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风云》内幕:导演和出品方反目成仇,究竟谁在胁迫谁?

网络大电影 04-18 07:25

最近,《西北风云》票房扑了,上映5天票房刚破300万。但在票房之外,却因为导演和出品方的互相撕逼,火了!

事件的起因是,导演黄璜发文表示,他对电影上映一事毫不知情,2014年电影因为中间资金中断过所以没拍完,他想补拍但再没机会,出品方瞒着他找人重剪后上映;他作为导演至今没拿到任何酬劳,并公开呼吁大家抵制自己的这部院线处女作,因为他是“一个想取消署名都找不到相关负责人的替罪羊”……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青年导演遭资本玩弄”、“亲手带大的娃被别人拐走”的悲惨故事。但从新浪娱乐走访出品公司后发表的采访文章来看,却是另一个迥然不同的版本——当年因剧组没钱停工10天,导演产生强烈的反抗情绪,“煽动剧组人闹事,带着几个彪形大汉看着我当场签了继续让他拍的协议”、“黄璜曾威胁说要带人去李总老家打断他的腿,吓得他春节都没敢回去”、“他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白眼狼”。

其间经历了导演和出品两套摄制班底的“夺权大战”、电影还没拍完就杀青、甚至赶走主演……导演和出品方在拍摄时就已经互相撕逼,反目成仇,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远比电影情节狗血得多!

《西北风云》主演余男

这场撕逼的主要人员:导演VS三位投资人

黄璜:《西北风云》编剧、导演

李士群:《西北风云》项目的第一个投资人,电影海报上的署名是“制片人”,之前在老家是黄璜父亲的同事,下文简称李总;

梁仲军:华影亿时代国际影业(北京)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李总早期邀请到的投资者之一,同样署名为该片“制片人”,下文简称梁总;

陈彤:(海报上显示为陈锦鸿),千易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剧组没钱后被李总拉来“救火”的最后一位投资人,也是海报上唯一的“出品人”,下文简称陈总。

一、撕破脸皮:开机15天,剧组没钱了!

其实《西北风云》投资人李总和黄璜导演还颇有渊源,李总过去在老家曾是黄璜父亲的手下职员,后来辞职去北京,黄璜父亲便托他多关照一下黄璜。

所以最开始,黄璜有剧本,李总要投资,还拉来了梁总,一切都其乐融融。

其间李总还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制片人班上的陈总,也想拉陈总投资,前后三次游说,但陈总认为这个剧本“题材平庸,情节没有起伏”,就拒绝了。(开机15天后剧组没钱了,李总再次来恳切地请求陈总“救火”,陈总才出于仗义答应了,这是后话。)

《西北风云》余男和任达华

导演有了,演员有了,还需要一个制片人。

梁总经人介绍,推荐了一位同样年轻的制片人过来,结果导演和制片人一见面,两个投资人才知道,原来他俩是北电的同学,还是一个足球队的,彼此很熟。

当时投资人也觉得有点忌讳,但看在两个年轻小伙子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拍好的份上,也就相信了他们。

两人牵头搭建起剧组各个部门,找来的大部分都是他们北电的同学,一切准备就绪。

12月26日开机当天,据投资人描述,他们到了现场,看见剧组浩浩荡荡一百多号人。

投资人:“光司机就有60个”,“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导演说用。

投资人也只好说,“我是不懂,那你自己把握好。”

李总回忆道,一开始黄璜是干劲十足的,确实想把电影拍好。但到了1月10号的时候,突然一个消息震惊了导演,更震惊了片方:剧组没钱了!

一个建立在各种人际关系基础之上的剧组,开机不到两星期便在真金白银面前全盘崩塌,首先是制片人和出品方撕破了脸。

二、雪上加霜:1200万蒸发,剧组停工10天!

《西北风云》最初的预算是1800万,拍摄期50天。但1月10号的时候,电影才拍了15天,却已经花出去1200万,剩下的钱无论如何也不够了。

雪上加霜的是,有一家投资公司在这个时候撤资了,原因不明。一时间大家都开始焦躁起来。

“没钱了”的消息很快传遍剧组,开始有剧组人员堵在制片人房间门口严密监视,担心他卷钱跑路。

黄璜在文章中表示,他对款项细则并不知情,制片人称投资方只给到了三分之一的钱,而投资方则称制片人的账肯定有问题,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攻击。

剧组停工了整整10天,这10天里黄璜只能憋在宾馆里等消息,靠看电视机顶盒里的片子以及跟剧组人员谈心打发时间。

李总则想尽办法去解决后续资金问题(上文提到的,拉来了陈总入伙)。

《西北风云》剧照

梁总则被导演要求作为投资方代表,去兰州向全组人当面解释情况,梁总答应了。

“我就是兰州当地人,有人提醒我你要不要带些人去,我说不用吧?结果一去,大厅里乌泱乌泱将近两百人,我就一个人,虽然他们没打我,但是闹得很凶。我解释的时候,别人还没怎样,他们俩(导演和制片人)先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现在想想真是白眼狼啊,丧心病狂!”梁总咬牙切齿。

李总也称自己受到了黄璜威胁:回老家就打断你的腿!

李总曾跟黄璜父亲联系过,但据称黄璜在家也比较自我,告诉父亲不要管他的事。

人心惶惶、度日如年了10天之后,新投资人确定,剧组复工。

《西北风云》剧照

三、两套摄制班底的“夺权大战”:投资人想要换导演,导演胁迫投资人签协议?

趁着剧组要从兰州转场到白银,刚加入的陈总决定去现场勘查情况,顺便落实新制定的计划:削减剧组规模,如果有不配合的,就地结账遣散。

“导演对转场很不配合,坐在服装间里不让人搬。我们派人穿着军大衣在外面盯到下半夜4点半,知道导演终于熬不住了去睡了,就赶紧转场。因为我们已经在白银重新搭了一个组,东西不搬过去的话,没法继续拍,那边还在等着,时间非常紧张。我们一夜之间在白银建好了组,然后把兰州的组就地解散了。”陈总描述道。

出品方甚至找好了替补导演吴永伦,香港成家班成员,他父亲吴杰强也是香港电影从业者。

吴永伦、成龙、吴杰强

黄璜文章中有过一段对新团队的描述,但指向不甚清晰:“突然有一天就来了一批自来熟的人敲你的门,一副亲人的模样,笑颜说‘导演,我们来帮你了!’当然这个是对我的态度,他们跑去跟摄影师聊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香港人?认识成龙吗?’”

新旧团队到底是如何交替的,黄璜没写具体过程。导演只写了:“我十分歉意地跟被撤掉被换掉的主创们发了讯息,我的意思无非是我没法和你们共进退,因为这个是我的项目,我必须坚持到事不可为的时候。我妥协了,继续拍。”

而出品方在这里补充了一段被他们称为“比谍战戏还精彩”的争夺过程:黄璜听说消息后迅速赶到了白银,“他是带着人来的,带了好几个社会闲散人员,站在摄像机前不让任达华拍戏。”

陈总说,“他们还想砸摄像机,最后有人提醒他说你别动,这站着的可都是真警察——当地为支持我们拍戏,真调了警察过来,都是荷枪实弹的。”陈总还称黄璜曾威胁他说,他在当地有X社会亲戚,一叫能叫好多人来。

“我说要不这样,你别闹了,咱俩找个地儿把这事说一说,别打扰他们工作。然后他就气势汹汹带着几个人跟我到屋里了,坐着跟我谈,旁边站了好几个彪形大汉。”

陈总称黄璜并不是文章中写的那样“妥协了”,而是出品方本打算换掉导演,是黄璜半胁迫着让陈总签了一个协定,内容为让黄璜把电影拍完,以及保留之前遣散人员的署名。

“我问黄璜春节前能不能拍完?他说能,我就让他继续拍了。再拖就不行了,剧组没法跨春节啊,大家都要回家。”

《西北风云》剧照

诸侯交涉的结果是——黄璜继续来做导演,吴永伦做动作导演。

四、极其狗血:主演被迫离组,剧组散伙了,电影没拍完!

剧组开始拼命赶工。任达华和余男等大腕也很配合,下半夜3点收工,早上7点就接着拍;在通告日期已经完全打乱的情况下,把本来自由的时间也给了剧组,没要额外费用,也毫无怨言,但在接近杀青日期的时候,主演们竟然被迫请离了剧组。

关于赶走演员的内幕,黄璜爆料称,“新上马的制片人说,你(余男)就算不拿钱,我是不是还要给你出酒店钱房车钱?他在她面前拿头连连撞墙,用这种近乎泼皮的方式,让演员们离去了。”

一位当时负责演员接洽事宜的演员副导演也向我们证明称,任达华等主演离组与导演黄璜无关。

但投资方坚称,是黄璜导演在抵触情绪的作用下,故意阻拦拍摄进度。“听说他还直接打电话给任达华那边的人,让华哥不要继续拍了。我们也想不通为什么啊!”

对于导演和片方闹得不可开交的局面,任达华表示他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但无论怎样,他都会履行自己合同上的职责,按照约定的日期进组拍摄。

主演离组之后,一些镜头是替身演的,对此出品方不予否认:“演员没档期了,用替身拍几个远景镜头不行吗?”

规定的杀青日期很快就到了,不出意外地,没拍完。

“不补之前的十天,要求我还按原来的日程完成,别说年轻导演,一个成熟导演也做不到。”黄璜说。

而投资方的态度是,黄璜没有足够的能力把计划做好,进度本来是可以追赶上来的。

临近春节的杀青日,剧组散伙了,留下一部拍了35天的、未完成的电影。

五、剪辑权之争:导演、投资人各执一词!

黄璜的打算是,既然剧组已经解散,就先把拍好的剪剪看,缺了哪块找机会再补:“过了年,对方联系我过来盯剪辑。原来因为后面的一些戏没有录音,拿去机房他们也不了解具体怎么接。于是我提出自己操机剪辑,剪出来告诉你们缺失了多少戏,我们来谈谈补拍。”

陈总则称黄璜从未向他表达过想补拍的意愿:“就算说了,我也不会同意,我不可能再往里投钱了,他也剪不出来。他剪不出来我们就换人剪,我把故事讲完了,配乐啊七七八八也都做完了。我们合同写得非常清楚,导演只有署名权,版权是我们的,我们自己的版权为什么不能剪?

导演合同签名页

于是,双方出现了极端分歧。

黄璜认为导演合同第五章第2条写着:“导演有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

黄璜的描述是,“他们让机房里一个操机员(就只是一个操机员哦),用现有的素材加上旁白换了讲述方式,更改了故事脉络甚至人物关系,重新整出来一个不伦不类四不像的玩意儿。

出品方则宣称,电影已经拍完了90%,所有重场戏都有,缺的就是一些过场戏:“比如余男跟人站在走廊里说,我们去抓捕他吧,这段不拍也完全没问题啊,直接拍他们去现场抓不就得了?”

黄璜一度想找个新的投资方,把片子买回来自己剪,但他称原投资方开价很离谱。黄璜还打听到,后来那位制片人入狱了,自此联系不上了。

陈总的说法则是,“(买回去?)开玩笑,我们几个已经投了两千多万,龙标都拿到了。”至于制片人坐牢,陈总表示“人家已经很惨了,不要落井下石了。这事儿跟人家没关系,就不提他了”。

2017年5月,黄璜将出品方华影亿时代告到了北京市仲裁委员会,要求解除导演合同。

但裁决书显示,黄璜被驳回了全部请求,并承担了律师费3万元、仲裁费2.5万元。在这之后,导演和出品方彻底断了联系,谁都不想再联系对方。

仲裁结果

六、融资诈骗PPT无人认领,至今仍是个谜!

陈总加盟后,按照李总的请求投了600万,结果发现停工前剧组花掉的钱不止账目上的1200万,还打了300万的白条。

600万又瞬间花光了,后期也没钱做完,他还得再追加投资。

当时陈总的千易传媒手里还有另一个项目,是由经超、周冬雨、任达华主演的电视剧《魔都风云》。

陈总称他从《魔都风云》的投资里挪了1000万给《西北风云》救急,但这1000万也得想办法补上。

于是他想到了到网络平台上融资。“我觉得这不丢人,我没偷没抢,拿了自己两套房子一辆车抵押给平台的,每个月付利息,到期归本归息,现在都还上了。”

黄璜曝光过一个当时电影众筹的网页,标题是“任达华主演电影《西北风云》后期制作借款”,还有一个是他在网上搜到的、令他目瞪口呆的融资PPT,上面的影片信息全部是乱写的(导演写着陈可辛):“我觉得已经到了诈骗的层次了吧?”

对此,出品方几位老板表示完全不知道这个PPT是哪来的,PPT右上角的LOGO是“星美集团”,出品方里没有跟星美有关的公司,他们也从没跟陈可辛打过交道。“谁都能做PPT吧?”

这个骗人的PPT无人认领,至今仍是个谜!

七、最终:导演从始至终没拿一分钱酬劳,投资人也血本无归!

按照投资方和导演于2014年9月签署的编剧、导演聘用合同,上面关于报酬一章写着:“在投资方收回成本后,以可分配票房的15%作为乙方的编剧导演报酬,此酬金为税前。”

片方表示,毕业不久的青年导演就能独立执导这样一部大片,对他而言已经是非常难得的机遇了。言下之意就是,愿打愿挨。

以目前《西北风云》的排片来看,别说两千多万的成本了,就连近五百万的宣发费,估计都难收回来。也就是说按照这个条款,从2014年到现在,导演都没在这个项目上获得一分钱收入。

而出品方出于对导演的失望,不开发布会,不跑路演,不想再为这个电影砸一分钱。

因为找不到什么剧照和花絮,连做海报和预告片都很困难。陈总的意见是,“只要把片子上了,对得起所有人的辛苦付出就行了。赔钱我们认,不是赔不起,就是我们从来没见过一个导演反过头来咬投资人和制片方,咽不下这口气。”

陈总认为,黄璜发文有几个目的,一是推卸责任,表明片子烂和导演没关系;二是为自己下一部新片炒作。

他选择在电影上映第二天凌晨把文章发出来,是看到了电影口碑和票房都很差、自己注定分不到钱才作出的决定。

但也有网络传言称,《西北风云》制片方受到了来自融资平台的压力,因为遭到了质疑,只能尽快敦促电影上映。

就在电影上映前几天,黄璜的父亲在老家热心招待李总吃了顿饭,感谢他的帮助,还把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都热热闹闹聚到一起。黄璜父亲还通过自己的人脉,在当地做了七个爱国主义主题的包场,大力支持儿子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

但经历了这一连串纠纷之后,李总这顿饭吃得有点别扭,他猜黄璜的父亲很久都没跟儿子联系过了。

《西北风云》剧照

三个出品方老板决定,他们很快就会起诉黄璜,理由是他发表的文章构成了“污蔑”,使得电影排片在上映第二天直线下滑,票房惨不忍睹。

“这就是一个真实版《农夫与蛇》的故事”,老板们一致总结道。

作者:玩儿电影

来源:本文由网络大电影(ID:wxs360)整理自新浪娱乐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