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土皇帝”的罪恶史:敛财20亿,豪车52辆,刀砍商贩儿子

2021-06-12 07:19:20 优孕

4月7日晚,央视推出《致敬扫黑英雄》特别节目,讲述扫黑英雄们与黑恶势力斗智斗勇的震撼故事。其中,办案人员讲述了破获以黄鸿发为首的海南黑恶组织的全过程。

这是海南建省以来破获的涉案人数最多、牵涉范围最广、关注度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而这起案件背后的涉黑腐败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案件主人公黄鸿发垄断当地十多个行业30余年,疯狂敛财20余亿元。

这位海南“土皇帝”不仅在当地广开赌场,还花钱买官、勾结昌江县多任公安局局长,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涉嫌罪名多达20项。

01、从小仰仗父亲权势,成为当地“土霸王”

黄鸿发出生在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他的父亲黄应祥是当地建委的一个地方官员。

有父亲撑腰的黄鸿发从小便养尊处优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不仅不爱读书,还喜欢在学校打架斗殴。

学校老师不敢管,父亲黄应祥又对他的这些恶劣行径十分纵容,从此便一步步助长了他嚣张跋扈的作风。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黄鸿发已经不再满足在学校里面“称王称霸”,他开始结交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

黄鸿发家里并不缺钱,他出手也大方,懂得用钱去收买人心,巩固自己老大的地位。

最开始,黄鸿发和这些小混混也只是到处打打群架,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但后来竟逐步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上百名打手的黑恶势力组织。

依靠父亲的关系,黄鸿发和他所带领的团伙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这使得黄鸿发更加肆无忌惮,开始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02、只手遮天作威作福,30年疯狂敛财20多亿

为了给自己的团伙谋取更大的利益,黄鸿发开始在当地开设地下赌场。

为了与竞争对手争夺资源,黄鸿发暗中雇佣打手将对方打成重伤,使其不得不放弃经营,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坐大成势,最后垄断了当地整个地下赌博行业。

野心逐渐膨胀的黄鸿发渐渐不再满足开设赌场给自己带来的利润,于是将目光投向了当地的矿产开发,以暴力手段强制开采了当地大量的矿产资源。

之后黄鸿发团伙更是通过暴力,威胁,绑架,非法拘禁等多种非法手段大肆敛财,并开始着手向多方面发展。

大到铁矿、混凝土、砂石场,小到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废品回收等十多个行业都在黄鸿发团伙的势力控制范围之内。

黄鸿发不仅对这些行业形成强势垄断,还利用一些“正经生意”帮他洗黑钱,时间长达30年之久,攫取非法利益20余亿元。

而当地的老百姓对于黄鸿发团伙的欺压,也是敢怒不敢言,整日提心吊胆生怕给自己招来祸事。

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就发生在海南省昌江县李丹花一家人身上。

李丹花一家人在当地的一个农贸市场靠做淡水鱼批发生意为生,大多数水产的摊贩都会去她们家进货。

当时的黄鸿发觉得做淡水鱼生意利润可观,便要求李丹花以后只给她供货,这样他就可以垄断昌江的淡水鱼生意。

可是一向诚信经营的李丹花一家并没有答应,几次谈判下来黄鸿发恼羞成怒,扬言要将他们一家赶出农贸市场。

李丹花的儿子上门理论,却被黄鸿发指使手下乱刀砍成重伤。临死前,他吐着血叮嘱妈妈李丹花不要再做贩鱼的生意。

从那以后的20年里,李丹花再没碰过原本赖以为生的淡水鱼生意,还把家里另外两个儿子送去了外地躲难。

这样令人痛心的例子在黄鸿发犯罪集团“统治”期间还有很多,黄鸿发在当地作威作福30年时间里,曾先后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

随着自己的势力版图越来越大,怕被警方盯上的黄鸿发也开始为自己今后的生活筹谋。

他开始注册公司,逐步“洗白”自己黑老大的身份,然后以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再次回到大众视野。

03、官黑勾结,三任县公安局局长被拉下水

从小仰仗着父亲的“保护伞”作威作福的黄鸿发,很早就知道“关系”的重要性,他通过自己敛来的钱财去和很多党政机关搞好关系,为自己织了一张更大更牢的“关系网”。

2019年1月,海南省纪委监委统筹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对黄鸿发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问题和“保护伞”展开调查。

专案组发现,从2006年至2010年,当时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的王雄进一直为黄鸿发的地下赌场暗中撑腰。

王雄进先后14次收受黄鸿发的好处费共计522万元,这些受贿所得又被他放贷给黄鸿发不断赚取利息,“黑金”把黑老大与“黑伞”牢牢绑在了一起。

2009年,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同命相连的王雄进安排下属篡改讯问笔录,帮助黄鸿发脱罪。

2010年至2016年期间,麦宏章接替王雄进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职务,黄鸿发继续向麦宏章行贿,依旧藏身“保护伞”之下,他的赌场也因此成为了铁打的“黑窝点”。

尝到了腐蚀勾结权力的甜头,黄鸿发不断将黑手伸向昌江的部分党政机关,安插亲信,甚至帮人花钱买官。

2011年4月,黄鸿发出资15万元帮助王忠东由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升职为昌江县公安局副局长。

此后,王忠东手中的权力成为了黄鸿发的“安全带”,黄鸿发开设的赌场、经营的KTV、宾馆、酒吧存在的违法行为,全都不予打击。

为了彻底控制当地十多个行业,黄鸿发对于不合作的执法人员先打压、孤立,再拉拢、腐蚀。

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曾经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此后却与黄鸿发越走越近。

在黄鸿发的围猎之下,陈东思想发生了蜕变,他不但利用职务便利包庇黄鸿发的赌场,还枉法帮助黄鸿发从命案中脱身。

04、一网打尽,海南“黑老大”黄鸿发终获死刑

2019年1月6日深夜,海南省公安厅调集1200多名警力,对黄鸿发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展开收网行动,在海南横行了30多年的“土皇帝”黄鸿发终于成功落网。

据统计,此次收网行动中有179名涉案人员当场被捕。

警察到达抓捕现场时,黄鸿发身上只穿着内裤和拖鞋,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遍遍重复着“我没动,我没动。”

2019年4月,黄鸿发名下的黑产“揽金大厦”被炸毁,这座违建大厦的炸毁也成了黄鸿发案件的一个突破口。

那天炸楼的视频在当地群众朋友圈中疯传,大家意识到这次党中央对黄鸿发是动真格的了,一向被黄鸿发团伙欺压的老百姓这才敢来举报问题。

2020年7月30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昌江县对黄鸿发执行死刑。

2019年8月,海南警方曾在网上公布了黄鸿发二十多亿的涉案资产相关的视频。从视频画面中可以看出,黄鸿发的屋内现金、存折房产证、名酒名表不计其数。

52辆豪车成排,车牌还都是“888”“9999”这类吉祥号。

还有价值连城的玉白菜、1786年的拉菲等。

2020年10月24日,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对被法院判处没收的黄鸿发涉案财产进行了公开拍卖,共涉及25套房产和52辆车,总评估价高达8800多万元。

在此之后,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又对黄鸿发的其它涉案财产逐项进行了网络拍卖,截至今年1月26日,累计总成交金额高达24.57亿元。

结语

黄鸿发涉黑集团垮台后,昌江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沉冤得雪的李丹花一家也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公平和正义。

在4月7日的《致敬扫黑英雄》节目现场,李丹花将一个亲手编织的斗笠送给了扫黑英雄。她说:

“万泉河水清又清,当年海南的百姓,手编斗笠送给红军。今天海南的百姓,把手编斗笠送给扫黑英雄们。”

#黄鸿发#、#黑老大#、#扫黑除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