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盛筵十年"祭"

2019-01-02 08:26:56 曲一刀

如果问大家,这些年来,什么词语早就变了味,从原来纯洁得不含任何色彩,到今天一听到就内涵得想入非非,应该有不少。

比如同志、小姐、菊花、干爹、绿茶、飞翔、哲学、和谐。。。

那些年,真的有太多“被玩坏”了的词语。

其实就在十年前,“海天”这个词,大家会想到“海天一色”这样的胜景,也有人会想到国内某款酱油调味料的品牌名。

但在今年,要是提到“海天”一词,正常的中国成年人都会带着一丝的坏笑。

01

虽然本文的标题是十年“祭”,但海天盛筵其实还活着,只是,活得像是死了一样。

在没多久前的2018年12月7日,海天盛筵举办完了第九届,今年,它就走进第十个年头了。

然而,相信即使每天在网上泡着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活动其实每年都在办,还刚刚办完没多久,甚至是海南当地很多人都不知道。

当然,海天盛筵的定位是奢侈品的嘉年华式展览,普通人(屌丝)不知道这个活动也不奇怪,但是,种种的证据表明:海天盛筵在富人群当中的人气,也在严重下滑

对早期海天盛筵有过基本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活动其实是以豪车、私人飞机和私人游艇等极奢消费为主的高端生活大型展览。其中,由于在海南举办,所以游艇是其主要的销售项目。

每一届海天盛筵,有多少土豪一掷千金“冲动消费”买了多少艘游艇,一直都是关注的焦点,也是创办人鸿州集团的王大富可以拿出来“吹”的数据之一。

可是,在2015年起,主办方就停止公开公布参展商的数据和成交量,可能是因为——数字实在是太难看了。

一位参展商的负责人透露,海天盛筳的游艇,真的越来越难卖出去了:“2014年还卖了几艘,2015年开始就很难了。”(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直到今年,据非公开不完全的统计,今年游艇的成交额大概是10亿出头左右,绝大部分都是游艇经销商(游艇销售的代理)所创造的,至于当年富豪买家豪掷金钱的现象,一去不复返。

“你若是看过头几届的参展商,会对现在的颇感失望。”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参展商说,消费降级已经在海天盛筵上体现了,“以前是大游艇为主,现在中小艇多”。(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是的,如果我们能够从拼多多的兴起看到了消费降级在蔓延,在另一个极端,我们也能从海天盛筵上感受到消费真的在断崖式降级

参展商的数字,从2013年最高峰的270多家展商,成交额达数十亿元,到今年剩下寥寥无几的70多家,成交额只有十亿出头,就可以感受到,海天盛筵确实面临着严峻的转型的压力。

也许,这个曾经代表着中国乃至大中华地区最穷奢极侈的展览,也该慢慢走向“平民高端”化,降低参展的门槛与品位。

比如说,今年的大会珠宝赞助商,就变成了“周大福”,对,没错,就是在路边金店比7-11便利店还多的那家周大福。

可即是引入了很多相对平民的产品,比如瓷器、茶叶、时尚饰品等等,依然无法挽救颓势,甚至有人觉得,大会自己给自己“降格”,会加快让这个高端品牌走向衰亡。

有人说,作为一个有官方“背书”的高端活动,不至于从以前的人声鼎沸变成今天的走向衰败面临转型。

想当年,当红明星和体育界名人,如Lady Gaga、姚明、莫文蔚、周慧敏等等都曾经获邀参加海天盛筵,其富豪明星和名流聚集的阵容,基本上身价都在20亿以上,真的不比春晚差多少。

现在估计能找到个明星愿意去,都挺难的了。

如果问海天盛筵从“庆典”走向“祭奠”的主要原因,不难分析是从2013年起,国家对反腐倡廉的工作力度加大,再加上近年经济“转型”,收入增长放缓,奢侈品的消费自然是首当其冲。

经济原因确实一个很重要的背景,但这只是18岁以下小朋友所能得出的原因。

成年人,就要讲成年人的原因了。

02

总的来说,海天盛筵的巅峰是在头四届——2010,2011,2012,2013,其中,在2013年的第四届,海天盛筵达到了至今都望尘莫及的高峰——参展商多达270多家,总订单额达数十亿元(还有大量后续订单),全部展区客流量超过20000人。

俗语有云:人多了,环境就自然变得杂。正是在2013年,海天盛筵传出了截今为止最恶性的桃色丑闻——“外围女”事件。

就像夏天吹向海南岛的台风一样,瞬间就能把天空从蓝天白云变成乌云密布,但对于海天盛筵来说,“外围女”事件简直是一个吹不走的台风。

2013年4月3日,几张朋友圈截图、聊天纪录截图炸开了清明节前夕应有的平静,有网友曝光“名媛和高富帅齐聚”的三亚“海天盛筵”涉嫌聚众淫乱,事件还涉及各种大V、嫩模和娱乐圈明星。

其中,一名本身籍籍无名的车模孙静雅,被网友曝光了她在微信的对话,暗指她在派对中有不道德交易。事后孙静雅做出了否认,更称真正的主角大家惹不起。

当时的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刚刚兴起,大家对相关消息的经历,也都仅限于当年陈冠希的艳照门,但这次的“外围女”事件,可以说真的让很多人大开眼界。

外围女、脏蜜、绿茶婊、爆炒黑木耳、深水炸弹、俄罗斯转盘、十月怀胎、鳝始鳝终、疯狂的小鸟、一叫三吱等等“专用名词”,都第一次为人知晓。

香港八卦杂志《三周刊》报道了一名有份参与到派对在内地担任模特的A小姐(化名)爆料:“很多富豪参加完了海天盛筵后,就会在其他的地方举行私人派对,就是这些派对出事。提供‘服务’的女生,每次一个大约有8千到1万左右的收入,相当吸引。”

她继续说:“一整晚我跟了5个男生,赚了6万多,第二天中午我就离开,当时同行其他女生跟我说她赚了20多万,应该是玩集体的。”

然后,各种各样的微博爆料也随之而起。。。

陆续有人曝光,这些外围女,是有专门的中介来负责与“消费者”进行牵线,当中赚取差价,他们形容这些外围女,是“白天当车模,晚上干黑活。”

事后,虽然主办方花尽所有的力气去辟谣、澄清和否认,也无法阻止这个原本高端卖游艇的活动,在网友和大众心中,变成了高端的卖yin派对。

由于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污名,众多大明星、名流,都纷纷表示自己与那些“派对”甚至是海天盛筵都无关,原本打算用明星来提高关注度和人气的海天,瞬间变成了人人都避之则吉的丑闻炸弹。

试想想,连当年名字已经臭到不行的郭美美也急于澄清自己与海天盛筵无关,你就明白这枚炸弹简直就是个核武器级别的丑闻。

03

从今天看来,当时很多的爆料,至少百分之70-80,都是虚构的捏造的,当时不乏有一些人为了蹭热度,想红,而说自己参与其中,并且杜撰出各种各样令人咋舌的重口味经历,更多都是“开局一张图,剩下全靠编”的系列。

只是,当年的人们,真的没有现在经历各种各样自媒体洗礼的网友那样能够明辨是非。

2015年,央视警政节目播放出“孙静雅”卖淫集团案的侦破实录。据当中披露,卖淫集团的犯罪事实确实存在,但孙静雅集团更像是利用海天盛筵来给自己炒作,编造出大量惊心动魄的“海天派对陪睡故事”,以此提高自己“身价”和圈内的知名度。

正是这些“故事”,让海天盛筵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从这一点来看,海天盛筵反倒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受害者”。

毕竟,人家只是搞个展览活动,你们私底下干了什么事,主办方真的管不了好么。

十年快要过去,逐渐衰败的海天盛筵,其结局似乎并不难预测,但我们可以从当中,看出一些警醒的道理。

首先,海天盛筵可以说是中国社交网络时代第一次最大型的桃色丑闻爆炸性事件,我们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从孙静雅自曝到后来各种网红蹭热度跟进,自媒体深入“报道”后,引发了不可收拾的舆论动荡。现在回头看,这真的是一部教科书式的公关灾难片

2010年,中国经济在经历金融危机后重新起飞,达到了10%以上,有钱人开始从少数几个,逐步形成了一个富人阶层。但在普罗大众看来,这些富人都有着“暴发户”的特点,也就是钱多了,但行为修养还没有跟上,所以这种“仇富”的心态,让人确信“有钱了就不守道德”是大规模存在的——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也限制了对堕落的想象力。有钱除了能让“鬼推磨”,也能让“汉推车”。

今年最火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有一句有名的台词: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但回看海天事件这十年,我觉得,富人的病,也并不轻。

如果说穷人为了生存而作奸犯科,是能够被理解的;那么世道的变坏,其实正是从富人有钱就能够为所欲为而开始的。

【送福利】微博关注“曲大师O_O”,有限量版礼物等着你~

(责任编辑:刘肖南_NBJ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