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货车被扣44天要到3万赔偿获刑17个月 法院:敲诈勒索了扣车者父亲

2021-09-25 18:33:18 上游新闻

“我的半挂车被扣了44天,我去河南省会郑州市反映情况,下火车不久,三万元损失费到账,没想到,我因此成了敲诈勒索犯,坐牢了,我不服,要申诉。”

9月24日,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的半挂车司机任遂振如是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判决书载明,任遂振犯敲诈勒索罪的主要原因有二:上访、发送网络信息是要挟手段;扣车人是女子李晓培,不该找其父亲李金库主张损失。

任遂振认为他找李金库主张损失并无不妥:在农村,找当家人解决问题是普遍现象;录音证据显示,李晓培一人无法扣车,李金库也暗中参与了;协调放车事宜时,派出所民警和镇委干部找的是李金库,说明放不放车的决定权在李金库;他要的是自己该拿的损失,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李金库则认为,他受到胁迫,才给三万元损失费,报警是他的权利,认定任遂振犯敲诈勒索罪是公检法共同的结论,与其无关。

▲任遂振被扣的半挂车。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搅进夫妻纠纷中,半挂车被扣

50岁的任遂振是禹州市苌庄镇苌庄村人,韩留欣是他的同乡,在没闹矛盾前,两人关系要好。

2018年2月12日,韩留欣给任遂振镇介绍了个活:两天后,去苌庄镇缸瓷窑村,帮姚中飞拉一台碎石机,运费1500元。姚中飞也是两人同乡,做工程生意,还是苌庄村村干部。

这趟运输活,干得不顺。

任遂振介绍,2018年2月14日下午5时许,韩留欣驾小车在前方带路,他驾驶已卸下货厢的半挂车紧随其后。来到缸瓷窑村一材料厂后,他看见姚中飞。当姚中飞欲把碎石机挂上半挂车车头时,遭李晓培和材料厂员工阻拦。

关于这台碎石机,(2019)豫1081刑初845号判决书这样描述:“姚中飞同李晓培存在纠纷的碎石机。”

苌庄镇派出所民警介绍,姚中飞和李晓培是夫妻,当时正在闹离婚。

韩留欣称,给任遂振介绍活时,姚中飞并没告知,是去李晓培处拉碎石机。“要是先前知道,就不介绍这个活了,搅进两口子矛盾中,不好。”

前述民警称,李晓培一方报警后,他和同事赶到材料厂化解矛盾。他让任遂振别拉走碎石机,驾车离开,待双方协商好后再拉,但任遂振并没驾车离去。随后,姚中飞父母赶到,拦住警车,指责他参与经济纠纷。他还是耐着性子,在双方间协调。

任遂振称,民警让他驾车走他没走,是怕雇主姚中飞不满。一番协商后,姚中飞把碎石机挂在半挂车车头上,要求他行驶500米,把半挂车停在另一材料厂院中。他照做了。

随后,他想驾车离去,但已经走不了了。

任遂振的辩护人称,扣车分为三个阶段:关闭厂门、铲车堵路、拆卸碎石机车轮。

判决书显示,李晓培等人将任遂振的车辆扣留。

▲任遂振的半挂车在此处被扣多日。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要赔偿一年无果,刚到省会3万损失费到账

车辆被扣后,任遂振开始要车。

韩留欣介绍,他多次陪着任遂振找姚中飞要半挂车,姚中飞不愿管;找李晓培的父亲李金库,也不愿管。“姚中飞连1500元运费都没出,还是我出的。我好心介绍活,两头不讨好,我和姚中飞、任遂振都闹掰了。”

任遂振称,之所以没找李晓培,而认准李金库,原因有三:按辈分,他管李金库叫表叔;李金库是村干部,苌庄镇能人;按照农村风俗,闺女一般不当家,当家的是父亲。总的来说,李晓培一人不具备长时间扣车的能力,李金库暗中使力了。

找李金库无果后,任遂振频繁地去派出所、镇党委镇政府反映,请求领导从中协调。

上述民警称,他曾多次从中协调,让李金库放车。但李金库表示,姚中飞父母向他们道歉后,才能放车。

任遂振提供的多段录音显示,苌庄镇党委干部协调放车事宜时,多次找到李金库。

各方多次协调后,任遂振终于取回了被扣的车。

任遂振称,2018年3月的一天,苌庄镇党委干部通知苌庄村村民组长,组长又通知他,去上述材料厂开车。这时他的半挂车已被扣44天。而判决书中并未明确扣车天数。

由于半挂车被扣,以致不能跑车挣钱,任遂振想要回损失,于是找到姚中飞。姚中飞说,谁扣车找谁要;他又找李金库,李金库没搭理他。于是,他去镇党委镇政府,以及禹州市和许昌市相关部门,递交反映信。

任遂镇坦言,他在镇党委镇政府,骂了镇干部和李金库,所骂的话语是自己想出来的,不符合真实情况。

2019年3月10日,他来到河南省会郑州市,准备向相关部门继续反映损失费事宜。下火车不久,他接到李金库亲戚的电话,让他回去。他答,给3万元损失费就回去。很快,3万元汇至其银行账户上,随后他回到苌庄村。

任遂振认为,他每月还车贷就要2万余元,要3万元损失,没多要。

▲2020年11月11日,任遂振一审获刑一年五个月。宣判后13天,他刑满释放。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犯敲诈勒索罪,获刑一年半

拿到3万元赔偿后的第3个月,任遂振被刑拘了。

任遂振说,2019年6月25日,他刚起床,衣服还没穿好,就在家中被民警带走。

李金库称,任遂振在镇政府门口一边敲脸盆一边骂他,还去郑州反映情况,这是在威胁他,迫于压力,他给任遂振转了3万元。他自觉被敲诈了,不该出这3万元,遂报警。

禹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侦办该起敲诈勒索案的民警表示,扣车的是李晓培,任遂振却找李金库要损失,这涉嫌犯罪。检察院的公诉意见和法院的判决也佐证了,公安在依法办案。

该民警向上游新闻记者打了个比喻:“儿子欠你钱,你应该去找儿子要,通过非法手段找其父亲要,能行吗?”

判决书载明了禹州市检察院的公诉意见:任遂振误以自己车辆被扣系李金库指使为由,威胁李金库敲诈其人民币三万元。

2020年11月11日,禹州市法院作出宣判。法院认为,任遂振以其车辆被扣系李金库指使并给其造成损失为由,以上访和发送网络信息等方式相要挟,强行向被害人李金库索要人民币三万元,任遂振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钱财的故意,客观上非法获取人民币三万元,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敲诈勒索罪罪名成立。

禹州市法院判决,任遂振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处罚金5000元,退赔李金库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禹州市法院判决后的第13天,任遂振从禹州市看守所刑满释放。

任遂振不服此判决,向许昌市中院上诉。许昌市中院认为,任遂振敲诈勒索的主观故意明显,其非正常维权行为,已超越法律尺度,情节严重,应当受到法律惩处。

2021年4月20日,该院做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2021年4月20日,许昌市中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驳回上诉。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找当家人要损失,怎成敲诈勒索?

“半挂车被扣44天,要三万元损失,怎么就成敲诈勒索了呢?”任遂振说,他想不通,将于近期递交申诉书。

申诉书写到,该案二审程序在申诉人对事实、证据有强烈异议,影响定罪量刑,并已申请开庭审理情形下,仍然书面审理本案,已经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并可能影响公正审判,根据刑诉法,应当依法重新审判。

申诉书称,两审法院均认定李金库与扣车一事无关,申诉人即便主张自身车辆被扣押损失,也应当向李晓培主张,系重大事实认定错误。根据现有证据材料,尤其是申诉人与当时处理此纠纷的派出所民警的通话录音,可以得出结论:阻挠申诉人把车开走的幕后人,就是李金库。如果没有李金库的同意,申诉人不可能将车开走。也正是因为李金库拥有最终决定权,才导致包括民警在内的众多中间人都向李金库请求放车。

申诉书还称,构成敲诈勒索罪,要求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要了自己不该要的钱。只要索财行为具备请求权基础,就因不具备非法占有目的而不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无论扣车当日李金库是否在场,扣车行为是否李金库直接在场实施,都可以得出明确结论,李金库是事发后一直拒绝申诉人将车开走,并导致申诉人车辆被无故扣押长达44天的真正原因。

“法院认定是你女儿扣车,但她一个人很难完成诸多动作,还有谁参与扣车了?民警、镇党委干部找你协调,过了多天,你才同意,是不是可以说明,你能当你女儿的家?”针对上游新闻记者的提问,李金库称不知情,要问公安和法院。

随后记者多次联系苌庄镇干部、姚中飞和李晓培,欲询问放车的决定权是否在李金库手中,均无果。

(原标题:男子货车被扣44天要到3万赔偿获刑17个月 法院:敲诈勒索了扣车者父亲)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