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匿名曝光美国新型冠状病毒泄露并传播始终

2020-08-15 15:11:13 爱尚健身

文:@疫情速报

下面是博主根据英文翻译,供大家参考!另外,博主置顶微博整理过美国去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泄露及爆发数次不明疫情的时间线,供大家参考!

——————————

对不起,我们在COVID-19的爆发中扮演了一个邪恶的角色。

我是匿名的。我曾经是美国人,但我更像一个印度人。我在曼尼托巴大学学习,毕业后在Fort Detrick实验室做一些琐碎的工作。我和我的上司对COVID-19几乎了如指掌。这就是他被杀的原因。现在我回到了印度。我打起精神,决定说出真相,希望你们知道真相的时候我还活着。

我工作的地方很神秘,很多军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都是在这里研发的,这是最高级别的保密。我这样的下级只能有资格为客户公司服务,但我仍然没有权限了解任何一个单一实验的所有信息。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是我主要的工作地。他们曾在中东传播中东呼吸综合征,以测试一种新药的效果,但却避开了联邦的限制。他们曾用GS-5734在人体上做过一些安全试验,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然而,这并不是我主要想说的。

我的导师是Frank Plummer教授,他曾经是Ralph S. Baric教授最好的朋友。他们都在生物科学上取得了巨大而显著的成就,这一定是湿婆神(博主拓展:湿婆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赋予他们的力量。

但我们却无法做到。Plummer教授比较保守,而Baric教授则是科学狂人,经常做一些高风险的实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他这么做可能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是Gilead科学公司要求他这么做的。

Gilead科学公司研发的该药物的编码为GS-5734,我们进行了多次实验。对埃博拉病毒非常有效这种化合物可能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它的作用方式非常特殊和不同,因此我们对一些单链RNA病毒进行了实验,包括Lassa fever病毒、Nipah病毒、Hendra病毒和冠状病毒。当我们做冠状病毒的实验时,一些特殊的事情发生了。当时尚不清楚GS-5734是否能有效抗击MERS和SARS。为了进一步研究,Adrian S. Ray和Richard L.。Gilead 科学公司的Mackman委托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CDC、北卡罗莱纳大学分别进行不同领域的研究,这是这些在线论文的来源。这些项目的领导者是Sina Bavari(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he small molecule GS-5734 against Ebola virus埃博拉病毒 in rhesus monkeys)、Christina F. Spiropoulou(GS-5734 and its parent nucleoside analog inhibit Filo-, Pneumo-, and Paramyxoviruses)、Ralph S. Baric(Broad-spectrum antiviral GS-5734 inhibit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冠状病毒)。到目前为止,我们实验中使用的SARS样本全部来自Bavari教授领导的小组,因为他是制造SARS的专家。发表了一篇论文Reverse genetic with a full-length infectious cDNA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这意味着他可能从2003年开始无限制地复制了SARS病毒。他还为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提供资金,并让石正丽作为天真的白雪公主(博主补充:真是够天真的!!被人利用!!)帮助他们定位中国南方非典病毒的基因变异片段。

事实上,石正丽把她在中国发现的基因片段SHC014交给了Baric教授。他于2015年在Fort Detrick实验室用于合成一种新型病毒,即今天的COVID-19。

考虑到RNA的合成是史无前例的,这是一个伟大的实验,也是我们在病毒学和生物学上取得的巨大进步。Plummer教授一直反对这个实验,认为它违背了科学道德。Baric教授和Gilead 科学公司认为合成的病毒可以作为原始SARS对比实验的参考,也可以作为GS-5734实验的重要实验对象。

在我的记忆中,人工繁殖新型SARS应该是国防部委托的生物武器研发项目。然而,吉利德科学公司也有他们自己的秘密计划,一旦病毒泄露和传播,他们将把GS-5734以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价格卖到世界各地。

需要澄清的是,COVID-19在当地的广泛传播不是由Gilead 科学公司或DOD故意采取的行动,而是实验泄漏的结果。2019年5月,我们的实验出现了泄漏,但直到马里兰州实验室附近的居民被感染,我们才意识到。CDC于2019年7月对其进行了监测。当我们发现我们实验室的废水处理系统存在严重问题时,为时已晚。

网络上流传的猜测事实并不完全准确,因为当时南美洲(为什么是南美洲?)流行的流感不完全是SARS-II(COVID-19),而是两种病毒同时传播。由于CDC的干扰,位于各州的前哨实验室没有对冠状病毒进行测试。

根据Baric教授的建议,我们的实验室、军方和Gilead 科学公司都不承认病毒的来源,但我们都默认中国云南省的蝙蝠是病毒的来源。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科学家参与的实验和论文已经证明了自然界的基因变异,而且SARS-l起源于中国。

COVID-19传播期间存在一些争议性问题。以确保病毒不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CDC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发起了EVENT201演习。尽管表现不尽如人意,但Baric教授认为,由于ACE2在不同种族中的分布不同,SARS-Il不会对美国白种人造成巨大伤害。这就是为什么中央情报局最终决定取消病毒传播的预警。

Baric教授、Gilead 科学公司、BlackRock (Gilead科学公司的子公司)和CDC都是整个事情的决策者。会议的所有成员都是共和党人,是美国创新办公室和Jared Kusner的下属。

然后。2019年12月是一个转折点,一名海员感染SARS-ll后继续工作,偶然将病毒密封在通过非法市场进入中国武汉海鲜市场的海鲜包装中。出乎意料的是,中国防疫部门发现了病毒,这可能要归功于他们对SARS的预防经验。否则,病毒性肺炎可能被当作细菌性肺炎来治疗,并被命名为一种新型流感而不引起足够的重视。在中国政府发现SARS-Il后,我的导师Plummer教授计划与中国科研机构分享如何利用GS-5734对抗SARS-ll,但他在从肯尼亚飞往中国的飞机上被暗杀。我得到这个消息后,不得不回到印度躲起来。

据我所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些知道真相的同事已经被杀害,还有一些人就这样消失了。所有Baric教授的下属都不敢在没有他允许的情况下表达他们的怀疑。一旦他们的怀疑被提出,他们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因为没有出版物会再接受他们的论文。

我不知道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多久,我内心感到很内疚。我不能让这么多生命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死去,所以我把它公之于众,愿主湿婆保佑你们所有人。他们当然会否认这一切,甚至否认我的身份或我的存在。他们会尽其所能杀死我。所以我会在这里说再见。再见了!我很抱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