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文学走出地域封闭圈

2017-11-19 06:39:51 荆楚网-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 □ 李莉
2017年11月4日,“首届恩施少数民族文学高峰论坛”在风景如画的利川市召开。出席论坛的有来自中国作协、中国现代文学馆、省文联、省作协、湖北大学、中南民族大学、三峡大学、湖北民族学院等单位的60余位专家、学者、作家代表。论坛围绕恩施文学四十年的成就与问题(兼论恩施“骏马奖”获奖作家及影响)、恩施民族文学创作与批评、恩施民族文学的传播与应用、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与地域文化之关系展开,旨在总结近四十年来恩施民族文学创作经验,推进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以及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传播。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社社长吴义勤出席论坛并讲话。他指出,恩施是少数民族文学重镇,这里产生了很多优秀作家。对恩施少数民族文学进行总结、研究是非常必要的,本次研讨会有助于推进恩施州民族文学的进一步繁荣发展。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晓晖在讲话中说,恩施是一片民族文学热土,也是一片民族文化热土。首届恩施少数民族文学高峰论坛在利川举办,将会有效提升恩施这片热土的文化温度。他对恩施文学的发展提出四个期待:第一,向历史学习,向传统学习,以强大的文化自信推进民族文学的创新性发展和创造性转化;第二,向时代学习,向生活学习,以强大的历史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第三,向民间学习,向大自然学习,以民族生存的本真陶冶民族文学独特的审美趣味;第四,向异域学习,向世界学习,以强大民族自豪感推动文化开放,让民族文学融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合唱。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教授在讲话中说,地方性高校都有责任承担本土文学研究的课题,湖北大学一直有关注、研究恩施文学的传统,且取得了良好成绩。这个论坛对恩施少数民族文学的成就、特色、贡献应该有全面的充分的总结。首先,恩施文学不能只停留在农耕文明时代那种田园牧歌式的书写。进入工业文明时代后,必须与时代文化、时代审美联系起来。要提升恩施文学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中的地位、作用与价值,必须注意作家的素养、各种激励机制、重点扶持等问题。其次,恩施作家走出去的路径、方略也值得进一步探讨。
大会专题发言中,十余位学者以地域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学为中心议题展开了精彩的学术演讲。吴义勤在《地域文化与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写作》中指出,地域文化是少数民族文学的沃土,承载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很多经验。这些经验作为文化记忆、文化遗产,一方面是客观的,另一方面更需要文学的沉积。把地域文化仅仅当做是一种景观,一种符号,这个是不对的,它更深的文化内涵被遮蔽了。更应该研究地域文化赋予我们的民族性格,精神性格,丰富生命记忆。所以,作家应关注地域文化的丰富性,复杂性,要把地域文化放在人类文明演变的历史上揭示它的冲突、痛苦。把地域文化看做是天然的诗性,实际上是把它简单化了。作家挖掘地域文化,应该把它放在人类演变的历史长河中去讨论,不能回避他们的矛盾、痛苦、冲突,不能简单美化地域文化。要把地域文化作为文学的审美资源去思考。它不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文学作品中更要注意它的审美表达与审美呈现。李建华在《浅议恩施文学》中提出,恩施作家群的作品在省内、全国都产生了影响,丰富了湖北文学的版图,也丰富了中国文学的版图。整体上洋溢着民族文化特色和民间文化气息,体现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地方性关怀,表现为血性、诗性和神性三个方面。王秀涛在《莫言与恩施》中通过莫言的两湖之行,恩施之行,说明名家创作与地域文化的重要关系,对地域文学发展产生的巨大推动作用。李莉的《地域文化对少数民族作家文学的资源贡献》重点阐述了地域文化对少数民族作家创作的影响,以土家族作家为例,探讨地理景观资源、民间话语资源、民族文化资源对文学的贡献,指出作家在运用这些资源时,还必须巧妙化用,必须提升到美学境界。罗翔宇《土家族民俗事象的影像书写与文化迷思——基于电影的文本分析》阐述了电影为民俗事象通过影像叙事实现民族文化的现代传播提供了有效路径,但电影也影响和改变了民俗事象。少数民族民俗事象与电影叙事的融合依然存在着基于不同价值逻辑的博弈与冲突。
李传锋的《民族题材小说创作漫谈》结合自己的经验加以探讨。他认为,作家要了解本民族的历史文化,深入基层积累生活经验,虚心学习古今中外各种理论知识。作家要有历史担当,要有学者的素养、编辑家的机智和文艺领导人的方向感。杨彬的《恩施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现状及发展策略》通过梳理,认为进入新时期以后,恩施的少数民族文学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有一些自己的特点。但在民俗风情的描写上,文化性遮蔽了文学性。文学必须具有诗意,具有审美性,具有震撼人性或者温暖人心的人物形象或者情感力量。蔡家园的《回望与突围——关于恩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思考》结合湖北少数民族文学的整体状况探究恩施文学的创作,指出恩施民族文学虽然具有了一定的特点,但要获得更大突破,必须注意三个问题。一是如何处理“中心”与“边缘”的关系;二是怎样在“出走”中“返回”;三是如何由“奇观”抵达“秘史”。柳倩月《近十年恩施长篇小说的本土化书写与符号化想象》认为恩施长篇小说在数量和质量上获得历史性的突破,主要经验在于这些作品以表达恩施人民的诉求为导向,着力讲述恩施故事、塑造恩施形象、弘扬具有当代价值的民族精神。崔庆蕾《恩施文学漫谈》以叶梅和李传锋创作为例,总结了恩施文学的主要成就和部分特征,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如母语写作、翻译、文学批评缺失等,这些问题制约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急需解决。宋俊宏《生态批评视域下的李传锋小说解读》从生态批评视域下重新解读作家的动物小说,挖掘和探析其中所蕴含的有益于生态文明建设的生态思想,启迪读者思考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存发展的意识,及其具有的现实意义和价值。恩施本土的研究者王大菊、戴宇立、阳卓军、田兴国、向吉贤、黄长云、胡佑飞、刘春华、杨扬、陶鹏、徐升、白童、伍志恒等从不同层面围绕恩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民族文化与民族文学的关系进行了热烈讨论。

(原标题:地域文学走出地域封闭圈)

(原标题:地域文学走出地域封闭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