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白姑娘

她美,美得天生丽质自难弃,她媚,媚得回眸一笑百媚生。世人皆言她是红颜祸水,因了她,那大唐盛世狼烟四起,繁华不再。

历史对于女子,总是莫名的多了一份苛责。

她生来倾国倾城,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那人一眼,一道圣旨便从天而降,朝夕之间,她被选在了君王侧,从寿王妃,变成了万人敬仰的贵妃。

杨贵妃剧照

这一切的发生,并不是她一介女子能左右的,她只是爱上了一个人罢了,可是自始自终,黎民百姓议论纷纷,朝堂众臣屡次谏言,多的,都是对她的责难,没有人敢直言一句君王的不是。

皇家家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唾弃她不守妇道,自古女子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哪里来的改嫁一说。也有人翻着白眼,撇着嘴碎碎念着,自古帝王多薄情,这份宠爱,撑不了多久的。更多的人,其实是艳羡,羡慕上天待她如此宽厚,给了她倾世容颜,亦给了她诸多好运。

落入爱情城池中的男男女女,无论身份多么高贵,最后都是一般的模样。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他深情款款,向她许下承诺,在天愿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他是这天下的主人,为了大唐子民日夜操劳,如今只是爱上了一个女子,想和她日日厮守,又有什么错。

杨贵妃与唐明皇剧照

那一刻,他不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君王,只是深爱她的普通男子,想把天下最好的东西都呈现给她,愿美人倾城一笑。于是便有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的君王带笑看,于是便有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人人都说玉环幸运,三千宠爱集一身,这样的被爱过,纵是死,也是幸福的。细思想来,其实唐玄宗才是那个幸运的人,在有生之年,能够遇见杨玉环这样真性情的女子,她不管他是什么陛下万岁,声声唤他作三郎。不是君,只是夫,她一人的夫君。

如若没有安史之乱,千年以后,他们也会是史书中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吧。可是历史多么残忍,硬生生的给这如花女子安上了“红颜祸水”的名。面对死亡,何止帝王薄情。似乎杀了她,大唐便会自此太平,一如从前一般的强盛。风雨飘摇之时,自命不凡的男人们,需要用一个女子的死,来慰藉他们不安的心。

安史之乱

泪眼婆娑,她的三郎蹒跚而来,“玉环,六军不发无奈何啊。”六尺白绫赐予她,果真应验了那句自古红颜多薄命。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可是,当真是就不得吗?那么当初何必许她生死不相弃的诺言。

只要他有,只要她要,那便都愿给她。如今,她要他大唐盛世来换取性命,他却又一道圣旨,结束了她所有的期许。宁负红颜,不负天下。如若天下苍生的命运,一个女子便能决定,那要这君王何用,要这赋税而养的六军,又有何用。

马嵬坡兵变,杨贵妃被吊死

婉转峨眉马前死,曾经为她描眉化妆的男人,连委地的花细都来不及收拾,便仓皇而逃。昔日的誓言依旧声声回荡,许下的承诺如若背叛,定会在后来的某一日,叫人以另外一种方式,连本带利的偿还。

千年之后,读白乐天的《长恨歌》,唐玄宗真的那么爱杨贵妃吗?只怕是这伟大的诗人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解读那“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爱恋。他看见了玄宗的无奈,看见了日后玄宗的悔恨和悲伤。于是悠悠感慨,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入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垂泪。

杨贵妃与唐明皇剧照

只是帝王心,寂寞又如何,自己种下的孽果,必然要他亲自品尝,一遍一遍的痛过之后,才能体会峨眉马前,她的泪。

如果只是平凡女子,未曾一朝选在君王侧,或许这杨家初长成的女子,会嫁给一个平常男人,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没有荣华富贵,也不会平白担了那“祸国殃民”的名。可是偏偏,她的丈夫是君王,他不仅仅是夫,还是君,天下人的君王。

在死亡降至的那一刻,贵妃定是身心俱痛吧。她是否已然后悔,后悔自己拥有倾国的容颜,倾城的舞姿。

然而,她只是一个女子,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女子,只能在深夜偷偷流泪,等待死亡的来临。他要她生,她便死不得,他的霓裳羽衣曲还需要她的缓歌慢舞方能流芳百世,如今他要她死,她便不能多活一刻,他的性命,需要她的死才能延续。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怕是那被伤透了心的女子,只求来生不相识吧。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一曲《长恨歌》,歌不尽的帝王情,红颜劫。

悲,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