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地标性建筑,城市最早的立交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霁虹桥。1926年-2018年!

为什么说永别?

当一座历史建筑,被彻底拆除新建时,就已非原物!

新建的,只能叫做新桥,哪怕部分构件使用原先的。

此文仅为纪念,对与错,后人自有评判!

2015年 单机DF4D 从桥下通过进入哈站

1900年,中东铁路工程局在哈尔滨站东侧修建了一座木质跨线桥,作为沟通南岗和松花江码头之要道。

因城市发展,中东铁路当局将原有木桥改建成钢筋混凝土永久性桥梁,1926年11月28日举行落成典礼。

霁虹桥长51米,宽27.6米,花费40万卢布建成。这座中东铁路最早的大型跨线桥,由俄罗斯人符·安·巴利负责结构设计,彼·谢·斯维利道夫负责施工。

哈尔滨标志性建筑 霁虹桥

霁虹桥老照片

夕阳下的霁虹桥 连接着南岗与道里 桥的那侧就是哈尔滨站

霁虹桥两墩三孔躯横空飞架,气势恢宏;雄踞桥头两侧的方尖碑式桥头塔,威严壮美;矗立桥栏中间的四根金属铸造的花盏灯座,秀丽挺拔;20双嵌有中东铁路路徽的双翼飞轮与镂空嵌花的铁栏杆,铸造精美,把霁虹桥装点得婀娜多姿。该桥巧妙的结合地形,随坡就势,建筑与自然浑然一体。桥下混凝土桥柱上刻有四尊雄狮头像,栩栩如生。

桥下的雄狮雕塑,默默的守护了哈尔滨九十三年。

桥下独特的拱券结构

桥栏上 中东铁路飞轮样式装饰

桥面的方尖碑与灯柱

霁虹桥老明信片

霁虹桥由时任中东铁路公司理事、哈工大校长刘哲依据杜牧《阿房宫赋》中“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之名句命名题字。

2013年,霁虹桥“升级”成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按相关法律规定,霁虹桥应该依法原址原状保留。然而,因位于哈尔滨市核心地段,又处于哈尔滨火车站枢纽改造工程范围内,霁虹桥最终在哈站改造工程中彻底的拆除,新建!

原有桥梁只有四个方尖碑和部分铁质构件,装饰性构件被切割,保存。主体钢筋混凝土结构被彻底的拆除。新霁虹桥与老桥风格一致,四个方尖碑及部分原有构件,安装到新建桥梁上。

2017年秋 拆除铁轨的霁虹桥下

桥下13榀π形梁的结构

连接的新桥已经竣工,霁虹桥被逐渐瓦解。最终在2018年春彻底拆除

根据2017年国家文物局对霁虹桥保护的批示:在最大限度保护霁虹桥的基础上,为能满足4条高铁线穿越霁虹桥的需要,将霁虹桥原有(9+23+9)m三跨结构改为(11+22+11)m三跨结构,总跨度增加3m;桥长(两个桥头堡外侧距离)仍保持50.6m,桥宽仍保持28m双向6车道。同时为缓解霁虹桥交通‘瓶颈’问题新建辅桥,距霁虹桥8m,并非接续霁虹桥建设,新建辅桥对霁虹桥文物本体不产生影响。

2017年秋,通车的连接新桥与霁虹桥

霁虹桥最后的影像

方尖碑和护栏基础为钢筋混凝土整体浇筑,深入地下数十米,堪称良心工程!

桥下电气化铁路,在2002年时就已经修过桥下。

2015年 哈尔滨至齐齐哈尔动车组通过霁虹桥下 阻碍高铁通行的说法不攻自破

四个桥头方尖碑被从桥体切割,孤独的看着被逐渐肢解的桥体。

历史的对于错,让后人去评价。霁虹桥的拆除,新建,或许是一种必然。

对于这种结局,我选择沉默!希望本篇文章,能让更多人记得,在哈尔滨这片中西文化交融的土地上,曾经有一座闻名远东的桥梁!

霁虹桥已逝,它在在另一个世界,和尼古拉大教堂,老哈尔滨火车站永聚。

永别了!中东铁路哈尔滨霁虹桥!!

铁路影像工厂 以高质量影像记录城市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