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从军12年,竟没人知其女儿身?不洗澡吗?木兰辞给出解释

2019-08-30 21:55:11 老王观历史

花木兰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但在正史当中,关于花木兰的记载颇多,光是出生的年份都参差不齐,姚莹在《康輶纪行》说她是北魏人,宋翔凤的《过庭禄》说她是隋恭帝时人,程大冒的《演繁露》中则说她是唐初人。

花木兰能有这么大的争论还是归功于《木兰辞》,《木兰辞》是北朝作品,作品的背景讲的也是北朝时代,而花木兰替父从军十二年归来,家乡百姓都纷纷庆贺,花木兰回到闺房“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她换上一身女装出门,而同生共死的战友跟她生活12年,竟然没有发觉她竟然是一个女人,木兰在军中,难免也会有不便的时候,为什么会一直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呢,其实木兰辞已经给出了答案。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从这句话来看,作者和花木兰都是北方的少数民族,花木兰也是从小骑马射箭长大的,论体格和武艺她也不输同族男子,稍微穿上一身男儿装,也难以看出花木兰是一个女儿身。

而且在战争当中,随着加入的战斗越多,花木兰肌肉、骨骼都会大大增加,加上常年在外,太阳一晒,黑不溜秋,谁又能认出这个壮实的大汉是个女儿身,其实现在在各大体坛也有这种情况。

在无数锻炼当中,男性荷尔蒙增长,不管是外表还是体质都会更加偏向男性,因为人是随着环境而改变。就算改变,那总归要接触吧!,《木兰辞》当中有这样的解释: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这里讲的不远万里奔赴战场,翻越重重山峰就像飞起来那样迅速,一般行军是做不到这个速度,所以花木兰不是步兵而是骑兵,“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寒光指的是月光,也就是说,花木兰大多数时候都是晚上行动,可能所属的部队是专门打突袭战的。

不论南北朝,步兵都是成百上千安营扎寨,而北朝骑兵都是策马杀敌,靠马而睡,这就大大减少了和队友之间的接触,在最后,“策勋十二转”“木兰不用尚书郎”中可以看出,花木兰在军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军功。

因此她有也有了自己独立的营帐,她自己的小秘密更加难以被发现,而最后还乡,花木兰穿上女装,在涂脂抹粉,一个粗狂的男人突然现在,大致就是“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大概她的战友都被木兰的“美貌”吓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