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中,谁是最聪明的?

2021-06-11 20:06:33 优孕

在稍微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掉脑袋的大明王朝1566的格局里,每一个人无不是战战兢兢,发挥自己十二万分的聪明,去争取那微弱的职场生存机会。

那怎么才能算大明王朝1566中最“聪明”的人呢?窃以为,当满足四个特征才能称得上一个聪明人:看得出趋势格局、定得好自我位置、在正确的位置做正确的事、能得到预期的回报结果。

以这个标准我们一一对应甄别,看看谁能成剧中最聪明的人。

首先满足第一条的人,就不多,可以排五个人:胡宗宪海瑞徐阶张居正、沈一石。

常言道:知时势,晓进退。如果不能对于事物发展具有优先的判断感,在波谲云诡的大明官场,很容易陷入被动局面,被大局所困。

那么判断事物趋势格局的关键在哪呢?答案很简单:高度敏锐的洞察力、分析能力。

诚然,嘉靖的权谋之术,放到整个历史上与其他雄才之主,都不遑多让,自己14岁继位,就能斗倒杨廷和等一帮文臣。

设道醮玄修二十多年,大明国事竟然也不乱,其人聪明才智可见一斑。

但即便如此,这里也未把嘉靖算进去,剧中嘉靖神鬼难测的精明,其实是建立在广大的信息差(东厂与锦衣卫)基础上所产生的。

拥有这样点亮地图的开挂实力,自然而然就能在局势判断上优于他人。

但习惯开金手指的加持,一旦脱离金手指,嘉靖也便有犯迷糊的时候:

浙江改稻为桑推行不开,严党只好毁堤淹田,迫使老百姓改,结果胡宗宪等人的及时补救,才只淹了淳安、建德两县。之后胡宗宪在拿到马宁远的口供下,迫使郑必昌、何茂才、杨金水联名上奏折要求朝廷延缓三年执行改稻为桑。奏折到京师,一下就让内阁与司礼监全都犯迷糊了,到底下面出现什么问题了?这才有嘉靖要严嵩奏对时说过的那句话: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人之迷也,其日固久......是宽亦误,严亦误,岂百姓迷哉,朕亦迷也,尔等不迷乎?"

从这段对话可见,在缺少上帝视角后的嘉靖,对于浙江改稻为桑是步死局,竟也是后知后觉,年初御前财政会议上拍手叫好的声音,不知道此时嘉靖是否音犹在耳?

所以从这角度上来说,嘉靖的洞察力还是棋差一招,而我们回到前面说的五个人,事实上他们获取信息的资源都不是很多,但都能从有限的信息及时洞察事件的趋势,把握局面发展方向,我们细分析一下每个人的洞察力:

胡宗宪作为浙直总督兼浙江巡抚,在改稻为桑的第一次落到浙江的时候,就已经洞察出这是一步死局,但奈何谭纶的特殊身份,使得胡宗宪的推迟奏疏在严党眼里成为了倒向裕王的“投名状”。

之后浙江的奏疏被驳回,此刻的胡宗宪已然明白,严党已经不信任自己了,而裕王一党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改稻为桑搅黄。

如同在巡抚签押房中,胡宗宪对谭纶说的:

“你们(清流党)都自以为知人,自以为知势!可有几个人真知人,真知势?就说眼下由改稻为桑这个国策引起的大势吧,那么多人想利用这个机会兼并田地,浙江立刻就会有将近一半的人没了田地!那么多没田地的百姓聚在这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地方,今年不反,明年不反,后年,再后年必反!到时候外有倭寇,内有反民,第一个罪人就会是我胡宗宪,千秋万代我的罪名就会钉死在浙江!就这一点,你来与不来,我都不会让他们这样干。你来无论是想劝我,还是想帮我,都只有一个后果,把大局搅砸了!”

这番话可以说狠狠地把清流党的脸给打了,清流党看出改稻为桑成死局,只看到严党会倒大霉,却没看到浙江动乱势必影响浙江东南抗倭大局,影响整个国家大局。

之后沈一石打着织造局的灯笼去买田,胡宗宪立马觉察到朝廷两党已经动手了,按照朝廷“尿性”绝对会拿沈一石开刀。

由上述两点来看,胡宗宪对于事物发展的洞察力,堪属全剧中的第一。

那么我们再看海瑞,对比胡宗宪的洞察力,可以说不遑多让,因为他的品阶只有七品,所能接触的信息来源,绝对要比胡宗宪更少。

之后沈一石家产被抄,只抄出少量的家财,海瑞明锐察觉日后浙江必起大案,一方面劝阻高翰文主动求罪,远离漩涡;另一方面,从省里书办口中得知沈一石的作坊转让给徽州商人,察觉出郑何二人已经狗急跳墙了,其二人离覆灭不远,于是果断顶住省里催缴生丝的公文。

从这些细微之处,我们可以看出,海瑞并非清官如此简单,也同样是干练之臣。他所处的位置比他人都低很多,但能根据有限的线索拼凑出事件发展趋势,其能不下胡宗宪。

接着徐阶、张居正洞察之能,在分析胡宗宪那里已然大概讲过,两人都能及时察觉“改稻为桑”是步死局,其洞察力可见一斑。

而作为第五的沈一石,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官场身份的商人,却能周旋于浙江官员与江南织造局之间二十多年,其精明才智若换常人,早就死了多少回。

当高翰文、海瑞来到浙江,沈一石已然明白浙江将成为朝廷党争的大舞台,作为商人的他左支右绌,尽力维持着自己空架子的产业。

然而当杨金水躲在京师不回来,沈一石已然察觉,改稻为桑已经成为两党拼杀的火药桶,自己作为漩涡中心的主要人物,下场只会死的更惨。

既然逃无可逃,那就索性布个局好好耍耍所有人,于是打着织造局的灯笼去买粮,等海瑞奉命去摘灯笼时候,又变成“奉旨赈灾”。

好家伙,一下把剧中所有人物给戏耍了一番,在临死时候一封信,更是气的老何骂道“其心可诛”:

我大明拥有四海,倘使朝廷节用以爱人,使民以时,各级官员清廉自守,开丝绸、瓷器、茶叶通商之路,仅此三项即可富甲天下,何至于今日之国库亏空!上下挥霍无度,便掠之于民;民变在即,便掠之于商。沈某今日之结局皆意料中事。然以沈某数十年倍受盘剥所剩之家财果能填补国库之亏空否?诸公见此账目必将大失所望也!兹附上简明账目一页于后,望诸公览后另想良策,为前方筹募军饷,或可减罪于朝廷。否则,沈某先行一步,俟诸公锒铛于九泉,此日不远!

沈一石是一个悲剧性人物,身处一个士农工商等级森严的社会,不断地周旋于朝廷与地方官员之间,尽管他的才气与能力与剧中其他官员不遑多让,但其贱商的身份注定他会成为党争的牺牲品。

那么我们看第二大点,就是定得好位置,这里需要解释,为什么说定好位置是聪明人的特征之一呢?

这里不得不说明下,职场的本质是什么?

职场的本质其实就是交换,即双方的交换,这当中会有利益的交换,也会有人情的交换,但归根结底其实是资源的交换。

那么但凡是资源的分配交换,就绝非等价性交换,在职场当中,二八分配永远是主流,因为位置的不同,所分的权益就不同,这就会形成某种分配壁垒,这是一种规则分配者的保护,也是一种既得利益者之间的妥协。

但职场当中,总是会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想去打破固有位置的制约,攫取更多的利益,这是极其愚蠢与不理智的,当你在不合适位置时候,急于求进,必将会遭受职场的反噬。

这在剧中出现的情景,已然太多了:

正月十五的冯保,私自隐瞒司礼监吕芳等人,抢先去报喜;吕芳瞒着嘉靖,私下里与严嵩徐阶二人见面,在宫里允许自己子孙叫老祖宗;陈洪在嘉靖还活着的时候,就想去攀裕王的枝条。

这三人哪个不是大明王朝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存在(冯保在万历),但都或多或少犯了逾越位置,认不清位置的错误。(吕芳是没办法,读书少吃的亏)

弄清楚这条标准,我们再来看谁能符合呢?

其实这条能符合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剧中唯有严嵩、徐阶、张居正三人。

为什么只要这三人,而其他人排不上呢?其实本想是想把吕芳算上,但如前面所说,犯过错误,就给排除了。

首先说下,像嘉靖是规则的制定者,但同时也是参与者,坐在皇帝的位置上,却从来不想皇帝该做的事,其聪明才智但凡用于皇帝本职工作上一点,大明朝局不会如此崩烂。

而胡宗宪之所以排除了,其因为他是严党的核心骨干,处于他的位置,按理应为本集团”尽心“服务,但由于其人公心太重,严党之所以能屹立不倒,首在东南抗倭离不开他。

所以严嵩劝他养寇自重,一方面是保护严党,从另一方面也是保护胡宗宪,艰难抉择的胡宗宪最终选择了彻底剿倭,公心天下。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胡宗宪彻底是”背叛“严党了,站在严党的位置上,却给予了严党最沉重的一击,最终自己与严党共同沉没(悲剧)。

严世藩、高拱、海瑞的问题,都大致出在位置认识,而且都有点共性,那就是火爆脾气。小阁老骂街的时候,几乎不分场合,正月十五御前会议上、西苑宫墙之,只要脾气上来就破口大骂。

更有意思的事是,就算是自己人,高火炮也不会轻饶,在裕王府上,因为海瑞二审案词之事,当着裕王面对着徐阁老就是一番炮火,一国之重要辅相,虽说是性情中人,但这未免会招人嫉恨。

那么回到前面,为什么说只有严嵩、徐阶、张居正这三人呢?

严嵩掌枢要内阁二十多年,其核心秘密就是能看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就是嘉靖的工具,所以急嘉靖所急,想嘉靖所想,奈何整个严党组织的无限膨胀,俨然不是他一个80多岁老人所能控制,最终被严党所累。

徐阶可以说另一个版本的“严嵩”,但比严嵩更能忍,吕芳私下会见严嵩、徐阶二人,犯了大忌。致使严嵩被严令回家修病,吕芳被发配吉壤修陵,内阁、司礼监由徐阶、陈洪二人暂掌。

如此看似优势的“顺风局”,徐阶仍然把自己位置摆得很正,不敢逾矩,让陈洪结结实实地用热脸贴了会冷屁股。

如果说当时是局势不明,所以徐阶有所做作,到了正月十五,嘉靖下令抄严世藩家,由徐阶去给严嵩传旨,到了严嵩府上还是毕恭毕敬,要求下人先去通报一声。

做敌人做到这份上,徐阶的谨慎自我定位,当真是叹为观止。

那么第三个人物张居正作为后起之秀,其聪明才智在裕王一党中俨然军师级别,但千万不能被才气所遮蔽,对比于严嵩、徐阶,张居正的心机也更为深沉。

他清楚明白自己的定位位置,嘉靖一朝,内阁首辅的位置轮不到他,于是他把所有赌注放在世子身上。

那么回到前面,能清楚自己定位,在正确位置上做正确的事的条件,也就这三人,奈何严嵩因为组织关系庞大,很多时候,自己位置上,却没有做正确的事,放任严世藩做出毁堤淹田的惊天大案。

故而严嵩在此栏中被删掉。

那么到第四栏,得到预期的好结果。从历史结果来看,徐阶熬走了严嵩、张居正大权独握十年内阁。

似乎二人都得到好的结果,但窃以为,张居正较之徐阶,还是差了一点(参考张居正死后被曝尸)。

为何这么说呢?徐阶熬倒了严嵩,大明朝走了一个贪官,却引来了更贪的徐阶,但在明史当中你会发现,徐阶的口碑俨然要高出严嵩、张居正很多。

为何呢?徐阶既贪财又贪名,万事混水和稀泥,嘉靖要杀海瑞,他从中尽力斡旋,保下海瑞,就为他赢下了身前身后名。

在剧中,你会发现即便是敌人,严嵩与严世藩对待徐阶,都与高拱、张居正不同。严世藩跟高拱、张居正都急过脸,唯独却对徐阶没红过脸,称呼徐阶也是“老徐”称谓。

足见,徐阶此人之权谋心智以及修养秉性之高,都能让敌人都能叹为观止。

严嵩说过:

“这人啊,熬一天不累,熬十天就累了;小心一年不难,小心一辈子就难了。”

克己修身、和光同尘、虽贪而不鄙,徐阶当真算《大明王朝1566》中最聪明的人了!

老徐这个媳妇,真有你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