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琦:美国政府的新爪牙,直言为美国利益而战,对中国“下狠手”

2021-06-07 16:51:48 佐史

“我是个移民的女儿,但我是为了美国利益而战斗的,也只有美国能给我如此机会。”这是拜登上台后,她以全票当选美国贸易代表后发表的演说,言辞坚定,锋芒毕露。

拜登

但她有着典型的亚洲面孔,黄皮肤,黑头发,还会说流利普通话。当她坐在美方的位置上时,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就出现了。她的中文名叫戴琦,但她常常以英文名凯瑟琳·戴自称。她是地地道道的“香蕉人”,也是美国政府的“工具人”。有人说她是女版余茂春,实际上她对华手段比余茂春还要狠厉几分。

一石激起千层浪,官方对她的言辞与敌视如何应对还暂时不知,但民间早已是炸开了锅。美国贸易代表有多重要?她一介华人身份如何得到拜登的垂青?深知中国文化的华裔女性出任美国贸易代表,又会产掀起怎样的风浪?她非常了解且敌视中国,我们对这个对手了解多少呢?

因为有着台裔的背景,台媒在她提名后,喜不自胜,急于攀亲;不了解真相的部分国人,可能还会被她不苟言笑,朴实无华的东方面孔所迷惑,事实远非如此。

学霸之家,由华入美

1974年,戴琦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后来在华盛顿哥伦比亚区长大。她的祖父为台湾师范大学的教授戴培之

台湾师范大学

她的父亲戴元亨出生于云南昆明,和民国末期典型的高级知识分子类似,戴培之是个“台二代”,中学时随家人迁往台湾,戴元亨和戴琦的母亲李钟渝在高中相识相恋,且二人都是妥妥的学霸。在台湾读完本科大学后,双双前往美国耶鲁大学继续求学。

美国耶鲁大学

因为都是高材生,戴元亨后博士毕业后在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担任研究员;而生下戴琦后的李钟渝,在华盛顿大学攻读完博士后,进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担任重要职位。也就是说她的父母就是那种终生为美国政府和人民尽心服务的职业公务员,这样的家庭氛围与背景,戴琦学业结束后入职美国政府似乎也不足为奇。

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

而凯瑟琳·戴琦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自小就接受了西方的精英教育。在遗传了父母的高智商以及优渥的教育条件下,她成为了家里的二代学霸。她的中学时代在西德威尔友谊学校度过,这可是美国著名的精英私立学校之一

西德威尔友谊学校

罗斯福、尼克松、戈尔、克林顿、等美国政要后代都曾在这里就读,戴琦在中学时的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几乎可以说是年年拿“A”。毕业前,她就已收到耶鲁,哈佛等三所世界顶级高校的橄榄枝。戴琦选择了父亲的母校耶鲁大学,并取得了历史学和文学双学位。

观察戴琦的成长履历可以发现,她一直接受的都是美国的教育、美国的思维、美国的价值观。尽管戴琦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华裔,戴琦是美国长大的二代华裔,但二代华裔往往会比父母更急于融入美国白人圈层,会把与自己肤色血统相关的一切做交割,做一个完完全全的外黄内白的香蕉人。所以戴琦多次公开强调,她是她们家第一个美国公民,并且从来不认同自己是华人后裔,只承认自己是“台裔”,“移民的女儿”。

戴琦

替美反华,对华强硬

那戴琦为何会成为对华强硬的典型代表呢?这就要从她从政前的职业说起了。

1996年,还在耶鲁大学读本科的凯瑟琳·戴琦,在父母的鼓励和支持下,代表耶鲁大学在广州中山大学做了两年的访问学者

广州中山大学

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在此期间她也熟练掌握了中文、粤语和闽南话。或许是那个时候,中国尚在发展阶段,很多措施还不是很完善,她对大陆的感情没有特别的加深;又或许那时候她已经是被美方有心地培养,有为美国而战的志向。因为中山大学的街对面,就是广州最大、全国第二的纺织品交易市场。

广州中大纺织城

1996年,广州中大纺织城刚开始全面整顿,地摊、人流、运货车、板屋如潮水般密集,天南海北的订货商云集在这里。戴琦每天都近距离接触着中国的“世界工厂”,观察着靠着廉价劳动力在全球贸易市场里杀进杀出的现实案例,直面着全球贸易关系。

从广州回美后,她没有急于工作,又继续攻读了哈佛大学的法学专业。毕业后,她在华盛顿的一家高级律师事务所工作,后来的几份工作也是如此。多年辗转于各大律师事务所,专攻国际贸易纠纷这一块的事务,让她积累了很多关于国际贸易的经验,这也为她后来进入联邦法院、成为一名巡回法庭成员,打下了一个非常牢固的基础。

联邦法院

进入政坛,站稳脚跟

2007年,戴琦凭借着过硬的专业能力,进入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担任总法律顾问。后来因为她特殊的身份和流利的中文,还担任了中国贸易执法方面的首席顾问,主要负责监管中美在世贸组织中的争端。在严密高级的司法体系中,她结识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又为她后来步入政坛更高峰奠定了基础。

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联合了日本和欧盟,在2012年向WTO对中国提起诉讼。这项诉讼内容就是针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一事,戴琦就是当时美方的诉讼代表之一。要知道,稀土是高新技术开发上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对军事武器研究有着非同小可的作用。此前中国长期以低廉的价格出售稀土,长久地开采,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环境破坏,因此中国开始限制稀土出口。但这件事却引发了美日欧这些需求大国的不满,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合适的替代原材料供应商,所以他们提出了对中国的诉讼。

WTO

在这场战役中,中国诉讼失败了。戴琦在诉讼战中发挥了不容小觑的作用,诉胜中国不仅成为她日后多次提及的“骄傲”,还让她深得美国上层官员的欢心。在进入白宫的十年后,她开始担任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顾问,这是民主党人在国际贸易问题上的主要顾问。

特朗普执政时期,特朗普威胁要单方面撕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谈《美加墨贸易协议》,这就需要国会的通过了。但民主党出于自身利益提出了强烈的反对,共和和民主两党因此事僵持不下,凯瑟琳·戴琦亲自起草了一份让两党都满意的《美加墨贸易协议》,并在国会高票通过,她又一战成名。

追溯戴琦的履历,“贸易、谈判、反倾销”的字眼反复出现,在中美贸易战、WTO诉讼案中,她对中国强势生硬的形象跃然纸上。似乎为了贸易代表的位子,她已经准备了半生。

拜登上台,春风得意

2020年,在拜登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延续了特朗普“以华制华”的作风,且手段更加高明。关于戴琦的工作能力评价,拜登在提名时是这样说的:她是一位值得信赖的贸易专家,一位敬业的公务员,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她可以胜任美国在世界贸易方面的问题,甚至能够带领美国摆脱由于新冠疫情而陷入经济危机的局面。这一提名得到了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全票支持。而一位黄皮肤的美国人,能在政府机构中坐到这样高的职位,必然是个对华强硬派。

试想特朗普时代,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余茂春;拜登时代,美生美长的二代华裔戴琦,二者都是蛇鼠一窝罢了。

余茂春

不管戴琦是不是美国有心培养的人才,美方都已经培养并且任用了她,善于利用现有的资源进行高效运用,一向是美国的标志性做法。

对于风云激荡的政坛来说,戴琦的出现,不过是多了一个与中国进行国际交手的黄皮肤的美国人。根据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戴琦的存在自有着一定的合理性,在全球文化多元化发展的今天,我们不可能一味地对戴琦及祖辈的选择,进行所谓的追溯与声讨。作为一个自由人,任何人都有选择其未来的权利。面对现实,积极应对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

对于中国来说,弘扬博大精深的文化,增强足够的文化自信,努力提高民族的认同感与归属感,或许比讨伐戴琦会更重要。

在拜登时代的新政府架构里,已经有了耶伦、弗卢努瓦、海恩斯等一系列女将,

耶伦

她们在财政、国防、贸易、情报等多个关键部门身居要职,不少要职都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对女性,甚至少数族裔女性开放。

未来与中国对弈的铁娘子们,都不好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