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屯粮?越南、俄罗斯等禁止出口粮食,近日恶劣天气又来袭

2020-04-11 18:32:57 互联网放大镜

编者按:此次新冠状病毒来袭可谓祸不单行,在多国疫情处于爆发之期,相关的产粮国尤其是出口粮食国博也进行了一些政策上的限制,比如包括越南,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甚至是塞尔维亚,都宣布了某些农作物的出口限制,其中越南限制出口大米,哈萨克斯坦则限制出口多种粮食,尤其是小麦,塞尔维亚俄罗斯则是限制出口葵花籽油包括大豆,而这也造成了国内相当一部分民众的恐慌,抢粮大战甚至已经出现在超市之中,那么相比来看中国的粮食真的会出现危机吗?

粮食危机,才是大事

事实上,无论是此次疫情所带来的损失,还是天灾人祸等等无法抗拒的因素,最终所造成的结果仍然是有限的。这个有限的意思前提是保住绝大多数人的性命,同时保住了绝大多数的粮食,那么整个世界的繁荣恢复其实在未来是可期的,也就意味着它始终处于一个缓慢上升的趋势,并不会因此急转直下带来全球性的危机。但一旦粮食出现了问题才是最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这也是为什么此前非洲蝗灾来袭之后,相当一部分国家都感觉到紧张,这其中非洲包括东南亚以及中亚的地区尤为严重,当非洲蝗虫跨越地中海来到中亚一些国家之后,将会给这一片地区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让本来就并不充足的粮食供应遭受重创。

回顾我们几千年的历史之中,粮食危机也出现的颇为频繁,甚至在建国之后三年自然灾害所导致的粮食危机,让老一辈人现在谈起来仍然是觉非常惶恐,粮食所带来的危机要比任何冲击都更直接,所以保障粮食的安全成为现代政府的首要任务,甚至是绝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比如伊朗在受到美国制裁之后,国内的物价甚至是整个经济环境都遭到了非常严重的冲击,但伊朗的主食馕是不允许涨价的,很少的钱就可以买到相当之大的馕,完全够一个人一天的食量,中国也是早早的划定了18亿亩耕地的红线,这个红线无论是任何理由都不得冲击,一步也不能退让。

所以在多国出现疫情封锁国家之后,粮食的出口也确实成了问题,比如越南禁止出口大米,俄罗斯禁止出口大豆,哈萨克斯坦禁止出口小麦,面粉,胡萝卜、糖和马铃薯,连塞尔维亚都禁止出口葵花籽油,最近一段时间又有多个国家加入到了暂停出口的行列,而且从本质上来说,疫情的结束至少要到今年的夏天,也就是6~7月份才会有一个明显的解封状况,这更糟糕的情况是直到六七月份国际的疫情还未能完全平稳,那这样的代价确实比较严重,对于那些依靠国际粮食进口的国家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次比新冠状病毒更大的灾难。

中国的粮食够吃吗?

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粮食安全绝对是战略级的定位,当然与14亿人口对应的还有我们庞大的可耕地面积,2008年中国统计年鉴公布,我国可耕地面积为18.26亿亩,到最近几年2014年公布我国2012年的耕地面积为15.978亿亩,这与2005年所制定的18亿亩耕地红线确实有了一些差距,但从本质上来说,18亿亩耕地的红线只是追求安全面积,但并不能保证所有的农业用地都能够种植上粮食,这在最近几年也是一个颇为头疼的问题,毕竟粮食的单价包括其收益,相比于工业甚至是轻工业以及服务行业来说都要少太多,农村如今的可耕地几乎都是由中老年人管理,所以这在未来,确实将会面临比较严峻的一个问题,但在当下来看,这接近16亿亩的耕地仍然是能够满足国内超过95%的粮食供应。

就目前官方的数据来看,印度、泰国,越南、巴基斯坦这4个国家出口的大米占总量的70%,而越南占据了14.5%,俄罗斯,美国,欧盟,加拿大,乌克兰占据小麦出口总量的72.8%,也就是说印度越南等等禁止出口大米总量短时间内会有一小部分的冲击,但长期来看并不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对于中国来说,目前小麦产量维持在1.3亿吨到1.4亿吨,保持了相当多的年头,同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已经达到了95%,进口的小麦包括水稻量也只占据很小的比重,唯一受到影响的其实是国内的大豆。相比于美国巴西等等国家来说,国内种植大豆的成本较高,最终造成单价上升会导致整个产业链的价格上涨,所以进口大豆成为国内目前进口最多的粮食种类,每年将会进口超过8000万吨左右。

与此同时除了国内粮食年产量能够供给95%的粮食之外,国内的粮食储存量其实也完全够中国居民消费,我们知道最近几年国家储备粮一直在去存储,原因就在于丰收所导致的粮食储存量骤增,这就会造成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推出乙醇汽油或者是饲料等等来去除一些粮食的库存。中国目前的大米库存超过了1.1亿吨,可以满足国内人民9个多月的食量,这还不包括一些玉米等等,即便是近日极端天气的危急,也并不能够影响中原包括华东华南地区大面积的耕地!

库存之外,还有其他解决方案吗?

除了储备粮之外,国内的粮食种植并没有受到影响,比如小麦早在去年秋末就已经完成种植,而水稻则是在清明节前后完成播种,此时疫情都已经到了解控的阶段,对这两大主粮的种植均未受到影响,而相当一部分地区由于近日的极端天气,可能会受到倒春寒的影响,比如冰雹,大雪等等可能会造成减产,但对于整体的粮食种植地区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对于国内的粮食状况来说,除非未来2~3个月之内出现罕见的极端的天气,比如大旱等等,粮食产量基本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所以后续的粮食供应是相对比较充足的。

如果一旦出现粮食减产的风险,又遇到国际粮食禁止出口的风波,那么储存量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就像去年用战略储备肉来调控猪肉价格一样,粮食的价格调控一定是更加强硬同时又严厉的,这毕竟是涉及到国内粮食安全的战略问题,除此之外,国内民众目前的饮食结构其实已经出现了很大的转变,从小麦大米逐渐过渡到肉类蛋白质占据相当一部分比重,加上蔬菜水果等等,其实饮食结构的改变才是粮食需求量最终的改变。

当然一旦这解决方案都失控之后,其实还有袁隆平研究的超级水稻可以作为补充,我们知道超级水稻所追求的是极致的产量,而并不注重口感味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批评袁隆平所研发的超级水稻口感,味道都更差。可这样的粮食种类其实恰恰是最能够首先用来被解决粮食危机的,一旦出现大面积的减产,甚至是国际范围内的粮食禁运,可以短时间内在水稻种植地区推广和种植超级水稻,当年的产量相比于普通水稻来说,甚至直接能够满足国内的粮食需求,而在粮食危机发生的过程之中,口感已经不是非常重要的。

屯粮大可不必

而目前,由于谣言的四散,甚至是添油加醋的宣传,导致了国内一部分民众开始囤积粮食,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看,粮食对于老一辈人来说,占据着重中之重的地步,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而且他们所经历建国前后的那个年代,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对于粮食有着无与伦比的敬畏之心,但以目前国内的粮食储存来说,这样的做法显然是大可不必。

国内粮食的储备连年增高,原因就在于国际的粮价要远高于国内的粮食,这就造成大量的企业长期从国外进口,而政府为了保持国内的粮食种植以及刺激农民的积极性,一直用高于市场价格来收购粮食,让国内的储存量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2015年国家粮食局在相关的报告之中表示目前我国粮食库存达到新高,各类粮油仓储企业储存的粮食数量之大,前所未有储存在露天和简易存储设施中的国家政策,粮食数量之多也前所未有。

即便是经过了三四年的去存储化,国内的储备量仍然是要远高于国际的安全标准,按照国际的标准来说,国内的储备量达到三个月左右,其实就已经能够抵御风险。而我们国家的大米储备量已经超过了9个月达到1.1亿吨。

当然主要的粮食结构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以大豆玉米等等为主的副粮很有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冲击,比如国内的大豆进口,大多源于美国巴西这两个市场。目前美国和巴西都遭受这疫情的严重影响,在4月到6月这期间大豆很有可能会遭受比较严重的冲击,但6月之后疫情结束,美国大豆包括巴西大豆最大的市场仍然还是中国市场。

对于国际粮食形势而言,今年势必会遭受诸多冲击,无论是非洲沙蝗第二轮甚至是6月份第三轮的攻击,还是冠状病毒疫情的持续扩散导致产粮国的禁止出口,这都会加剧非洲地区包括中亚地区本来就不富裕的粮食供应。而从此次事件来看,保持18亿亩耕地的红线以及增加粮食储备完全是有必要的,在这一方面无论投入多大的资金,都是切切实实在保障14亿人的生命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