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南通妇幼保健医院被人拉横幅!!!

2020-11-25 11:50:41 南通有料

网 友 爆 料

我叫卢某某,我的女儿卢云因身体不适,于2019年10月17日到南通市妇幼保健院检查治疗,被诊断为卵巢肿瘤

下图中的报告是我女儿逝世后才得知的,这个报告也是当时第一次去南通市妇幼保健医院做的,这张报告当时就写明了我女儿右侧胸腔积液伴右肺局限性膨胀不全,但是当时并没有人告知我们这件事,医生也没有建议我们去上级医院检查。

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女儿患的就是(左侧)卵巢交界性粘液性肿瘤,局灶上皮内癌,简称卵巢癌。

10月23日,我的女儿在南通妇幼保健医院做了卵巢肿瘤和阑尾切除手术,黄永彤主任说“手术很成功”

之后两天,医院做了切片病理检查,冰冻切片检查报告单上临床诊断为卵巢囊肿(恶性肿瘤可能),病理检查报告单诊断为交界性粘液性肿瘤

2019年10月31日,南通市妇幼保健医院以我女儿治愈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情况上写的是“治愈”。当时黄永彤主任还跟我和妻子说“没有生命危险,回家以后和正常小姑娘一样,早点结婚生子不留遗憾”,现在想来真是讽刺!

就是因为南通市妇幼保健医院“治愈”了我女儿,我们一家都放下心来,是多么的开心,当晚我们一家一起放烟花,喊上亲朋好友一起庆祝女儿的“康复”。

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在这期间,因为没有对我女儿体内的癌症采取必要措施,加速了我女儿体内癌细胞的转移、扩散

2020年3月24日,我女儿又出现了身体不适,去如皋市人民医院检查,CT报告显示右侧胸腔大量积液伴右肺部分膨胀不全,最后如皋市人民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胸腔积液中腺癌

我在得到如皋市人民医院给出的结论后,发信息给南通妇幼保健医院的黄永彤主任,但是他没回复我。

在短信联系不上后,我们通过挂专家号终于还是找到了南通市妇幼保健院的黄永彤主任,黄主任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建议去肿瘤医院看看”。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慌了,但凡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试,我带着女儿去了上海和杭州做检查。

2020年4月7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科医院(黄浦院区)对我女儿在南通市妇幼保健院做的手术切片作出会诊意见:(左侧)卵巢交界性粘液性肿瘤伴胃型分化,局部上皮内癌

2020年4月8日,我将女儿送到浙江省肿瘤医院检查,4月16日,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对我女儿在南通市妇幼保健院做的手术切片进行病理会诊,意见为:(左侧)卵巢交界性粘液性肿瘤,局灶上皮内癌

同一份的手术切片,就是一开始在南通市妇幼保健医院所做的切片,为什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科医院和浙江省肿瘤医院给出的结论一致为局灶上皮内癌而南通市妇幼保健院却是当成了普通的卵巢肿瘤?!

在上海和杭州的两份病理会诊结果出来后,我联系了南通市妇幼保健院病理科的任晓燕主任,也是当时我女儿的病理审核医生。任晓燕主任所说两句话让我记忆颇深“我个人的认知水平觉得当时的形态学上是不够的,现在我也学习了”“谢谢,学习学习了”

是认知水平有限,还是根本没重视?

为了救回女儿,我们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科医院(黄浦院区)检查,到浙江省肿瘤医院救治,再回到如皋人民医院、广慈医院,但是我的女儿终究因为错失了最佳治愈时机,饱受癌症折磨绝望离世。她才刚过完19岁生日啊!

为什么南通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在知道我女儿右侧胸腔积液的时候不告诉我?为什么冰冻切片检查报告单和医生观点不一致时没有建议请专科医院会诊?或者告知我们去上级医院检查?

向下滑动看尽一个父亲的心声

卢云生前照片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愿我的宝贝女儿在天堂没有病痛。

来源:深度如皋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