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好莱坞最后的电影巨星

2019-07-23 11:05:25 影老板

本文字数:2289 | 阅读时间:约4分钟

1997年11月,距离《泰坦尼克号》在美国上映还有6周多时间,20世纪福克斯便在在东京电影节上推出了这部电影,希望能在尚未开发的亚洲市场引发一些早期轰动。派拉蒙影业首席执行长吉姆吉安诺普洛斯当时在福克斯负责国际发行,他预计影院会很拥挤。毕竟,这部电影里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1996年上映的电影《罗密欧与朱丽叶》也有他,然后这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1.48亿美元的票房收入中其中69%来自海外,迪卡普里奥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很高的人气。但《泰坦尼克号》的日本首航犹如当年披头士所带来的狂热。

1997年日本首映典礼上,迪卡普里奥与卡梅隆

“这是一场混战。东京的首映影院所在的整个街区基本上都关闭了,粉丝们都出来看莱昂纳多。在《罗密欧与朱丽叶》后,他是万人迷,但在《泰坦尼克》中,他成为了纳西索斯(希腊神话中著名的美男子,令万千女人着魔)。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一部电影在世界上每个国家的票房都遥遥领先!”吉姆事后说。

那场狂热过去22年后,迪卡普里奥仍然是一位全球电影明星,他的持续强大的票房能力和赞誉使他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事实上,他可以说是电影界仅存的一位全球巨星。在这个行业里,一群演员经常穿着氨纶服装,或者挥舞着光剑或者法杖,为最新的10亿美元票房摇旗叫好,但却被这个系列电影受众之外的观众所忽视。当好莱坞一众明星们纷纷寻找各种宇宙投靠获取长期饭票的时候,迪卡普里奥依旧不为所动,因为他的知名度依旧独树一帜,独自一人坐在好莱坞万神之巅。

在凭借影片《荒野猎人》拿下奥卡斯影帝之后,离开大银幕四年的迪卡普里奥将于7月26日携索尼出品的《好莱坞往事》重返美国大银幕。这部由昆汀塔伦蒂诺执导的影片是对曼森谋杀案的另一种解读。

塔伦蒂诺说:“我喜欢里奥的一点是,他不会一年拍两部电影。”“他有点特立独行,就像70年代的阿尔·帕西诺和罗伯特·德尼罗一样,他们并不是刻意想一年只拍一部电影,他们只是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所以只要他们想做这件事,就一定做得很好。”

“换句话说,在这个品牌IP横行的时代,迪卡普里奥自己成为了一个“卓越”的IP”,索尼电影公司首席执行官汤姆罗斯曼表示,“如今这个行业的“IP”通常指的是漫威、DC或卢卡斯,而迪卡普里奥与他们一样有吸引观众进入影院的魔力。”

迪卡普里奥早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前就登上了演员的顶峰。一部《成长的烦恼》让他家喻户晓,后来19岁的他与强尼·德普合作主演了《不一样的天空》,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在经历了《泰坦尼克号》的空前成功后,迪卡普里奥做出了选择,定义了他自己职业生涯未来的二十年:不再以大片为准,青睐题材性影片,与好莱坞的类型片导演合作。随后与马丁·斯科塞斯合作的五部影片《纽约黑帮》、《飞行家》、《无间道行者》、《禁闭岛》和《华尔街之狼》,与巴兹·鲁曼合作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塔伦蒂诺合作《被解放的姜戈》以及即将上映的《好莱坞往事》。

塔伦蒂诺第一次遇见迪卡普里奥是在1993年《真实罗曼史》的首映式上。塔伦蒂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告诉我,他觉得我的剧本真的很棒。”然后他们随意地讨论了合作的问题,直到2009年的《无耻混蛋》上差点达成一致。最终,他们花了近20年时间才在2012年上映的《被解放的姜戈》达成合作。

当现代明星们争相通过社交媒体和跨越所有平台的不间断工作来保持持续的存在感时,迪卡普里奥作为一名演员却坚持在电影上表演,自1992年出演《成长的烦恼》以来,他就没有在小银幕上表演过。他没有使用推特进行自我宣传,而是向他的1,910万粉丝提供关于沃拉尼部落保护、亚马逊免受石油开采或推广素食汉堡的最新消息。

在镜头之外,迪卡普里奥一直保持着一种精心营造的神秘感。迪卡普里奥很少谈论他的个人生活,甚至他的职业生涯,通常只与导演合作宣传一部电影。尽管他是世界上曝光率最高的男性之一,在纽约骑着花旗的自行车,或者和超级名模们一起玩电子烟,但人们对他的日常生活知之甚少。

如果他犯过错误,那就是和里扎·阿齐兹纠缠在一起了。里扎·阿齐兹为《华尔街之狼》提供了资金。随后今年1月,迪卡普里奥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听证会上做了闭门证词,这是美国调查一起涉资数十亿美元的马来西亚腐败丑闻所致。今年6月,阿齐兹在马来西亚被捕,被控从一个国家投资基金洗钱2.48亿美元,并将资金转入了为《华尔街之狼》提供资金的基金。迪卡普里奥是否会被卷入任何审判还有待观察。不管怎样,洗钱事件似乎对迪卡普里奥在好莱坞的地位没有什么影响。

《被解放的姜戈》制片人史黛西·谢尔从迪卡普里奥十几岁时就认识他了,她说迪卡普里奥的表演能力并非天赋。她用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定律来表示小李子的努力:“他虽然表演任何角色毫不费力,但在这背后他花费的时间比‘一万个小时’多得多。”

《好莱坞往事》制片人香农·麦金托什说:“只有一个场景让迪卡普里奥产生了恐惧,尽管是短暂的:在影片中,迪卡普里奥要在一个名为《Hullabaloo》的滑稽综艺节目上唱歌和跳舞。迪卡普里奥拦住我说: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歌手。一个星期后我要怎么唱这首歌?但一个星期后,他变得无所畏惧。自然地站起来做完了这个让他不习惯做的事情。”

接下来,迪卡普里奥将与斯科塞斯在合作拍摄《花月杀手》(消息人士称,薪资和预算谈判正处于关键时刻)。这部电影记录了联邦调查局对俄克拉荷马州20世纪20年代一系列谋杀案的调查。而如果没有迪卡普里奥的参与,这部电影可能永远不会在电影工作室制作。吉安诺普洛斯说:“我钦佩这样一个事实,在所有这些名气、所有这些成功中,他一直保持着他的友谊、他的人际关系、他与父母的亲密关系。”“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好莱坞可以改变人,但它真的没有改变李奥。”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