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摘野菜

2021-04-08 07:57:11 厦门日报


春暖花开,老家湖南乡村的房前屋后、山沟田间路旁,野笋、野蕨菜、水芹菜、鱼腥草、鸭脚板等野菜随处可见,随手可摘。前几天,趁着回老家扫墓,我过了一把摘野菜的瘾,美美地吃了一顿野菜大餐。
那天一大早,我先去屋后不远处给母亲上坟。走到半路上,我在水沟旁发现一大片嫩嫰的水芹菜,顺手就割了一捆。爬到后山顶给爷爷、太爷上坟,我在他们墓地边又发现了一片肥壮的野蕨菜,只一会儿就摘了大半筐。返回途中,我在路旁的小竹子周围寻找一种叫“肴竹笋”的野笋,两里多路,我拔了七八斤野笋。扫完父亲和奶奶的墓,两个哥哥就忙着把我采摘的野菜和野笋“瓜分殆尽”了。我开玩笑地说:“你们太贪心了,我摘了半天,你们都不给我留点尝尝鲜。”当然,我只是嘴上说说的,因为我还有时间去采摘野菜。两个哥哥走后,侄子就把我带到邻居家屋后的一小片竹林,走近一看,遍地都是“肴竹笋”,我们好一阵忙活,拔了满满一筐。
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上山里去采摘野蕨菜,山里草长得很高,野蕨菜也不少。摘蕨最爽的就是听到蕨折断时的声响——用大拇指、食指、中指掐住蕨菜轻轻一折,清脆的声音响起,野蕨菜应声而断,就像一首美妙的乐曲在耳边回荡。我们几个越摘越有劲,恨不得把漫山遍野的野蕨菜都摘回家,直到筐里实在装不下了,才不舍地回家。
回到家,我又在家门口挖了一堆鱼腥草,扯了一大把鸭脚板。一家人我剥笋壳,你择菜,他洗菜。“肴竹笋”蒸熟后,放上油泼辣子,就是好吃的擂笋,野蕨菜放上干辣椒一炒,鱼腥草加入酱油、醋凉拌,再清炒一盘鸭脚板、水芹菜,几道野菜上了桌,一顿野菜宴吃下来,唇齿留香不说,关键是撑得肚子溜圆。
离开老家三十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地摘了一回野菜。虽说一天下来,手上被茅草、利刺划了很多道口子,脸和脖子也被太阳晒得通红,晚上睡在床上腰酸腿痛,脸和脖子一阵一阵发烧灼痛,但相比采摘野菜时的那个兴致、吃野菜时的那个香甜,感觉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把自己采摘的野菜和野笋送给亲戚朋友,听他们吃过之后都说“好”,我的心里别提有多满足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