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一棍子打死“二创”,龚宇应该先整治一下自家的抄袭之风!

2021-06-11 10:23:19 柴狗夫斯基

在前几天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优酷等国内头部在线视频负责人都提到短视频的侵权问题,引发了不少争议。

之后,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更是直接否认了二创:“各种二创,二创是什么,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

那么,正如这位CEO所说的,二创真的是盗版吗?

新著作权法是怎么说的?

什么是盗版?

根据维基百科,盗版指在未经著作权所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对其作品、出版物进行复制、再分发的行为,以及以此行为制成的侵权产品。

什么是二创?

根据维基百科,二次创作常指戏仿以及同人文化中的再创作,但由于其并非版权法上的常用概念,其实质涵盖范围难以确定,有人认为其还包括翻译、改编等各种对已存在着作物的文字、图像、影片、音乐进行的改作,这与版权法上的衍生作品相类似。

在2021年6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著作权法》第四节 权利的限制 第二十四条中,规定了十三种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的使用情况,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且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根据不少律师对新著作权法的解释,二次创作怎样才“不影响原作的正常使用”,怎样是“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具体案例还是得具体分析。

具体案例,具体分析

二创内容有很多种,哪怕只是视频这种形式,就有影视点评分析、脑洞配音、MV、MAD……

前段时间,爱奇艺刚上架《老友记重聚特辑》就被有的人切条拉片,然后在其他视频网站打包成合集上传,这种切条拉片的行为完全没有二创元素,当然应该抵制,相关视频平台也应该下架。

但是爱奇艺CEO将攻击范围扩大到整个“二创”,一棒子打死就过于简单粗暴了。

一直以来,优质二创对原作的贡献是公认的,也就是所谓的“同人反哺原作”。

一般情况下,版权方也默认二创的存在。比如说全球最大的同人展——comiket,展会上络绎不绝的同人作品为原作ip提供了可持续的热度,尤其是东方project、舰娘、型月系等知名ip。

不只是日本,国内的作品诸如《刺客五六七》曾经一度试图限制二创活动,但是后来还是听取粉丝的意见和建议,道歉并表达了对同人创作的支持。

有的人可能会误解成官方妥协是因为“粉丝无脑闹事”。

但是,要知道不少二创,或者说是同人作品是粉丝基于对原作故事或角色的喜爱而创作的,在创作过程中也会尊重原作设定。

不管是动画也好,影视剧作品也好,热度最高的时候往往是作品放映期间,那么,播放结束后的热度怎么维持呢?很多时候,这段“真空期”的活跃度是由粉丝们自发生产的二创作品来补足的。

前期,原作商业化还不足的时候,二创提供了热度和流量引流。然后,原作方积累了足够多的粉丝和流量基础,想自己赚钱了,就想把二创给卡死,这种“过河拆桥”的行径才是粉丝们所讨厌的。

大多数时候,要是原作方不喜欢二创,早点说出来,粉丝都是能理解的。像是日本二次元手游厂商Cygames为避免马主和相关人士的不快,不允许赛马娘R18二创,但是因为很早(18年6月)就说过了,而且理由也合理,毕竟赛马娘角色的很多设定是借鉴于现实中赛马的,所以也不会有多大的怨言。

只是自己恰不到这份蛋糕罢了

不过,说来说去,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利益。

二创内容往往以短视频的方式呈现,而爱奇艺作为传统视频网站,通过购买影视版权、自制网剧、营销等高成本商业行为提高用户活跃度,通过会员服务、广告等途径获得营收。

但是,爱奇艺本身UGC内容活跃度不高,优质UGC内容匮乏,再加上被抖音、B站、快手这些短视频平台冲击,在这个用户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时代,用户时长被挤压。

为了跟上短视频时代,爱奇艺出了个“随刻版”,但是短视频赛道早已是一片竞争激烈的红海,再加上爱奇艺的播放器用户体验和社区氛围的确实,跟已经成熟的几家短视频平台相比,竞争压力太大。

5月18日,爱奇艺公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数据。财报显示,一季度总营收8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但是,爱奇艺的亏损问题依旧没有解决,一季度净亏损达13亿元人民币。

同时,订阅会员数据方面,截至一季度末,爱奇艺会员数量达到1.053亿,虽较2020年第四季度增加360万,与2020年一季度的1.189亿相比,会员流失了1360万。此外,会员服务收入43亿,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会员服务收入46亿元,较去年同比也有减少。

对于会员数量和会员服务收入的波动问题,爱奇艺CEO龚宇在《致股东信》中表示,短视频及其他多样性娱乐方式对用户时长的挤压是重要原因,而娱乐视频受其他形式挤压的根源仍然是目前自身的优质内容仍较为匮乏。

不过,从这次爱奇艺CEO的发言来看,高管对待“二创”就是这样的态度,也难怪网友们纷纷吐槽:“活该爱奇艺没什么二创氛围”。

这也不是爱奇艺高管第一次打嘴炮了。今年年初的时候(1月12日),爱奇艺体育CEO喻凌霄就在一场论坛中说道:“从游戏演变而来的所谓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哪怕进了亚运会,我也不认账。”

对此,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朱沁沁就有过回应,头脑锻炼也是运动,体育的范畴在不断扩大。

而且,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宣布,电子竞技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

近年来电竞赛事发展得越来越红火,资本市场也越来越看好电竞产业,爱奇艺体育CEO突然来了这下子,不只是推远了喜欢电竞的年轻观众,也推远了很多投资者。

除了“反对电竞是体育”的事情以外,爱奇艺出品的一档综艺节目抄袭事件也是出了名的,毕竟连很多不关注综艺娱乐的阿宅们都知道了。

2018年,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开播时,就被指出节目理念及结构、赛制、视觉设计等节目模式的各个要素跟Mnet的《produce101》高度相似。

在万众瞩目的戛纳电视节上,据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发布的分析结论,"爱奇艺网综《偶像练习生》对韩国综艺《Produce 101》的抄袭度为88分(满分100分)",据悉这个抄袭相似度刷爆世界纪录,成为史上抄袭之最。在另一种层面上也算是世界出名了。

而原版《produce101》制作公司CJ E&M也指责爱奇艺已不是第一次抄袭其重点IP,表示中国也有尊重IP的公司,希望不要因少数公司拉低中国国际品牌形象。

所以说,爱奇艺自己就不尊重知识产权,而且是被实锤的,有什么资格指责二创?

主笔 | 俊二

编辑 | 四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