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学家张如柏:古蜀玉器上的文字是打开三星堆之谜的“钥匙”

2021-06-11 20:37:33 山里小百合

1986年,考古工作者在四川广汉三星堆发现了两个祭祀坑,出土了大量青铜器,三星堆自此“一醒惊天下”。其实,早在1929年,三星堆最先被世人知晓的,却是400余件窖藏玉器。日前,成都理工大学矿物学教授、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张如柏出版的《三星堆玉器上的古蜀文字》一书,更引发了玉器的神秘谜题。

古蜀三星堆玉器石材产自龙门山?

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三星堆还未进行大规模发掘,广汉市文管所请广汉某地质队鉴定一些古蜀三星堆玉器。地质队则邀请了张如柏帮忙。“当时我就想,玉器的材料就是矿物或岩石,能不能用研究矿物的方法去鉴别、研究古玉器?”张如柏说。

20多年来,他一直跟踪古蜀三星堆玉器,三星堆博物馆、四川大学博物馆、成都送仙桥古玩市场都去看过,甚至只要听到哪位民间收藏家手中有,他也要去一看究竟。

张如柏通过红外光谱仪、拉曼光谱仪、X射线断层扫描仪、扫描电镜等对古蜀三星堆玉器进行鉴定,辨别其矿物成分。“古蜀三星堆玉器的石材98%以上是产自龙门山。”他的根据是,这些玉器的石材主要是透闪石、蛇纹石、汉白玉等,是四川龙门山地区特有的。而从当时的交通条件看,古蜀三星堆玉器不可能采用和田玉、蓝田玉等。尽管和田玉也是一种透闪石,但是,呈白色。而龙门山地区的透闪石产自龙溪乡,是带淡黄色、淡绿色或黄绿色。“这是因为成因和物理性质不同”。

三星堆古蜀国是伏羲王朝?

巨大的玉太阳轮、玉圆缸……张如柏给记者展示一张张照片和拓片,古蜀三星堆玉器和玉器上的文字令人惊讶。“书中收录的古蜀文字有4000多个。”张如柏说,但据他统计,目前发现的约有2万多个。这些文字与巴蜀图语有些相似,有的可用古彝文去解读,但绝大多数不能辨认意义,更不知读音。从这些文字的形态看,有单体字、复合字和草书字三种类型。

按国际惯例,文明时代的到来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即“城市的出现、高度发达的青铜技术和文字的应用”。张如柏认为,在古蜀三星堆已经发现了城墙遗迹、青铜器,那么玉器上这些奇怪的文字应该是古蜀文字。

在众多的玉器上,张如柏发现了类似“H”的文字,“这是‘风’字。”他告诉记者,伏羲姓“风”,在古蜀三星堆大大小小的玉器上雕刻有“风”,很可能说明伏羲并非神话人物,而是真实存在的三星堆古蜀国统治者。

在一张8米长的玉板上,雕刻着这样一幅图画:太阳轮部落和鸟部落的人在打仗。张如柏推测,最初在巴蜀大地上有两个大部落,太阳轮部落和鸟部落。经过战争和融合,最终伏羲领导的太阳轮部落统一了古蜀国。

古蜀三星堆玉器流布在民间?

根据张如柏多年追踪和研究,散落在民间的古蜀三星堆玉器约有4000多件。这些玉器大多造型奇特,且体型巨大。

有专家提出,民间的古蜀三星堆玉器是造假,那些文字也不真实。但张如柏认为,玉器是否造假可以通过科学仪器鉴定,文字则可通过痕迹学原理进行识别。

张如柏说,从玉器反映的图画看,当时古蜀国人已会制造铁器。玉器上的文字,是用比玉石更坚硬的金属在玉器上雕刻而成。这种工具是一种锥形具,类似今天的锥子,也可以是宽窄不同的有凹槽的刮刀。用这种工具雕刻文字或图案,会有不同粗细的线条。放到双目显微镜下观察,他发现古蜀文字细线条宽度在0.2-0.4毫米之间,粗的有0.3-0.7毫米甚至0.8毫米不等。在与线条平行的方向有更细的平行纹,或深浅不一的线条状,线条状边缘出现港湾状。“如用现代的电动锯刀,则线条坚直,从起刀到终刀有由浅到深前进,最终出现弧形。”

“出版《三星堆玉器上的古蜀文字》这本书的目的不是去解读玉器上的文字,而是实事求是、原封不动地把它公布出来,交由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去研究。”张如柏表示,如果把民间的古蜀三星堆玉器好好研究,有可能揭开一些谜题,也可能改写中华文明的起源。目前,他已将收集到的三星堆树木等有机质材质样品送到英国剑桥大学做分析,以确定古蜀三星堆文物的年代。

转载自:中国国家博物馆 (2012-12-14)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