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花前后镜, 花面交相映”这是古代女子梳妆打扮的描写,不仅要梳洗、画眉,还要对着镜子在头上戴花。随着时代发展,男人也开始打扮起来,简单一点的就是涂个润肤乳之类的护肤品,会玩的还会像女性一样描眉画唇,泰国一小伙因化成女性太逼真还顺利地逃过了兵役。年轻的男生化成“伪娘”并不少见,但你见过年过六旬还化成“老奶奶”的人吗?

2010年,山东青岛潍县路一民房着火,记者闻风而来采集新闻,不一会儿一个浓妆艳抹,扎着小辫的“奶奶”出现在眼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灭了火才走的”这句话。但仔细一看你会发现,这个奶奶其实是男扮女装的爷爷。

男扮女装的人叫刘佩麟,新闻火了之后,网友叫他“大喜哥”。他之所以男扮女装不是为了火,而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他1956年出生,但三岁的时候被亲生父母丢遗弃火车站。幸亏老天有眼,刘佩麟在鱼龙混杂的火车站被好心的养母收养。

刘佩麟小的时候,养母总是觉得他很漂亮,自己又喜欢女孩,就把他梳妆打扮成女孩,给他买漂亮的裙子和洋娃娃,刘佩麟要上学了才换上男装

刘佩麟成年后,他的终身大事成了养母最为牵挂的一件事,刘佩麟为了不让养母担心就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一个智力略有问题,带着女儿的中年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智力有问题,但心地善良,刘佩麟很满意,不久之后就结婚了,婚后对妻子和女儿都很照顾。本来以为母女俩找到刘佩麟这个靠山,她们会幸福地过一辈子,可仅过一年半,母女就离开了他。

原来,刘佩麟养母生了一场重病,刘佩麟卖掉养父留下的服装厂和养父给自己的别墅,得到的钱都给养母治病。而母亲的病却像永远填不满的黑洞,即使卖掉了服装厂和别墅,医疗费还是不够,急得刘佩麟和哥哥到处借钱,最后养母走了,积蓄没了,身上还背着18万的欠款。90年代的18万就像压在背上的泰山,而刘佩麟一个月的工资也才400元,妻子忍受不了还款压力带着女儿离婚了。

钱没了,养母和妻子都没了,更悲惨的是,刘佩麟卖别墅给养母治病的时候被买家耍了,买家付钱不肯付尾款,即使刘佩麟四处打官司也没胜诉。1998年又一坏消息降临,刘佩麟下岗了。刘佩麟下岗之后卖过报、做过牛奶小工、送过煤气,骑着三轮车送一天煤气才挣40块钱,有一次还因为自己的原因撞到了公交车,撞到遍体鳞伤,没有钱治病的他因此留下了病根。

多重压力之下的刘佩麟很想找一个情绪发泄口,他就想起穿女装,只有穿上女装才会让自己活得快乐点。就这样青岛的街头经常能看见一个化着妖娆的妆,穿着鲜艳女装的男的在马路边捡废品,他的化妆品和首饰就是在马路上捡的。

刘佩麟靠捡垃圾挣不到什么钱,有时候一碗酱油水再洒上一点葱就是一顿饭,只要挣到一点钱都会用来还债,坚持了20年,他终于把18万还清了,还完钱那一刻他说:“我没心事了”。

刘佩麟男扮女装的16年里,经常有人骂他神经病,他都记在日记里,却没有人去关心他男扮女装的原因;刘佩麟不喜欢别人叫他“大喜哥”,认为这是一种嘲讽,却没有人真的把他当回事。“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路人与其随便批判别人的人生,还不如像刘佩麟一样活出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