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齐鲁|他号称“梁启超的影子”,却与青岛渊源颇深

2018-04-07 01:27:41 今日放猛料

梁启超(前)与梁启勋

梁启勋是梁启超的胞弟,是著名词学家、翻译家。他与梁启超同是康有为万木草堂弟子,与青岛也颇有渊源:1930年11月,梁启勋到青岛凭吊康有为墓,写下了《水龙吟·庚午重阳前四日谒南海先生墓》词一阕;在青岛他漫步海滩作诗词,游崂山写游记,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印记;1932年2月,他应杨振声邀请加盟国立青岛大学,任文学院中国文学系讲师。

文|张洪刚

梁启勋(1876—1965),字仲策,号曼殊室主人,比梁启超小三岁,因年龄相仿,二人甚为亲密。

梁启超写给梁启勋的信札

梁启勋与梁启超早年就学于康有为设立的“万木草堂”,后来两人虽各忙各的事情,但在北京时常常相聚。

1924年,梁启超夫人李蕙仙去世,梁启勋在北京全权负责营造墓园工程。1925年,梁启超在清华讲学期间,进城便住在南长街梁启勋住所。1927年,梁启勋代梁启超在北京为梁思成、林徽因主持订婚仪式。1928年10月,梁启超因病住在协和医院,梁启勋请最好的医生医治,并日夜侍候。

万木草堂

说到梁启勋与青岛的缘分,却与梁启超、梁启勋共同的恩师康有为有关。梁启勋于1893年入“万木草堂”学习。梁启勋曾在《“万木草堂”回忆》一文中回忆恩师康有为:“康先生中等身材,眼不大而有神,三十岁以前即留胡须,肤色黑,有武人气。”康有为讲学的内容,是以孔学、佛学、宋明学为体,以史学、西学为用。梁启勋曾回忆道:“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先生所讲的‘学术源流’。‘学术源流’是把儒、墨、法、道等所谓九流,以及汉代的考证学、宋代的理学等,历举其源流派别。”

保救大清皇帝会加拿大成员一览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勋组织掩护康梁等人的家属摆脱清政府的追缉,撤离至海外,后被戏称为“家属队长”。梁启勋在美留学期间,协助康有为处理保皇会经济事务,深为康有为倚重。

康有为墓

1930年9月,54岁的梁启勋亲赴青岛,凭吊康有为墓。康有为墓在李村枣儿山,墓碑立于1929年,碑高2.22米,碑面镌“南海康先生之墓”,碑阴面记其生平事迹,为吕振文撰并书。梁启勋凭吊康有为墓后,遂写下了《水龙吟·庚午重阳前四日谒南海先生墓》词一阕,其中写道:“独立苍茫,呼天不语,碧空无际。念当年杖履,森森万木,更谁识,凄凉意”,以示对先师的无限怀念。

梁启勋在青岛期间,深深喜欢上了这座风景如画、环境清幽的海滨城市。他常于晚饭后在海边漫步,更喜欢去崂山游玩,他在《劳山游记》一书中写道:“本年(1931年)三月廿九日,偕友人吴君让三,往劳山之西部。经北九水至大劳观而至。往返仅一日,且以肩奥行。殊不足以穷此山之胜,亦未足以尽余之兴。五月三日,乃于诸同事偷得四日闲,作深入劳山之约。”

梁启勋同陈季子夫妇、周建侯夫妇、孙誉清和张凤栖七人,游览了北九水、玉麟口瀑泉、太和殿、白云洞、华严寺、明霞洞、天门峰等景点。梁启勋所到之处赋诗作词,游兴甚高,他写道:“此行甚乐,又得游一名山。由西而北而东而南,一周此山矣。且阴晴云雨之山客,亦既览遍,实难得之机会也。”

康有为崂山石刻

在游览的过程中,梁启勋一行还瞻仰了康有为所作刻在癸亥摩崖上的长诗:冒雨至后山,读南海先生之癸亥摩崖。五言长古三首。起句曰“天上碧芙蓉,谁掷东海滨。”勒于一大岩石上,刻工尚佳。

1931年暮春,梁启勋把游崂山的经历写成了《劳山游记》一书,详细记载了游历崂山的经过。值得一提的是,《劳山游记》中登载了梁启勋为崂山名胜创作的《鹧鸪天·北九水道中》《八声甘州·玉鳞口飞瀑》《临江仙·太和观》《满江红·白云洞》《水调歌头·望田横岛》《清平乐·华严寺》《摸鱼儿·明霞洞》《天门谣·天门峰》《金缕曲·太清宫》等九阕词。这九阕词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部分词属于首次发现。

梁启勋与青岛的渊源还不止这些。在山东省档案馆馆藏的民国档案中,有一份1931年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的聘书,上面写道:聘梁仲策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月薪220元。梁仲策先生即是梁启勋先生。聘书的落款为“校长杨”,而这位杨校长即是国立青岛大学的校长杨振声。1931年12月,梁启勋接受了杨振声的邀请,于1932年2月到校任职,任文学院中国文学系讲师。

国立山东大学文学院师生合影

那年的2月15日,《国立青岛大学周刊》曾以《本校聘梁启勋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为题进行了报道:本校本学期聘梁启勋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梁先生清光绪年间曾在广州万木草堂受业于康有为先生。西历一九〇八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专门学校,民国元二三年主办庸言及大中华报,著有稼轩词疏证,今来本校执教,可为中国文学系同学庆也。

当时,闻一多任中文系主任、梁实秋任外文系主任,他们均毕业于清华大学,都曾是梁启超的学生。因这层关系,再加上梁启勋到校时已56岁,闻一多、梁实秋视他为师长,对他特别敬重。不过因为年龄的原因,梁启勋和梁实秋、闻一多交往并不多,他只管潜心备课、认真教书。

梁启勋不仅是词人,而且是现代重要的词学家。他在国立青大中文系讲授词学和音韵文,臧克家、丁观海等都是梁启勋的学生。

梁启勋手稿(1932年)

梁启勋正是在国立青大任职期间,开始著写《中国韵文之变化》一书。笔者曾看到过被拍卖的梁启勋《中国韵文之变化》书稿手迹一份。此手稿书于“国立青岛大学”用笺上,梁启勋在《序》处自署“二一壬申(1932年)四月二十四日始属稿”,“成于廿六年丁丑年(1937)一月七日。”可知此著作于1932年作而完成于1937年。梁启勋自叹“其间或作或辍,迄无常课,偶有所获辄援笔增补。大抵每年夏季工作较多,盖容我终日伏案者,唯暑期中而已。”

该书于1938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书名改为《中国韵文概论》,全书通过介绍《离骚》、汉赋、骈文、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的演变及其关系,讲述韵文的发展概况,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见解。其中一个重要观点是:《诗经》三百篇乃中原文学之祖,中国韵文的源头皆由此出。梁启勋说:“《诗》三百篇,是中原文学之祖,一切变化皆由此出。词的方面如骚、赋、七、骈文、律赋等,诗的方面如古乐府、五七言诗、新乐府、词、曲等源于三百篇。”

1932年7月,梁启勋离开国立青岛大学,后在北京交通大学、北平铁道管理学院任教。1938年曾投入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做过一些党的地下工作。

(人文齐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