,但实际上福田却并没有用到这项援助。

倒不是因为福田有钱自己请律师,而是民间有律师团体自愿为福田免费辩护。对,你真的没有看错。这些自愿的律师都是要求废除死刑的狂热分子。他们并非认为福田无辜,而是知道福田行为残忍,是有可能被判处死刑的。

日本的法律并没有废除死刑,只要年满18岁就可以被判处死刑。虽然实际被判处死刑的凤毛麟角,但死刑毕竟存在。这些律师多年来致力于在日本废除死刑,便自愿帮助福田辩护。

开庭审理时,木村洋要求抱着妻女遗照出庭,却被法官拒绝,理由是“被害者的遗照会影响未成年人福田的心理情绪”这便是荒谬之处。

出现这种恶劣的案件,律师们欢呼雀跃,抢着为施暴者辩护;法庭想方设法保护施暴者的权益。受害者却被晾在一边,被冷落践踏。本村洋非常愤怒,向法庭抗议。

因为普通公众对本案怨声很大,法官不得不做出让步,允许他带遗照进去,但必须用黑布将照片盖住。开庭时,福田穿着拖鞋进入法庭。在辩护律师的提醒下,他对着受害人家属座席方向鞠躬,说:“真是对不起,我做了无法宽恕的事。”

因为这句“对不起”,当庭法官认为福田已经有了“悔改”之意。日本刑法,一直是慎杀、少杀的原则。对于有“悔改”之意的罪犯,一般都会免死。而且像福田这种未成年人,多年来更是没有判死刑的先例。

于是乎,福田毫无意外地被判处无期徒刑。注意,日本的无期徒刑其实并非真的无期,最终会改成有期徒刑。像福田这种未成年人杀人,有日本的少年法保护,顶多七、八年后就能出狱。

对于犯下如此恶行的福田来说,这个判决无疑是胜利。他的辩护律师非常得意,竟对着木村洋等受害家属做了一个“V”(胜利)的手势。

▲本村一家

第二次审判

一审法庭的判决,令检方、受害人家属、日本大众感受到了巨大的羞辱。检察官不服,继续上诉至广岛高等裁判所(高级法院),要求判处福田死刑。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战,时间过去了近三年。

2002年3月,广岛高等裁判所决定驳回死刑控诉,维持一审原判。理由如下:“福田年仅18岁,思想尚未成熟,人生还有无限可能性,且已有悔改之意,不可轻易剥夺其生机,故维持无期徒刑的判决。”

检察官于是决定继续上诉至最高裁判所(最高法院)。

在入狱期间,福田虽然失去自由,但给外面的朋友写过几封信。检察官一一查访,终于找到收信人,并获得福田的亲笔书信。福田在信中评价自己的强奸杀人行为:“不过就像一只公狗在路上,碰巧遇到一只可爱母狗,公狗自然而然就骑上去了......这样也有罪?”

还有“这世界终究是恶人获胜的……七、八年之后,等我出狱,你们要举办party欢迎我哦……”通篇毫无悔改之意,可以说是一审二审所说的“悔意”的巨大讽刺。

《与绝望奋斗:本村洋的3300个日子》是由记者门田隆将编写的,记录受害者本村弥生的丈夫本村洋多年来的心路历程的图书。关注订阅号诡不言,每天推送诡闻怪谈,人性猎奇故事。本书于2010年9月改编成上下两集电视剧,并且获选为2010年度日本文化厅艺术祭电视部门大赏。

▲日本刑法,一直是慎杀、少杀的原则

终审

当这个案件终于开始终审,已经到了2008年。案件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此时为福田辩护的律师已经由两个志愿者,增加为拥有21人之规模的庞大律师团。这些人都自称是人权拥护者,竭力要求废除死刑,并不懈地为福田出谋划策。

为了帮助福田减轻罪行,他们改变了一审和二审时福田的供诉,几乎让整个案情又变得奇怪和荒唐。律师们主张福田并没打算杀死木村弥生和夕夏:

“福田的母亲自杀身亡,故福田渴望母爱,在见到木村弥生时便情不自禁地抱紧她,并遗憾地误致其死亡……福田认为只要将精液送入木村弥生体内,其就会起死回生,故对遗体进行性行为,实非奸尸,而是实行一种起死回生的仪式……

期间因为夕夏妹妹一直哭泣,福田便在她脖子上绑上蝴蝶结,以使她停止哭泣,当然也遗憾地致其死亡……”所幸,检察官拿出了福田的书信,作为证据,证明了这个人渣一贯的心理活动。

2008年4月22日,法官最终判决福田这个人渣死刑。此时距离命案发生时已经过去了九年。据说福田知道自己真的被判处死刑,才目瞪口呆,意识到自己之前行为的恶劣并悔恨。

其实还没完

福田虽然被判处死刑,但时至今日,却一直没有被执行。前文说过,日本实行慎杀政策。首先,死刑判决必须由法务相签署后才能正式执行。

但日本的内阁很不稳定,每一任法务相在位的时间都不长,且这些人不愿意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冒风险——因为他们只要一签字,犯人就会被执行死刑,但一旦后来证明是冤案,那么签字的人就要背锅。

其次,福田的律师团都是法律老手,经常找些新的证据要求再审,制造争议状态,使案件无法定案。有此两个原因,就使得福田一直在押并不会被执行死刑。或者直到这个人渣寿终正寝,也不会受到死刑的制裁。那实在是令人遗憾的结果。

有这样一句话不知大家看过没有:“没有亲人、好友被凌虐杀害,你不懂那种痛!社会要和平本该存在尊重他人生命!不尊重他人者没资格谈人权!法律保护人,但不该保护加害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