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一个朝代到了末期,都会出一些奸臣,正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而南明(1644年到1662年)作为明朝延续的一个特殊历史时期,朝堂之上更是乌烟瘴气,妖孽满堂。

1644年4月

福王朱由崧本来作为神宗皇帝的亲孙子,享有着天然的皇位继承权,但是东林党曾经与朱由崧的父亲老福王有过过节,所以出于私心东林党对福王的继位横加阻拦,无奈之下,福王朱由崧不得不借助于江北四镇拥立自己做了皇帝,这就是弘光皇帝,而江北四镇的上司凤阳总督马世英则成了弘光朝的首辅,注意这是第一个大奸臣。

马世英

马世英上台之后,引出了第二个大奸臣——阮大铖。阮大铖和马世英原是故交,而阮大铖因为在天启年间附逆魏忠贤,在崇祯朝被打入“阉党”集团,被崇祯皇帝钦定为“永不录用”,因此阮大铖无奈混迹于南京,其间他也尝试过通过贿赂谋取官位,但是无奈其阉党名头太响,不能录取,无奈之下只得让马世英替代自己,马世英的凤阳总督就是阮大铖帮忙花钱买下来的。

阮大铖

谁知道时来运转,阮大铖之前的一笔无奈之下的投资,居然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弘光帝即位后,马世英成了当朝首辅,朝廷的第一号红人,所以阮大铖就跟着沾光了,因为崇祯皇帝已经是过去式了,所以也没人再去管什么“永不录用”了,最终阮大铖成了兵部右侍郎,后来一步步做到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而阮大铖此人品性太坏,上台之后立即对当年打压他的东林党大肆报复,搅得朝局不得安宁。

在这两位大奸臣的折腾下,弘光朝坚持了一年,就被清军击垮了,实际上清军从三月份才从北方南下攻打南明,五月初十弘光君臣出逃,最终弘光帝被俘,而马世英、阮大铖等人则逃到了浙江。二人依附于浙江的潞王,不久潞王也投降清朝。

1645年6月形势图

马世英和阮大铖此时尚有数千残兵败将,他们打算继续难逃,从浙江进入福建追随已经在福州监国的唐王朱聿键(后来登基称帝,史称隆武帝)。但是,隆武帝知道二人乃大奸臣,于是不让此二人入关。所以阮大铖回头投降了清朝,而马世英则不愿投降,但又无路可逃,于是到了台州一个寺庙里出家为僧,但是之后仍然被清军搜捕抓获。

隆武帝

但是之后二人的命运更加悲惨,阮大铖并没有因为投降了清朝而得以善终,据《明季南略》记载,清军在八月二十四日从隆武帝留下的文件中找到了一件阮大铖和马世英给隆武帝的“请驾出关为内应疏”,更加关键的是此疏上奏的时间是在阮大铖投降清朝之后,那就是脚踩两条船了,所以清廷打算严惩阮大铖和马世英。

得知消息的阮大铖当时正在山上游玩,知道清廷即将对自己下手之后吓得跳下山崖自尽了,但是即使这样也没能逃避惩罚,清廷找到阮大铖的尸体,戮尸斩首示众。而马世英则在延平城下被一并斩首,家眷一百多口则被赐给大兵们为奴为婢。

不过,关于阮大铖的下场,史书上还有另一种说法,说阮大铖在随清军翻越仙霞关进入福建时,在山顶劳累而死。马世英在最后时刻还算有点骨气,削发为僧没有主动降清,而阮大铖则是厚颜无耻,不过投降清军之后还是被杀,可见其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