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两位说书人,杜先生虽油腔滑调,却比方先生更让人舒服

2019-09-13 15:01:54 鹤岗影视青年

《老酒馆》两位说书人,杜先生虽油腔滑调,却比方先生更让人舒服

巩汉林饰演的杜先生早早就下线了,只因为他犯了别人的怒气,失去了吃饭的本事,没了舌头也不好在大连街常住了,他的油腔滑调,一颦一笑间都透露出一个小人物的本性,有些不受人待见,却也说不出来他的坏处。

他的巧舌如簧,好面子的种种行为,充分地展现了那个时代小人物的生活状态,人物最终以悲剧结尾,却也说明了人生的真谛,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而接下来上线的另一位形象很丰满的说书人方先生(方清平 饰)

初见方先生,此人憨态可掬,一脸富态像,头上无毛,嘴上也无毛。

这个年代能够拥有这样的体态,应是非富即贵,五乱是脸面是衣着,都十分干净,看得出来方先生为人很注重外表,也是一位体面人。

而当方先生站在山东老酒馆门口时,却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变相讽刺陈怀海,而为了体现陈怀海的大度,也很欣然接纳他的话语,并邀请他进酒馆内继续评说。

而这场戏也充分地展现出了方先生的学识不够

陈怀海笑着邀请方先生进酒馆,而方先生说了一段相声贯口——报菜名

其实也算是一种个人的炫技,证明自己的口条利索,而这段报菜名放在山东老酒馆却也不算恰当,报菜名里面说的菜可都是“满汉全席”,而在主打山东菜系的老酒馆面前提到其他菜系,也是一种变相砸场子的行为。

其实这段贯口单拿出来却能体现方先生口舌很灵活,但是这样砸场子的行为,真是令人厌烦,而对比杜先生的贯口,方先生真是差得太远了。

杜先生在酒馆的贯口以酒馆本身出发,说了很多酒的名字和特点,不仅吸引人听,更加吸引人喝的兴趣。

说话是一种艺术,合适的场合说合适的话叫舒服,合适的场合说不合时宜的话令人唏嘘。

除了方先生的贯口使用不当以外,他的说书方式更令人唏嘘,山东老酒馆做的是开门生意,顾客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而他总是变着法的与酒醉的客人说三道四,对于此人的种种行为来看,杜先生有些小人物的毛病,却也比方先生一本正经的讽刺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抛去剧情本身来说,方清平在舞台上说相声的功底还是不俗,但是出现在影视中显得有些不自然,很多时间他都是为了说书了而说书,一场舞台上的表演可能不需要很多演技手法就能征服观众,而到了影视剧中还使用舞台上的表演感觉,很难抓住观众的眼球,人物没有让人眼前一亮,很平淡,而方清平这样的人物更应该突出一些展示,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没有拿枪的机会,却要用自己的一身正气来感染更多的人。

《老酒馆》就是一个年代小人物的合集,想要口口传颂必将有一个说书人来传递,前后两个说书人各有特色,剧中哪一个都不可缺少,如果想要有一个比较,我更喜欢结交杜先生这样的朋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