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年6月,郑芝龙在福州拥立了唐王朱聿键,史称隆武帝。隆武帝出身疏藩,但是其却不同于一般的藩王,隆武帝身怀救国大志,想凭一己之力恢复大明江山,无奈手握兵权的郑芝龙根本不愿意配合,最终隆武帝只能虚耗光阴,看着清军不断的蚕食大明残存的山河。

隆武帝

1646年8月,清军突破了浙江、福建交界的仙霞关,清廷派使者黄熙胤招抚福建,黄是福建晋江人,与郑芝龙是同乡,有意降清的郑芝龙派出使者暗中与其接洽投降事宜。

没过多久,福建汀州、漳州相继投降清朝,福建几乎全部被清军占领,唯有安平尚在郑芝龙的控制之下,郑军军容整齐,战舰齐备,拥有者远东地区当时最为强大的水师,但是此时的郑芝龙虽然坐拥大军,但是已经全无抗清之志,一心想着投降清朝。

1646年10月形势图

但是由于之前派出的使者尚未与清军接洽到,所以一时间郑芝龙也不敢妄动。但是郑芝龙对于降清一事信心满满,因为他认为此前自己将仙霞关的守兵全部撤走,没有向清军发射一箭一炮,让清军得以顺利进入福建境内,这对于清军来说是一大功,而且两广也尚在隆武朝的控制之下,如果他能投降,清朝应授予他两广总督之职。

后来清廷又派与郑芝龙有深交的乡绅郭必昌前去劝降,郑芝龙对着好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不是我不想忠于大清朝,只是担心自己之前立唐王为帝,大清会怪罪于我。”正在双方正在谈判之时,按捺不住的清军前线将领又对郑芝龙的基地安平步步紧逼,郑芝龙十分恼怒,对清军使者说:“既然想招降,为何还以大军相逼?”

郑芝龙

为了表示对郑芝龙的诚意,清军统帅下令撤军三十里,同时还命使者持书信前去告知郑芝龙,大意是:“清廷对于郑芝龙立唐王之事并不介怀,反而认为这是郑芝龙忠勇的表现。郑时为明臣,自当竭力奉主以尽人事,但是天命不可违,此时弃暗投明也不失为英雄豪杰。”而且在书信中还许给郑芝龙以“闽广总督”之职,这无疑是对郑芝龙最大的诱惑。

但是,郑芝龙的子弟——郑成功、郑鸿魁等人均劝郑芝龙不要轻信清廷的许诺,劝其不要轻易离开军队,否则很有可能被清军挟持。但是此时的郑芝龙已经被清军的许诺给深深的迷惑了,而且其自恃拥有大军在手,清军不敢轻举妄动。于是,郑芝龙仅带了数百侍卫来到福州,觐见清军在福建的最高统领博洛贝勒,二人初见相谈甚欢,晚上酒宴过后,贝勒邀郑芝龙留宿军中,而郑的随身亲军则被隔离在军营之外。

郑成功

半夜时分,清军突然放炮拔营,全军向北移动,郑芝龙也被裹挟而去,郑芝龙的亲军面对实力强大的清军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军带着郑芝龙向北而去。就这样,郑芝龙被清军带到了北京,面见了顺治皇帝,但是之前许诺的闽广总督却迟迟不能兑现,此后只能待在北京做了一只笼中鸟,最后还因招降郑成功不成被杀。

清军大营

眼见郑芝龙被掳入京,原本就无意与清军和谈的郑鸿魁、郑成功和郑彩率军队入海,在福建沿海一带坚持抗清,成了东南沿海牵制清军的主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