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夏洛茨维尔暴乱:川普态度含糊,是在回避什么?

2017-08-15 08:57:22 90018BH7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导读】8.12,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发生暴乱事件,特朗普在第一时间回应时称“许多方”都应为此事负责。8.14,在暴乱发生两天后,特朗普在面临严厉批评的压力下,终于对3K党、新纳粹和白人至上主义者表示谴责。

特朗普总统一贯是一个坦率表达自己想法的人,但是在谈论白人种族主义者、新纳粹和右派活跃分子的暴力行径时,他不得不小心谨慎,毕竟这些人中不乏特朗普的支持者。在连续几日就朝鲜问题和国会共和党缺点与新闻媒体进行大量互动后,特朗普于周六(12日)谴责了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暴乱活动。然而两党的评论家均认为他的言辞含糊,态度暧昧。

特朗普在他位于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的高尔夫度假村接受了一次简单而别扭的记者采访,并呼吁终止暴力。然而,他是唯一一个把导致一个人死亡的“仇恨、偏执和暴力”归结为“多方面因素”的国家政治人物。

在大多数情况下,共和党领袖和特朗普的其他盟友对于特朗普连续数月在推特上发表的情绪激昂或是充满愤怒的推文都选择了保持沉默,但最近他们不再对此视而不见。周六(13日),他们中的小部分人批评特朗普对夏洛茨维尔的回应并不充分。

“总统先生——我们必须把他称为魔鬼。”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加德纳(Cory Gardner),共和党众议院全国委员会监督人,在他的推特中这样写到。

“发动暴乱的人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而这是一次发生在国内的恐怖事件。”他在同一条推文中加到。他的许多同事也是这样描述此次暴乱的。

科里推特原文

麦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前阿肯色州州长、现任白宫新闻主任及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之父并没有直接批评特朗普的言论,但他称参与夏洛茨维尔暴乱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为“魔鬼”。

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总统这么做只是因为不愿意失去那些较为偏执的白人支持者。总统坚定地否认了关于他拥有任何种族或民族仇恨的说法,他总是拿他信仰犹太教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他改信犹太教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作为例子说明自己对种族、宗教的包容性。

在12日,特朗普发推强调他的包容性

“我们必须记住这个事实:不管我们的肤色、信仰或政党,我们都坚持美国至上”。在推文中,特朗普总统沿用了他的竞选口号“美国至上”。

特朗普推特原文

但是和特朗普在他周六发表的其他推文一样,这篇推文只字未提夏洛茨维尔暴乱是白人种族主义者发起的,他们高举反犹太人标语牌,挥舞着邦联战旗、火炬和一些特朗普竞选标语牌。

特朗普总统曾于1989年在《纽约时报》买下全页广告呼吁判处五位被指控强奸白人妇女的黑人男孩死刑,而五位男孩最终被判无罪。而他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因为种族问题而受到较大争议。他常常愤怒地表示任何人都可以指责他带有偏见。

在2016年9月的一次访谈中,特朗普先生说:“我是你遇到过的最没有种族歧视的人。”这句话他在二月举行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中也重复了很多次。

在12日的讲话中,特朗普总统说他和他的团队“密切关注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恶性事件”,他还试图把此次暴力事件形容为困扰两党已久的瘟疫。“在美国,这样的问题由来已久,”他说,“这不是特朗普时期才有的,也不是奥巴马时期才有的。

尽管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指责特朗普态度过于含糊,杜克先生(美国白人主义者、前3K党成员)是特朗普评论家中少有的认为特朗普对于此事发表过多言论的人。“我建议你好好从镜子里看看自己并记住是白人把你送上总统这一位置的,而不是那些激进的左翼分子。”在特朗普发推后不久,他在推特上这样写道。

3K党前任领袖大卫·杜克推文

“夏洛茨维尔的暴力和伤亡撼动了美国法律和正义,“司法部长杰夫·塞森斯在一份声明中称,”当类似的基于仇恨、偏执的暴乱事件发生,他们违背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不可容忍的。”

尽管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妮娅和数位公众人物都谴责了此次暴行,12日上午特朗普对于此事一直保持沉默。

梅拉妮娅在她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写道:“我们的国家鼓励言论自由,但是让我们谈论此事时不要心怀仇恨。任何暴行都不会有好的结果。#夏洛茨维尔。”

保罗·莱恩的推特则更为直白。“夏洛茨维尔的景象让人感到反感。它促使美国同胞团结起来反对这类暴行。”在弗吉尼亚州州长特里·麦考利夫宣布夏洛茨维尔进入紧急状态后不久, 他发布了这篇推文。

图片来源:推特、百度图片

编辑/任珂

翻译/杨紫

校对/姜凯淇

排版/董一

译文有删减,原文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