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脱发边熬夜,是年轻人最后的叛逆

2019-09-21 16:56:05 网易公开课

脱发先锋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前两天招募了一批熬夜志愿者,48小时不睡觉就可以获得2000元的奖金。而在此之前的小规模测验当中,招募的10名大学生全部通过了测验,看来年轻人熬起夜来还是功力颇深。

熬夜48小时就能得2000块,不得不说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天上掉馅饼。/ 浙大一院精神卫生中心玩笑归玩笑,现代人擅长熬夜总归是个不争的事实。自从电灯被发明之后,人们的活动时长急剧增长,网络信息时代已到来,年轻人的概念里干脆没有了夜晚,熬夜一直爽,一直熬夜一直爽,熬夜有害健康,所以尽量通宵。假如你想知道现在年轻人的熬夜状况,不妨定个闹钟凌晨2点爬起来看看,好友列表里有多少朋友还在王者峡谷当中鏖战正欢。这也并不是主观臆测,而是有客观研究的数据支持。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8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指出:90后平均睡眠时间仅为7.5个小时,最短为4个小时,68%的年轻人睡眠不足,3/4的90后在晚11点以后入睡,还有1/3的人在1点以后才进入梦乡。

尽管年轻人们嘴上说着养生,但身体还是诚实地选择了熬夜,因此脱发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这种扎心的玩笑话已经在人际间扩散开来,成为一种独特的养生朋克文化。然而这种养生文化是一种放纵后的自嘲,是在蹦迪之后才想起来的保养,并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当代年轻人正在超负荷利用自己的身体。一个残酷的事实是,那就是最早一批90后已经接近人体的衰退期,80后则彻底开始衰退,30岁以后人体的各项机能水平都会大幅度下降。到那时再讲养生恐怕已经为时已晚,脱发只是当代年轻人健康问题的一个小预警而已。

从阿里巴巴方面提供的大数据分析来看,《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指出,脱发人群的年龄段已经开始大幅下沉,90后也加入了脱发的主力军。在阿里巴巴平台购买植发护发相关产品的消费者当中,90后以36.1%的占比即将超越占比38.5%的80后,成为最能脱发的一代人。将来可能各大CBD区域最红火的生意不再是现在的奶茶和网红食品,而将变成防脱发与头皮深度SPA。

我在此预言90后即将在脱发历程上提前实现对前辈的弯道超车。

压力山大学习、工作、住房每一项压力都像一座大山压在当代年轻人的身上,当代年轻人都是存在主义者,一切为了存在,存在高于一切。在生存边缘重复焦虑压力的往复循环,最终以丧治丧,一切随缘,就连脱发这件事也就显得没有那么可怕,自杀式养生抬头,进入边熬夜变脱发、边脱发又继续熬夜的死循环,养生朋克成为年轻人的群体画像。

年轻人到底为什么这么爱脱发?

telegraph的报道显示,一份中餐外卖里面有5倍麦当劳大Mac的盐分,外卖高盐造就美味,同时也危害健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马特·沃克指出,20世纪40年代,人们平均每天睡8个多小时,但是到了现代,我们每天晚上平均只睡6至7或6至8个小时。肥胖、癌症、糖尿病、抑郁症等疾病都被证明与睡眠不足有直接的并且强烈的联系。所以,假如你为了工作而熬夜,恰恰是得不偿失,当你在工作岗位上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应当反省一下自己是否获得了足够的睡眠。尽管睡眠普遍不足,年轻人们还是抱着手机乐此不疲,正如萧敬腾所唱:夜太美,尽管太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自由主义熬夜,其实是年轻人的叛逆。熬夜的本质是什么?是在追寻自己的人性时间,移动互联网把我们每一个人的工作都捆绑在手机上,工作的时间和空间双向扩展。曾经工人运动所号召的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和八小时生活的口号,已经濒临失效。生活日渐溃缩,工作的手伸进了我们的个人时间。996加班已经司空见惯,年轻人无法反抗公司,反抗房贷,反抗压力,只能叛逆着熬夜来寻找一丁点的独处时间,这就是现代年轻人所面临的慢性睡眠剥夺。尽管80%以上的年轻人表示自己面临睡眠问题,然而其实困扰年轻人的并不是失眠一类的实质疾病,而是睡眠拖延,大家对于熬夜心知肚明,但还是继续刷着手机。因为人需要自己的独处时间,睡前二三十分钟的手机屏幕几乎是现代人放空并寻找自己的唯一方法,放弃玩手机太难了,因为睡前玩手机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幸福。

摧毁不了压力,就叛逆地颓唐,直至摧毁自己。这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一脉相承,颇有几分非暴力不合作的趋势。为了追求幸福而叛逆,哪怕这种叛逆终将摧毁生活。其实现代人的睡眠拖延症不在于拖延本身让人快乐,拖延并不构成直接诱惑,而是我们太累了,需要休息和娱乐,没有人是天生的工作狂。正是我们独处的自由时间让人性得以还原,工作能力得以修复,从而才能更有效率地工作。

年轻人保持积极工作的秘诀,主要在于多睡觉。/ TED而读到这里的你,是时候该放下手机,睡个好觉给自己放一夜的睡眠假,一觉睡到明天太阳升起。

参考资料:

[1]《2018中国睡眠指数》.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睡眠产业协会2019-3

[2]梁燕.“90后”脱发拯救术:立地成“佛”[J].标准生活,2017,0(12).

[3]王书琴.吸烟 熬夜与青年AMI的相关性研究[J].基层医学论坛,2013,17(02):170-171.

[4]张胜男,曾显声,蒋惠君,宋平.不良生活方式对结核发病的影响因素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10,17(07):1443-1444.

作者:章北海

(责任编辑:王霜_BNJ1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