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4年三月十八日,大顺军攻破北京外城,这距大顺军包围北京外城才过去了仅仅一天。一天之前,崇祯皇帝还是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还在尽力维持着这个庞大的帝国不被内忧外患所击倒,但是,崇祯皇帝还是迎来了这一天。

北京城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大军抵达北京城,包围北京城。这一天,崇祯皇帝还是照常上了早朝,召集文武大臣商议对策,朝会上崇祯皇帝黯然落泪,而诸位大臣也沉默无语,只能陪着皇帝默默流泪。也有一些大臣议论纷纷,提出一些主张,但是崇祯皇帝都不置可否,而是用手指蘸水在御案上写下了十二个大字:“文武官个个可杀,百姓不可杀。”可见,崇祯皇帝至死也觉得不是自己的错,是大臣们让他亡了国。

崇祯皇帝

没多久,下令打开西直门,将涌到北京城外避难的难民们放入城内,到早上九、十点钟时,看到远方尘土飞扬,守城的太监赶忙派出哨骑前去查看,过了一会,哨骑回报:“是对方的哨骑。”到了中午的时候,门外来了五六十个骑兵,直冲西直门而来,还高呼开门,守城官兵这才发现原来这些人是大顺军的骑兵,李自成的大军终于真的来了。

大顺军

守城士兵赶紧对来到城下的大顺军骑兵开炮,一下子打死了二十多个骑兵,但是难民也遭了殃,死伤数十人,然后守城官兵手忙脚乱的关上了城门。不一会儿,大顺军的大部队就杀到了城下,开始攻击平则、彰义等门。

攻城

没多久,城外的三大营就均溃散,反而给大顺军留下了许多大炮,大顺军调转炮头轰击城墙,而守城官兵有几个月都没有发饷了,所以士气不振,而京师守军之中吃空饷者也不在少数,所以导致真正能够上城守城者寥寥可数,根本不能够形成有效的防御。

城外炮声隆隆,城内则是人心惶惶,文官们束手无策,只能互相凑在一起自我安慰。而一些大臣则守着崇祯皇帝焦急的等着外面的战况。奉命守卫京城的襄城伯李国桢骑马赶到宫内求见,内侍看到李国桢浑身衣衫不整,还呵斥其不注意礼仪,没想到被李国桢反呛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么多?就算君臣还能再见,恐怕也见不了几次了。”

不久,崇祯皇帝即召见李国桢询问战况,李国桢痛哭回报:“守城官兵不用命啊,没办法了。”听后,崇祯皇帝又发表了一遍他的名言——“诸臣误朕至此。”可见,崇祯皇帝还是将亡国的责任推到了大臣们的头上。而满殿的文武大臣们也面面相觑,找不到办法,于是大家痛哭一场,崇祯回宫,大臣们也纷纷回家了。

崇祯皇帝束手无策

以上就是李自成大军围困北京城的第一天,崇祯和大臣们束手无策,此时的崇祯皇帝不但没有醒悟,反而愈发的将亡国之罪推卸到大臣的头上,可见其到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应该为亡国负责,“崇祯非亡国之君”,从他最后一天的表现来看,这句话还真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