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传奇:涅槃重生与开山之作

2021-06-05 15:56:44 尼伯龙根工厂

尼伯龙根工厂 1周前

以下文章来源于火枪手阅读计划 ,作者车狂小陈

火枪手阅读计划

分享有态度有温度的新知

经过多年打拼后,1931年4月,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在斯图加特(Stuttgart)创办了自己的汽车公司。尽管与顶尖赛车品牌戴姆勒·奔驰(Daimler-Benz)和汽车联盟(Auto Union)过从甚密,但费迪南德仍旧梦想着有朝一日能造出一台普通百姓买得起的汽车,一台大众汽车(Volkswagen)。

得益于蒸蒸日上的效益,1938年6月,费迪南德将保时捷公司搬到了斯图加特郊区楚芬豪森(Zuffenhausen)的大型工厂里。此时,费迪南德结识了影响他后半生的重要人物,德意志第三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希特勒看中了费迪南德的工程技术实力与超凡脱俗的想象力,两人一拍即合。

1938年,一台早期款大众“甲壳虫”原型车(无后风窗)停放在楚芬豪森保时捷1号车间的入口处

随后,保时捷公司持续扩张,雇佣了多达175名娴熟的设计师、工程师和机械师。他们不仅设计出备受瞩目的大众汽车,还为希特勒政府打造了不胜枚举的经典坦克、装甲车等战争机器。

然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陷入僵持阶段,英军和美军的空袭目标逐渐由军事设施转向德国的各个工业中心。在日趋频繁、猛烈的空袭行动影响下,到1943年末,德国政府已经没有能力再为公民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

1944年4月,盟军的炸弹降临保时捷工厂之时,费迪南德终于意识到纳粹政权大势已去。他将公司的工程部门、制造部门、原型车研发部门与业务咨询部门分迁至三个地区,只有总部仍在楚芬豪森。设备仓库转移到位于阿尔卑斯山间采儿湖畔(Zell am See)的飞行学校中。在奥地利卡林西亚州(Carinthia)格明德的一间旧锯木厂中,公司的核心人员仍在继续开展新原型车的设计与制造工作。

一台1941款保时捷82型“桶车”(kubelwagen,即军用越野车)正驶离保时捷1号车间,准备进行路试

希特勒出生在奥地利,因此他执政后一直梦想着完全占有这片故土。1938年3月,德国正式吞并奥地利。不过这起悲剧并没有影响奥地利的国家声誉,在1943年由盟军主导的莫斯科会议(Moscow Declaration)上,与会各国代表一致认为,奥地利并不是法西斯活动的参与者,而是纳粹政权的首个受害者。

即便如此,战争结束后,奥地利也迎来了与德国一样的结局,军事占领,整个国家因此四分五裂。首都维也纳(Vienna)成为苏联占领区。林茨(Linz)、萨尔斯堡(Salzburg)与包括采儿湖在内的中部地区则是美国占领区的一部分。法国占领了以因斯布鲁克(Innsbruck)为中心的西部地区。英国则占领了南部地区,包括卡林西亚州与格明德镇。临时军事法规对各占领区间的交通往来做出了严格限制。

盟军对费迪南德在战争中扮演的角色一时难下定论,这让保时捷家族如坐针毡。1945年6月底,费迪南德与儿子费里·保时捷(Ferry Porsche)双双遭到英国警方的羁押。5个月后,保时捷父子最终被无罪释放。这期间,保时捷的工程师们正在研发一型全新的大众汽车。然而,获释后的费里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他应新成立的法国工业部之邀,马不停蹄地前往德国巴登巴登(Baden-Baden)参与讨论大众公司在法国建厂的事宜。

保时捷格明德工厂的两位工人正在进行1948款356/2型双门硬顶跑车的最后一道组装工序,他们身后是保时捷生产的第一台汽车356-001

这显然不可能是一次公平、友好的讨论。更糟糕的还在后面,法方要求费迪南德一并与会。然而,这位刚刚出狱的老人脚未落实,就因多项指控又被法国警方逮捕,先是关押在巴黎,后又转监至第戎(Dijon)。这次羁押一直持续到1947年中旬。同年6月,法国人最终决定,如果保时捷家族同意支付100万法郎(约合8400美元)的保释金,就立即释放费迪南德。

危急关头,一份来自皮耶罗·杜西奥(Piero Dusio)的赛车订单给几乎万念俱灰的费里打了一针强心剂。来自意大利的杜西奥是位工业大亨,他麾下的西斯塔利亚汽车公司(Cisitalia)准备以保时捷打造的赛车参加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F1)。

不出所料,保时捷完成了杜西奥的订单,也支付了法国人要求的保释金。然而,72岁的费迪南德在连年牢狱生活的摧残下,身体已经异常虚弱。回到奥地利后,费迪南德依然没能立即回家,而是辗转到法占区的基茨比厄尔(Kitzbühel),并被限制出行。

传奇赛车手塔奇奥·纽沃拉里(戴皮质头盔者)正与西斯塔利亚公司老板皮耶罗·杜西奥(左四)共同欣赏1947款Cisitalia Grand Prix赛车

父亲不在身边的那段时间,费里与姐姐露易丝担起了领导公司的重任,他们开始以战前的理念打造新型汽车。研发过程中,费里与工程师们十分明智地为新车型选用了大量大众汽车的零部件,因为这类零部件在奥地利唾手可得。著名的大众“桶车”(Kübelwagen),即保时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奥地利军方设计的越野车,在奥地利的英国占领区内随处可见。

没过多久,战后的第一台保时捷汽车,356/1型双门敞篷跑车呱呱坠地,并开始在格明德附近的公路上接受测试。不过,这台车仍具有浓厚的试验色彩,紧凑的车架和发动机中置布局令它的驾驶室空间十分狭窄。此外,敞篷形式与奥地利多雨、多雪的天气也很难相称。

随后,费里手下的车身设计师厄尔文·科门达(Erwin Komenda)领导团队设计出一种与大众汽车相似的双门硬顶车身。由于战后钢材紧缺,他们转而使用铝合金来打造车身(其实当时铝材同样稀缺,而且更昂贵)。同时,为避免与大众汽车上演同门相争的闹剧,保时捷为新车型注入了更鲜明的运动基因。

保时捷生产的第一台汽车356-001,它是一台中置发动机双门敞篷跑车,照片摄于奥地利格明德

1948年6月,保时捷356/2型双门硬顶跑车正式投产,它的40hp(30kW)水平对置四缸风冷发动机采用了中置布局。除发动机与变速器外,356/2的悬架、制动系统和传动机构等皆源自大众汽车。356/2的车身重1580lb(717kg),而它的前辈356/1的车身仅重1340lb(608kg)。

瑞士商人伯恩哈德·布兰克不失时机地向保时捷公司抛出橄榄枝,除大笔投资外,他还将首批下线的10台356/2悉数收入囊中。1949年3月,布兰克将这些跑车“开”到了战后欧洲最早举办的汽车展览会日内瓦车展上,并打出全新的宣传口号“重回巅峰”(In Full Swing Again)。

在1948—1950年间,保时捷格明德工厂的工人们共打造出52台356/2跑车。恩斯特与弗里兹·博伊特勒(Ernst and Fritz Beutler)在瑞士图恩(Thun)另外组装了6台356/1。356/2售价14500瑞士法郎(约合3307美元),356/1售价16500瑞士法郎(约合3763美元)。

在格明德的旧锯木厂中,机械师们正在组装采用铝质车身的保时捷首型量产跑车1948款356/2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费里对公司的发展方向也逐渐了然于胸。然而,格明德终非久留之地,盟军的战时轰炸使这里的交通网络濒临瘫痪,离工厂最近的火车站也有15km之遥。为进一步扩大产业规模,费里急需将公司迁回500km外的故土,德国工业腹地斯图加特。

此时,联邦德国的经济已经开始复苏。有赖于美、英、法等国对德态度的缓和,1949年,联邦德国的工业产值增长率达到24%,直到1950年上半年仍保持着12%的强劲增长势头。1948年6月到1949年末,得益于大多数因战时经济崩溃而关停的工厂已经“重获新生”,工业企业为百废待兴的德国社会提供了超过8万个就业岗位。诚然,企业融资渠道匮乏、工人住房保障机制不完善等经济增长的“拦路石”仍然存在,但毫无疑问的是,德意志民族复兴的号角已经吹响。

1948年9月中旬,保时捷开始与大众公司在沃尔夫斯堡(Wolfsburg,即狼堡)接洽,决定合作推进一系列车型的量产计划。此前,费里已经将格明德工厂的大部分生产项目转移至姐姐露易丝·皮耶希在萨尔斯堡(Salzburg)的设备厂。1949年末,露易丝·皮耶希成为大众公司在奥地利的经销商(伯恩哈德·布兰克依旧掌握着保时捷在瑞士及其余国家的经销权)。

比利时赛车手吉尔伯特·蒂里恩(Gilberte Thirion)正准备测试一台保时捷356 SL赛车。不久前,她刚刚驾驶这台赛车获得1951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组别冠军。1952年,蒂里恩与父亲(担任领航员)搭档,再次驾驶这台赛车出征,获得了巴黎-圣拉斐尔拉力赛组别亚军

保时捷在格明德投产的新车型销售状况的确令人振奋,但微薄的利润对胸怀大志的费里而言,简直是杯水车薪。显然,费里想要更大的工厂,更多的熟练工人以及更多的零件供应商,他梦想着在楚芬豪森上演王者归来。

于是,费里找到了斯图加特市市长阿努尔夫·克莱特(Arnulf Klett),以及多年未见的好友艾伯特·普林岑(Albert Prinzen),动情地向他们陈述了自己的美好愿景,并商议重新取得楚芬豪森生产厂的事宜。这间孕育了保时捷家族伟大事业的工厂在战后被改建为美军的车辆调配场。倾听了费里的慷慨陈词,为斯图加特未来发展忧心忡忡的克莱特和普林岑大受鼓舞,决定倾力相助。终于,费里迈出了关键而坚实的第一步,向分包商发出车身生产招标书。1949年11月,位于楚芬豪森工厂不远处的一家叫作罗伊特的车身制造厂(Reutter Karossrie),与保时捷签下了500具车身的生产承包合同。在雄心壮志与巨额订单的激励下,费里派遣普林岑与另一位好友分别驾驶着356硬顶跑车和356敞篷跑车,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新车营销活动。不久后,经销商们接踵而至,很多人为抢到订单甚至不惜提前付款。此时的保时捷公司终于具备了偿债能力。

1950年春,首台楚芬豪森组装的356硬顶跑车正式下线。然而,在这种非常时期,事情往往不会一帆风顺。1950年6月,当费里紧锣密鼓地筹备着重返楚芬豪森时,朝鲜战争爆发了,美军短期内显然不可能放弃保时捷工厂的控制权。为解燃眉之急,费里不得不买下距罗伊特车身制造厂不远处的一栋小厂房,以维持生产。

保时捷550 Spyder赛车的内饰做工精致,仪表布局合理

1951年1月,75岁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在不幸罹患中风后与世长辞。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汽车工程师,将不屈的精神与惊人的创造力镌刻在自己的基因中,并毫无保留地传承给自己的儿子费里·保时捷。费里不负众望,领导着重建后的保时捷公司稳步前行,使保时捷汽车的销量与日俱增。

让我们回到奥地利格明德,在这里,保时捷战后的开山之作,356敞篷跑车的001号原型车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汽车竞赛。费里的身体里天然地流淌着赛车的热血,他和父亲费迪南德都明智地意识到汽车竞赛的重要性,合理的竞争往往对推进技术革新大有裨益,而竞赛激起的媒体宣传热潮又会对新车销售产生难以估量的刺激作用。

尽管这台参赛的356敞篷跑车是由经销商联合民间工程师专为比赛改装的,并非真正的量产版,但这次成功的营销活动仍使公司上下备受鼓舞,开始全力推进接下来的新车型研发计划。

1953款540 American Roadster赛车的产量仅有21台,其继任者为1955款540 Speedster赛车

1951年,斯图加特商人海因里希·萨欧特(Heinrich Sauter)委托当地的一家车身制造厂,使用保时捷研发的底盘和1.5L发动机打造了一台轻量化敞篷赛车。一年后,保时捷买下这台车,并将它用作全新的1.5L超级发动机Typ 528的试验平台。

与此同时,在法兰克福,著名的大众经销商沃尔特·格勒克勒(Walter Glöckler )采用阶梯形管状结构车架与流线形车身打造了一系列轻量化敞篷赛车。随着名望的提升,格勒克勒的赛车也完成了“心脏”升级,从1.1L大众底置凸轮轴发动机升级到最新的1.5L保时捷超级发动机。面对民间的“赛车DIY”热潮,费里和公司的工程师们通常会为车主们提供无私帮助,但他们同时也在思考:如果以保时捷公司自己的名义和力量来打造赛车并投放市场,是否能为公司带来更大的收益?

与萨欧特和格勒克勒精心雕琢的先进赛车相比,保时捷356 SL(在格明德投产的终结版)已经毫无竞争力可言。1952年,保时捷推出了专供美国市场的限量版540 America Roadster敞篷跑车,但即使是这台集万千期待于一身的先进跑车,仍旧没有足够的底气与那些私人赛车同场竞技。

首席车身工程师厄尔文·科门达在返回楚芬豪森后,开始为公司招贤纳士,在新加入的员工中,有一位名叫海恩里希·克里(Heinrich Klie)的当地面包师引起了费里的注意。克里与哥哥共同为费里准备了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一块356跑车造型的面包。费里十分欣赏克里兄弟的想象力与手艺,听他俩讲完这块“356面包”的“打造”过程后,费里不禁问道:“你们能试试用黏土做一台356吗?”

参加1954年泛美卡雷拉大赛的保时捷550 RS是赛车史上最早使用赞助商涂装的车型之一,车手汉斯·赫尔曼(右)驾驶该车赢得了组别冠军

将心灵手巧的克里兄弟收入麾下后,保时捷的车身铸模工程如虎添翼。1953年早春,保时捷550 Spyder赛车横空出世。几个月后,沃尔特·格勒克勒的侄子海尔姆(Helm)驾驶着550 Spyder在纽伯格林艾弗尔山(Nürburgring Eifelrennen )举办的汽车比赛中赢得了1.5L组别冠军。两周后,捷报又从勒芒24小时耐力赛(the 24 Le Mans)上传来,保时捷550 Spyder赢得了组别冠军并创下最长赛程纪录。保时捷的赛道征程就此拉开序幕。

本文选摘自《保时捷:无可替代》(略有删改,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

本文译者:车狂小陈

本文责任编辑:老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