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又复婚后,我当着老公面睡了情夫

2021-06-12 14:04:29 笔尖岛二

离婚两年的于娟忽然给前夫范建打电话,说要给儿子小宝抚养费,把他约到一个出租屋里。

于娟穿着包身的长裙,抹着鲜红的嘴唇,胸前的两团肉好像要把衣服撑破。

范建点燃一支烟,看到于娟就吐了个烟圈。

“你啥时候学会抽烟了?”

“这还用和你汇报吗?”范建哼了一声,于娟把他嘴里的烟从嘴里拔了出来,扔在地上,范建刚要发作,于娟的身子贴上了他的胸膛,性感水润的嘴唇吻上了他的嘴。

干涸的范建,哪里能抵抗得住前妻的魅惑,抱起她,喘着粗气把于娟抱到床上……

床铺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范建高举白旗。于娟娇嗲地说:我想回家。

“我得问问爹娘,还有儿子的意见。”

“死相,装什么装,儿子是我亲生的,老人也不愿意他们落到后娘手里吧?”于娟的手不安分地在范建身上游走。

范建还是认怂了。

范建去爸妈那院的时候,小宝已经上学去了,他爹听说前儿媳要回来,哼了一声。说你不嫌丢人呀!

她娘心里也不舒坦,但是范建带着一个儿子,家里条件一般,又在农村,找媳妇着实不易。

这几年断断续续也有给范建介绍过对象。不是带着男娃就是智障女,范建不乐意,家里人也不愿意接受,就这样,范建一直单着。

范建娘想了想说:“于娟回来也行,但她也得给咱个保证。”

“娘,我知道了。”范建的声音有些低沉,脸上有些烧得慌。

范建爹摆摆手,叹了口气,说想清楚就行,别让这女儿再坑你一次!

范建和于娟的婚事,范建爹娘当时是反对的,倒不是于娟长相差,而是名声不好。

老人们都习惯了对未来儿媳妇审查,于娟娘家虽然离着范建家里有几十里,但通过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网,也能打听到一些什么。

于娟和已婚男人牵扯不清,还有人说流过产。

可是范建乐意,于娟比起其他相亲的女孩都好看,说话也温柔,那双眼睛勾魂摄魄。

他和娘说:现在找黄花大闺女,太难了,过去的事那是从前,只要好好和我过日子就行了。

范建娘说他和于娟不是一路人。可范建就像着了魔,根本听不进去,爹娘也就不管了。

俩人是先上车后补票。婚后范建工资上缴,对于娟是百依百顺。

不久,于娟生下小宝,范家两代单传,范建爹娘乐得合不拢嘴。

小宝8个月的时候,于娟给他喂了奶。去城里去上班。反正范建娘身子壮实,看孙子没问题。

于娟打扮得越来越时髦,有空闲还去做美容,在村子里,于娟就是妖精般地存在着。

范建娘整天东家走,西家串的,自然听到了闲言碎语,对于娟看着不顺眼,话里话外让她收敛点,于娟才不在乎,不爱听了就怼婆婆几句。

范建娘气不过,就和儿子唠叨,范建早看出老婆的变化,但他说一句,于娟十句话等着他。范建也就不言语了,那些人长嘴,爱说就说去吧,反正,于娟还是自己的炕上的女人……

两年后。于娟把范建甩了。她和一个城里男人老梁好上了。

老梁比于娟大十岁,开一家床上用品店,离异。有一个女儿跟着妈妈。

于是于娟主动提出和范建离婚。范建先是生气的怒吼,把家里能摔得全摔了,可他舍不得打于娟。一个大男人就嗷嗷地哭了起来。

他说可以原谅于娟,只要她能悔改,他们还可以过下去。

于娟倒是挺冷静,说你愿意带着绿帽子过,我可不愿意跟你吃苦受罪,小宝归你,我净身出户。

就这样,两人离了婚。

范建想着以前的事,心里也憋得慌,但还是把于娟接了回来。

范建爹娘,除了冷着脸子,于娟嬉皮笑脸,还带了礼物,老人也就不说啥了。

倒是小宝,见到亲妈,眼神里都是惶恐,但小孩子好哄,于娟买了玩具,零食,新衣服,又陪着小宝玩,很快就熟悉起来。。

范建在于娟的温柔攻势下,再次把工资卡交给她。

可于娟的心里始终有些躁动不安的。她偶尔会精神恍惚,脑子有点乱。

半年后,于娟先斩后奏,花了6万块钱在小城的商厦里转租了服装摊。

这一次,范建发了火,说你想挣钱不拦着你,镇上有厂子,非得跑城里,是有人勾着你魂吗?

“你说的就是屁话!上班能挣多少钱,小宝以后要上补习班,要上大学,会花很多钱。就你一个人就像小马拉大车,能受得了吗?”你不相信我,我可以打借条,等我挣了钱,连本带利还给你!于娟委屈的哭了。

范建终究还是心软了,钱已经花出去,还能咋样?再说,于娟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他也盼着小宝有出息,可是,现在培育一个孩子都是用钱砸出来的,爹娘以后年纪大了,有个病灾的,一个人蹦跶还真是难。

于娟开始每天骑上电动车去城里商场卖衣服去了,范建的心里五味俱全。

他干活的时候也不踏实,有点空闲就和于娟视频,更让于娟反感的是,范健娘也带着小宝找妈妈。

于娟心里明镜似的,婆婆这是来个震慑,也是官宣:这女人有家有儿子,男人止步!

她只能笑脸相迎……

过了一阵子,范建娘也就不去了,城里离着家里几十里路,骑上电动三轮还怕没电了,再说,商场里哪像家里舒坦,想躺着就躺会儿,想出去聊个闲篇,出门乡里乡亲的,聊着也痛快。

于娟重获自由。不过,因为网店的冲击,生意不太好。范建还把银行卡要回去了,于娟再用媚术,范建不上套。还说她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让她转出去,安安心心在小镇上找点活干。

于娟心眼也活动了,本想着自己怎么说也做过销售,业绩还不错,谁知道这才几年呀,市场变化这么快,实体店萧条她也知道,没想到这么颓。

进了套,再想跳出去很难,除非赔钱,于娟不认头,就这样先维持着吧,万一柳暗花明呢?她这样安慰自己。

就在于娟举步维艰的时候,老梁到商城找于娟。

于娟本来想把老梁怼出去,看到无聊的同行们往这边看,还是答应和老梁出去。

老梁找了一个包间,和于娟开始煽情。说来说去,就是想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于娟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是抹布呀,用完了扔掉,想要了还能捡回来。我现在有丈夫。”

老梁笑了,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就你那个范建,一身臭汗挣不了几个钱,跟他可惜你的花容玉貌。”

“他拿着我当个人,钱归我管着,孩子有人带,跟你算个啥?连个名分都没有。”于娟想起以前的生活,还是心有余悸。

当初,老梁勾搭她时,经常给她买礼物,两人就这样有了交往,然后就是很狗血的剧情。找了时机上了床……

老梁能给她的,范建给不了,她开始羡慕城里的生活,住着楼房,开着车子,票子也多,跟着他,能过上体面的生活,老梁也想娶她,两个人一拍即合,于娟脑袋一热和范建离了婚。

可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老梁不让她上班,家里的钱除了生活费,其它的钱她压根见不到。

老梁女儿三天两头的来找他爸,对于娟冷嘲热讽的。后来,老梁经常和前妻联系,还夜不归宿,于娟觉得不对劲,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老梁的前妻和再婚老公又离了,也是单身。

于娟觉得老梁和他前妻有猫腻,很可能旧情复燃。

于娟当时也怀孕了,劝老梁安分点,老梁说她多疑,直到有一天,于娟跟着老梁出去,找到了老梁前妻那。

她敲开门,却被老梁女儿骂了,于娟和她对骂,老梁女儿推了她一下,于娟流产了。

老梁却不以为然,说她还年轻,于娟这才知道,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一个免费的三陪,跟了他将近两年,连个结婚证都没有,于娟心灰意冷,就离开了老梁。

想着那些往事,于娟让老梁走。他却一下抱住于娟,说以前都是他的错,于娟要是回来跟着他,让她管账。

于娟说先不用表决心,我现在只想着先把生意做起来,不过我那个摊位生意不好,你帮着我想想办法,老梁说行,不过……说着他斜瞟着于娟。

于娟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说我没心思,我那柜台半死不活的,老梁说包在我身上。

老梁毕竟做生意快20年了,认识不少做服装的朋友,他帮着联系,让于娟进了6万块钱的品牌尾货。价格很低,但质量很好,钱是老梁出的。

作为交换,老梁把于娟睡了……

于娟的生意在老梁的帮衬下,生意有了起色。当时,微信也像一阵风流行起来,于娟加了不少顾客的微信,建了群,加上于娟热情,经常发红包,群里人数越来越多,她开始在群里卖货。

老梁笑着说:你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你得好好感谢师傅。于娟说好,等我生意再好点,把你的钱全还上。老梁说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你总不能让我一直孤床冷枕吧?

于娟笑:“咱们来日方长。”

让老梁没想到的是,于娟的来日方长成了世事无常。

于娟根本没和老梁说,就把根据地搬到了镇上。

很宽敞的门脸,房租比城里的柜台费都低。熟客都在微信上,她可以发快递。

老梁再联系于娟,才发现,于娟开启了好友认证。打电话,正在通话中。

“妈的,这娘们,敢让劳资进小黑屋!“

老梁不死心,她去找于娟,却发现,范建还有两个服务员都在店里忙着。

老梁看着五大三粗的范建,心里一颤。

他和于娟算什么关系呢?算不上前夫,没领证,情人,于娟早就开始各种推诿,不和她上床了。债主?于娟把他的钱还上了……

老梁悻悻地离开。

他想办法找到范建的手机号,给他发了信息:“你捡了个破烂,还拿着当宝,不怕你头上长草呀!“

发完信息,老梁嘴角上扬,心想:那个臭娘们,不用我收拾她,范建就得揍她,说不定打进医院了……

另一边,范建看着信息,却删除了。

范建是老实,但他不傻,于娟和老梁有来往,他已经知道了。

他隐忍着不发作,也是想看于娟怎么办?再者,说他犯贱也好,输不起也罢,他还是想给于娟机会,最起码,让于娟把钱挣回来。

生意走上正轨后,于娟就和范建商量要回镇上,房子也是范建找的,然后装修的。

于娟忙不过来,需要打包发货,让范建辞工。

他的心踏实了,不管于娟以前怎样,他知道,他的心是回来了。

于娟也是利用了老梁,受过一次骗,她不想再上贼船,至于范建,她还是觉得他没情趣,不懂得生活,但婚姻是什么,不只是停留在风花雪月,还是担当和责任心。

而且,她还有小宝,也该沉下心来,好好过日子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