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昂-蒙特布尔公路高地争夺战(1944年6月7—10日)

2021-05-30 11:12:51 尼伯龙根工厂

尼伯龙根工厂 昨天

以下文章来源于火枪手阅读计划 ,作者高旭

火枪手阅读计划

分享有态度有温度的新知

战斗背景

D-day,即1944年6月6日,美国陆军第4步兵师在犹他海滩登陆。他们的任务是向西北方进军,通过蒙特布尔的公路干道,夺取重要港口瑟堡。第4步兵师下辖的三个步兵团均按计划向前推进。其中,第8步兵团在左翼,具体位置是圣玛丽教堂—蒙特布尔公路的西侧;第12步兵团居中,位于蒙特布尔公路的东侧;第22步兵团沿海岸行军,负责清理“大西洋防线”上的德军残部。本文主要讲述6月7—10日,第8步兵团攻占蒙特布尔西部高地的战斗行动。

冈瑟·凯尔中校指挥的第919掷弹兵团开始是作为普通步兵师的一部分组建的,有一大批久经战阵的老兵作为骨干。这是1944年5月20日在W5堡垒群举行的一次授勋仪式。仪式上,师长卡尔·冯·施利本将军为第3营指挥官亚瑟·杨克少尉(Arthur Janke)颁发骑士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年初时在东线战场带领部队取得优异战果。诺曼底登陆战时,W5堡垒群所在区域被盟军称为犹他海滩

这部分海岸防线由德军第709步兵师第919掷弹兵团驻守,指挥官是冈瑟·凯尔中校。犹他海滩周围地区的防务由第919掷弹兵团第1营负责。他们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损失惨重。第709步兵师指挥官卡尔·冯·施利本将军断定,盟军在犹他海滩的登陆行动只是第一波次攻击,他们之后几天会在稍远处的科唐坦半岛实施更多的登陆和空降行动。因此,施利本将军并不打算将第919掷弹兵团下辖的其余两个营重新部署到犹他海滩的北部防御阵地中。处在第919掷弹兵团后方的是第91机降师(Luftlande-Division,隶属于德国国防军的一种能利用运输机进行快速调动的步兵师,负责快速占领敌空军基地,与空军的伞兵师不同,他们不能执行空降任务。二战中这种师一般被当作普通步兵师使用,译者注)下辖的第1058掷弹兵团,该团曾在圣马力大教堂附近与美军第82空降师和第4步兵师交战。截至6月7日,第1058掷弹兵团已经溃不成军,连团长都阵亡了。

来自第70坦克营A连的坦克在突破蒙特布尔附近城镇德军防线时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是一辆带推土铲的M4坦克,车名为“阿帕奇”(Apache)。这种带推土铲的坦克能在密布的树篱中推出一条路来,在科唐坦半岛的战斗中非常有用

6月7日晚些时候,上级批准凯尔将第919掷弹兵团第3营调往蒙特布尔前线。第7集团军的主力预备队——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StuBtl AOK 7),曾与第1058掷弹兵团在圣玛丽大教堂外围地区并肩战斗,成为圣玛丽大教堂—蒙特布尔公路一线的主要防御力量。由胡戈·梅塞施密特少校指挥的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是这一地区最精良的步兵部队之一,编制有约1000人,使用自行车行军。情况允许时,第709步兵师通常还会得到其他步兵部队的支援。除步兵支援部队外,防守部队还能得到军直第621特种炮兵团(AR zbV 621)及第101火箭炮团(Stellungswerfer-Regiment 101)的支援。6月8日,第243炮兵团所辖第10炮兵连(隶属第3炮兵营)在斯达尔·胡佛中尉的率领下,于埃科瑟维尔附近沿公路设防。第3炮兵营其余部队则投入到圣玛丽教堂附近的战斗中。第10炮兵连配属4门105mm口径野战榴弹炮,他们为近战建立了防御阵地,而阵地周围还聚拢了一些掉队的德军士兵。

战场环境

蒙特布尔南部是典型的诺曼底树篱地形(树篱是用于分割农田的低矮灌木,译者注),农场周围环绕着茂密的灌木篱墙。美国陆军称这里的树篱为“翻扣战壕系统”(Inverted Trench System,直译为将战壕翻过来扣在地面上,译者注),树篱和坚实的土墙共同构成了天然的防御体系。这片土地受梅德烈河(Merderet River)灌溉,而这条河支流众多,在地势低洼处形成了泥泞的科唐坦沼泽(Marais du Cotentin)。

战斗过程

成功肃清圣玛丽大教堂一带后,美军第8步兵团于6月7日开始转向北方推进。一开始各营列队行军,后来转而在长达2000yd的区域内分散行进。其中,第1营在右翼,第2营居中,第3营在左翼。德军步兵的防线逐渐集中到科尔瑟河一线,在美军第8步兵团战线东北方向一字排开。6月7日当天,美军只有第8步兵团第3营渡过了科尔瑟河。傍晚时分,第3营的一个连成功在河对岸建立前哨站。

来自第8步兵团第2营的几名军官正在检查一门被德军抛弃的88mm口径高射炮,它原属德军第30高射炮团。这门炮部署在瑟堡外围的德军据点中,6月24日时美军占领了这里。最左侧的军官是营长卡尔顿·马科尼利中校(Carlton MacNeely),中间是K连连长约翰·雷巴尔谢克少尉(John Rebarchek),最右侧是作战营军官乔治·马布里上尉(George Mabry)。6月9日,E连在埃科瑟维尔一带作战时损失惨重,全连军官只有雷巴尔谢克一人幸免。6月24日,雷巴尔谢克因表现出色得到荣誉勋章提名,但他后来获得的是杰出服役勋章

在埃科瑟维尔西南的法国飞艇库周围,德军部署有约一个步兵连的兵力。6月8日,这股德军部队与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持续战斗了一天,美军记录表明当时“战况激烈”。在榴弹炮和迫击炮的猛烈轰击后,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于当天10点左右发起进攻。美军三个连进入科尔瑟河南岸的一片沼泽地。德军动用火炮沿河岸猛轰。美军因此打趣儿地称他们途经的沿河公路为“88大路”(88 Avenue)。在重型榴弹炮的轰击下,第8步兵团第1营几乎被“钉死”在科尔瑟河沿岸,遭受严重损失。他们在忙乱中冲过了500yd长的开阔地,抵达飞艇库。此时,第8步兵团L连已率先推进到飞艇库一带,并肃清了周围的其他建筑。傍晚时分,第8步兵团第3营在机场北部建立了防线。经此一战,德军步兵有37人伤亡,配属给他们的几个机枪班也有10人伤亡,再也无力发动像样的反击,但仍足以延缓美军6月8日的进攻节奏。德军将6月8日取得的战果归功于第621特种炮兵团提供的重型榴弹炮火力支援,以及刚刚抵达战场的第243炮兵团第10连。

在犹他海滩和接下来的瑟堡战役中,美军第4步兵师的对手都是凯尔中校指挥的德国国防军第709步兵师第919掷弹兵团。凯尔在东线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获得了多枚勋章。这幅照片摄于D-day之前,凯尔与自己手下的官兵们在一起

6月9日上午,美军第8步兵团第1营从马盖维尔东侧的树篱地带出发,到达纵深约400yd的开阔地。德军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的一个连,在科尔瑟河另一侧的佩蒂特堡农庄和格兰德堡农庄掘壕据守。此处射界开阔,可以横扫前面的牧场。美军在最初的几次进攻中遭受大量伤亡,行动没有任何进展。同时,由于西侧已经被埃科瑟维尔方向包括第243炮兵团10连在内的德军火力封锁,美军第1营各连也无法进行迂回攻击。当天下午早些时候,第8步兵团C连被迫回到始发阵地。

随后,第8步兵团第1营原地等候前来驰援的隶属第70坦克营A连的两个坦克排(共8辆M4坦克)。傍晚时,这8辆M4坦克引领着各连的纵队,沿公路向农庄发起攻击。抵达科尔瑟河后,这些坦克开始向位于公路交叉口的两个农庄射击,然后转向西,进军埃科瑟维尔。然而,美军步兵并没有跟上坦克的步伐。在埃科瑟维尔的德国守军有火炮支援,而美军坦克部队拒绝在没有步兵支援的情况下夜袭村庄,于是撤退至十字路口。在那里,他们发现德军步兵重新占领了农庄建筑。在美军坦克的持续炮火攻击下,约100名德军士兵投降,他们均来自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第8步兵团第1营借助夜色掩护挖好了战壕。此时,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中的作战兵力只剩下100人左右,他们在两天的战斗中伤亡率接近90%。而第8步兵团第1营的战斗减员也异常严重,兵力由开始的830人减至472人。要知道,这还是在他们从D-day开始相继接收了465名补充兵的情况下。换言之,在仅仅四天的战斗中,第1营的伤亡率就达到了100%。

1944年7月的科唐坦半岛战斗期间,一名年轻的德军士兵将迷彩帐篷布披在身上当雨披,他手握一支常见的Kar 98k步枪

然而,受错误情报影响,第8步兵团指挥部误以为第1营已经通过埃科瑟维尔,于是命令其在不留预备队的情况下占领埃科瑟维尔。第2营由E连打头,就在他们试图从村庄西南方的田野上穿越战场时,遭到了德军火炮和机枪的猛烈打击。此时,得到一个机枪排加强的E连有55人伤亡,减员到不足75人,所有排长中只有一人幸免。E连就此后撤,转由F连和G连作为先头部队。成功实施迟滞行动后,同样遭到重创的德军步兵和炮兵于当天晚上放弃了埃科瑟维尔。夜间,作为援军的德军第243步兵师赶到,其中包括第921掷弹兵团第2营,这支部队占领了西南方通往蒙特布尔的公路。

6月10日,第8步兵团第1营在第70坦克营A连的支援下带头发起攻势。炮火准备后,第1营的部分官兵爬上坦克,整队向北方的埃鲁德维尔前进,而那里的德军防御部队已经得到第912掷弹兵团第2营,以及佐伯中尉(Zobl)指挥的第243炮兵团第9连的支援。前进了数百码后,美军被包括三门反坦克炮在内的德军防御火力阻滞。通过与坦克的紧密配合,第1营最终在缓慢推进中瓦解了德军防线。

6月8日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的作战重点是埃科瑟维尔西南的法国飞艇库

随后他们继续推进,距勒昂-蒙特布尔公路约300yd时,纵队又遭到德军的猛烈攻击。紧接着,西蒙内特上尉(Simoneit)指挥的第 919掷弹兵团第3营于14时左右向蒙特布尔外围发起反击,击退了美军步兵。为切断德军防线,美军坦克连决定单独对埃鲁德维尔实施突袭。于是,坦克部队连续5次以少量坦克突入村庄,对建筑物开火后便立即撤离。此时,第8步兵团C连完成了东面的侧翼保护任务后,也抵达战场。在这些支援部队的协助下,第8步兵团第1营最终彻底瓦解了德军防线。西蒙内特的部队与之前驻防埃鲁德维尔的第921掷弹兵团第2营残部组成战斗群,一道撤退。这场战斗使西侧的德军防御力量消耗殆尽,同时使美军第8步兵团第2营和第3营得以提前进入埃鲁德维尔外围,并在当晚占领了勒昂-蒙特布尔公路旁的制高点。完成任务后,美军第8步兵团接到命令,在此处建立防线。与此同时,第9步兵师下辖的其他步兵团则齐头并进,准备打通从蒙特布尔东进的道路。

在1944年的瑟堡战役期间,德国国防军第709步兵师的士兵们身穿临时伪装物合影

为期三天的勒昂-蒙特布尔公路高地争夺战,只是瑟堡港口战役中的一段小插曲。自D-day登陆到8月1日这7周时间里,美军第4步兵师付出了10396人伤亡的代价,其中9282人属于战斗伤亡。而其中绝大多数伤亡都发生在步兵连中。多数步兵连在6~7月间的战斗中伤亡率都达到了100%。德军的伤亡率同样很高,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和第919掷弹兵团损失殆尽。这场战斗是一次联合作战。野战火炮支援对德军的防御作战尤为重要,特别是在6月8日前方阵地守军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其重要性进一步凸显。而美军方面,6月9—10日,由于步兵部队受地形阻碍无法开展迂回行动,坦克部队的支援对突破德军防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4年6月初,美军的步坦协同战术还处于相对“稚嫩”的阶段。此外,坦克与步兵间无线电通信不畅的情况也持续了好几星期。

1944年夏天,德军的机动车严重短缺,包括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在内的许多部队只能以自行车代步。图示为一个装备“战车噩梦”火箭筒并利用自行车机动的反坦克单位

战斗时间线

6月7日: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派出一支小分队渡过科尔瑟河(Coisel Creek)。

6月8日,当地时间10时: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开始战斗,目的是肃清埃科瑟维尔(Écausseville)东南方始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飞艇库和机场,战斗持续了一天。

6月9日,清晨:美军第8步兵团第1营被密集的德军轻武器火力和炮兵火力阻挡在科尔瑟河以南、马盖维尔(Magneville)东北部的开阔地带。

6月9日,清晨:接到埃科瑟维尔被占领的虚假战报后,美军第8步兵团E连向前推进,但遭到德军炮火和轻武器的猛烈攻击,最后撤退。

6月9日,傍晚:作为第8步兵团第1营的先头部队,美军第70坦克营A连消灭了位于佩蒂特堡(Petit Bourg)和格兰德堡(Grand Bourg)农庄中的德军据点后继续前进,进攻埃科瑟维尔。

6月9日,傍晚:由于天色渐晚,步兵也落在了后面,第70坦克营A连撤退至佩蒂特堡和格兰德堡农庄,准备驻守在埃科瑟维尔东部的十字路口处,结果发现那里已经被德军第7集团军直属突击营下辖的一个连重新占领了。与第8步兵团第1营会合后,第70坦克营A连的坦克兵们清除了德军据点,并抓获了100多名战俘。

6月10日,清晨:在第70坦克营A连的支援下,美军第8步兵团第1营推进至埃鲁德维尔(Éroudeville)。

6月10日,下午较早时:美军第8步兵团第1营遭到了来自蒙特布尔市郊的西蒙内特战斗群(Kampfgruppe Simoneit)的反击。

6月10日,下午较晚时:作为对德军反击的回应,美军第70坦克营A连多次突入埃鲁德维尔,射击完毕后撤出村庄。黄昏时,A连撤退至弗雷斯维尔(Fresville)进行油料和弹药补给。

6月10日,傍晚:美军第8步兵团第3营前进至埃鲁德维尔以南,占领了可以俯瞰勒昂-蒙特布尔公路(Le Ham–Montebourg road)的制高点。

6月10日,傍晚:鉴于埃科德维尔已在前一天晚上被德军放弃,美军第8步兵团第2营绕到该村西面,在勒昂-蒙特布尔公路以南建立了防线。

6月10日,傍晚:在成功阻击美军第8步兵团第1营后,德军西蒙内特战斗群收拢了埃鲁德维尔防线的残余守军,后退至靠近蒙特布尔的新防线。

画外音

德军第919掷弹兵团团长:冈瑟·凯尔中校(Oberstleutnant Günther Keil)

赫尔曼·汉斯·冈瑟·凯尔,1898年5月18日生于德国萨勒河畔的哈雷。他自1917年5月开始在德国陆军第147步兵团服役,身份是士官衔后备军官。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留在军中任职,并于1924年晋升为中尉。1925年,他离开军队到政府海关部门工作。直到1936年,凯尔才重新应征入伍,加入重整当中的陆军。

在1940年的战斗中,凯尔服役于第1装甲师。1942—1943年间,他服役于东线战场上的第256步兵师。1943年10月,第919掷弹兵团由第241步兵师序列转至兵力不足的第709步兵师序列。第709步兵师驻守在诺曼底,师长卡尔·冯·施利本将军想要一位在东线战场上富有作战经验的老兵来指挥第919掷弹兵团。同年11月,凯尔临危受命,成为第919掷弹兵团指挥官。D-day后的最初几天,他率领该团在犹他海滩战斗。

在蒙特布尔的交通枢纽周围战斗时,凯尔负责部署周边防务。他指挥的第919掷弹兵团损失严重,奉命开往瑟堡时收编了第17机枪营,构成了凯尔战斗群,战斗力得到加强,随后接管了瑟堡防区中的一段防线。1944年6月下旬,这段筑垒防线被美军攻克,施利本将军命令凯尔前往若布尔半岛指挥那里的德军残部,他们是科唐坦半岛能坚持作战的最后一部分部队。6月30日20时左右,位于迪居勒维尔附近的德国海军第346号堡垒区指挥所遭到炮轰,凯尔当时正在里面。炮兵指挥官误以为凯尔在掩体入口附近被炸死,便举起白旗投降。事实上,凯尔并没有阵亡,而是有惊无险地与司机一起,在混乱中向西北方向逃去。当天半夜时分,凯尔被美军的一个巡逻队俘虏。

美军第8步兵团团长:詹姆斯·范·弗里特上校(Colonel James Van Fleet)

詹姆斯·阿尔瓦德·范·弗里特

詹姆斯·阿尔瓦德·范·弗里特,1892年3月19日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科伊特斯维尔。他学生时代在佛罗里达州度过,后考入西点军校,并于1915年与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及奥马尔·布莱德利同期毕业。入役后,范弗里特先是以步兵身份在墨西哥的潘乔比利亚作战,随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西线战场上被提拔为机枪营指挥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范弗里特先后担任教职和作战部队指挥官。1941年6月,他晋升为上校,并成为第8步兵团(隶属第90步兵师)指挥官。非同寻常的是,截止到1944年6月6日在犹他海滩首次投入战斗,范弗里特已经指挥第8步兵团近三年时间,见证了这支部队在美国和英国进行的所有作战训练。他评价道:“第8步兵团是一个南方团,战斗中冲锋在前,大多数士兵都是来自佛罗里达、阿拉巴马和乔治亚的征募兵。他们是有本事打中松鼠的好射手,不惧黑暗,穿梭密林有如闲庭信步。刚开始征兵时,我们部队分来的都是纽约人,他们为我们带来了现代陆军战士所必须掌握的技能,包括使用通信器材、驾驶汽车和操作机械。很多人会想,‘杨基佬’和‘南方叛军’能和平共处吗?这两拨人会不会打起来?事实证明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在这样一支具备了一切现代化作战手段的部队里,南方人与北方人亲如一家,友好得超乎想象。”

范弗里特麾下的官兵们已经和谐共处了三年时光,并且与第90步兵师的其他单位(如炮兵)建立了深厚友谊,这使他们在诺曼底战役初期势如破竹。多年来,由于与另一名优秀军官重名,范弗里特在美军中一直默默无闻。经过西欧的战事后,他终于崭露头角,获得重用。1944年7月,范弗里特成为第2步兵师副师长,后又相继升任师长、军长。

范弗里特在1946—1948年间担任过一系列要职,他率领美军顾问团帮助希腊政府平息了内战,之后又在朝鲜战争中指挥美军第8集团军。到1953年3月31日退役时,他已经衔至四星上将,美国总统杜鲁门称他为“我们有史以来最卓越的将军”。1992年9月23日,范弗里特逝世,享年100岁。

本文选译自《European Theater of Operations 1944:US Infantryman vs German Infantryman》(Steven J· Zaloga,Osprey Publishing,2016)

本文译者:高旭

本文责任编辑:老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