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年全球几十亿只候鸟组成了地球上最大规模的生物迁徙队伍,在八条迁徙路线中有三条途经中国。10月,候鸟迁徙季正式到来,新一轮的猎捕杀戮也随之开始。市场需求加上现代化的捕鸟设备,追随着候鸟进入中国疆土后的飞行轨迹。从东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身影与纷飞的羽毛。编辑/周娜(来源:网易综合)
  • 在国际上已知的9000多种鸟类中,4000种是候鸟,其他的则是留鸟(终年栖息于同一地区的鸟类,如喜鹊、麻雀和环颈雉等)。每年,几十亿只候鸟组成了地球上最大规模的生物迁徙队伍,在自己的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进行跨越洲际的迁徙,其迁徙的距离最远可达2万公里,是地球上最壮观的自然现象。候鸟迁徙时通常会沿一个固定的路线飞行,全球一共有八条候鸟迁徙路线,而其中有三条途径中国。图为当地时间2016年1月4日,一群候鸟飞过以色列内盖夫沙漠。AFP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如果要用颜色来标注候鸟在全球的迁徙轨迹,血色恐怕最为贴近它们在中国境内的遭遇。进入秋季,越冬迁徙正式到来,新一轮的猎捕杀戮也随之开始,这种野蛮的行为几乎追随着候鸟进入中国疆土后的飞行轨迹。从东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身影与纷飞的羽毛。图为9月29日下午,志愿者在天津与唐山交界2平方公里区域发现大面积鸟网,护鸟志愿者到现场清理。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在今年整个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唐山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两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这则新闻得到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图为护鸟志愿者在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所拍,让候鸟飞的田阳介绍“数不清多少死鸟,反正你来就能闻到一阵阵腐臭味!”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据林业部门统计,此次累计拆除捕鸟网1万多米,解救活鸟2000余只,挂网死鸟2000余只。其中,救护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方角鸮3只。据唐山市林业部门介绍,今年以来,唐山市共破获非法收购、运输、养殖野生动物较大案件7起,7起案件均移交当地公安机关立刑事案件查处。图为护鸟志愿者正在解救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野生动物东方角鸮。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本次曝出的两片网海,是全国候鸟生存现状的缩影,也是事实中来自各条跨省市非法贸易链条的一环。长期盘踞在每个城市县镇的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各地城乡结合部的野味餐厅、南方野味经济省份,带给野生鸟类巨大的盗猎刺激。“东方角鸮本身数量就很少,截至今天(6日)已经发现了5只东方角鸮,我们成功解救2只。”护鸟志愿者王建民说。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明确通过禁止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野生动物;第三十二条还规定了禁止网络交易平台、商品交易市场等交易场所,为违法出售、购买、利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提供交易服务。但新法目前尚未实施。根据《国家林业局、公安部关于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管辖及立案标准》,非法狩猎野生动物20只以上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工具、方法狩猎等情形的应予立案。其中,非法狩猎陆生野生动物50只以上,为重大案件,非法狩猎陆生野生动物100只以上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为特别重大案件。图为志愿者国庆期间在天津解救下的挂网的鸟。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10月7日,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发布微博称,决定立即派出督导组,前往天津唐山等地对打击乱捕滥猎和非法经营鸟类活动等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进行现场督导,坚决遏制破坏鸟类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图为天黑后,护鸟志愿者继续剪网救鸟。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据了解,早在2001年9月21日,杨某在延庆康庄镇大营村村北荒草滩粘了100多只鸟,构成非法狩猎罪,被刑拘,成为北京因粘鸟而受到指控的第一人。2013年,61岁的牛大爷在八大处虎头山架粘网捕了3只黄雀和2只灰喜鹊,最终被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图为2016年10月8日上午,河南省登封市林业局工作人员将村民逮住上交的一只国家重点二级保护动物---燕隼送到郑州市林业局野生动物救护站进行救护。该村民几经打听得知自己捕获的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野生动物燕隼——去年河南的闫啸天也因此被判入刑后,将燕隼上交。视觉中国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2014年“大学生掏鸟案”引起了广泛关注,闫啸天以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等数罪并罚,合并刑期有期徒刑11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罚金1万元。后河南新乡中院二审维持原判。一部分网友认为,涉事大学生小闫抓捕的鸟——燕隼,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种行为属违法行为,理应受到惩罚;另一部分网友则认为,法院的判决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处罚过重。图为2016年6月24日,河南新乡辉县,闫啸天的父亲闫爱民举着儿子的高中毕业证。2016年,9月26日,河南省新乡市人民检察院驳回闫爱民的立案复查申诉。闫爱民表示将继续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会按照法律程序一直走下去”。视觉中国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据原题为《万米猎捕鸟网惊呆网友,“围网捕鸟”缘何屡禁不绝?》的文章报道,近年来,“围网捕鸟”屡禁不止,从制作、销售鸟网到捕获、出售野生鸟类再到收购、加工、收售野生鸟类及其制品,“围网捕鸟”已经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利益链条,高额的利润让一些人铤而走险。捕鸟者是最初的链条,河北一名护鸟志愿者告诉记者,“尽管有一定的风险,但高额的利润让一些人铤而走险。”这位护鸟志愿者说,一个村民亲口对他说过,一亩稻田的收益一年不过上千元,而在稻田里捕一季鸟收入可达2万元。图为村民用泡沫在树上伪装候鸟,吸引鸟飞近,再用鸟铳打鸟。这种其实是相对传统的捕鸟方式,盗猎数量也有限,时至今日,为了提高“捕杀效率”,廉价的鸟网、强亮度的LED 灯、音响、鸟铳......齐上阵。Sipa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图为护鸟志愿者在湿地发现的候鸟尸体。据不完全估计,仅水鸟,在中国每年有约40种、8万—12万遭猎杀,这还只是野生动物盗猎的冰山一角。央视新闻2016年10月10日报道,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宣判了全国最大系列贩卖野生动物案,15名被告人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其中2名主要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一年六个月和十一年有期徒刑。Sipa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一边有屡见报端的盗猎判刑,另一边野味经济、放生、花鸟市场、标本经济等带来的经济利益不停刺激盗猎。“有翅膀在天上飞的只有飞机不吃,有腿脚在地上走的只有凳子不吃”,野味经济对候鸟的生存威胁,已经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插天网、下滚钩、放铁夹、布套索、用电击、以枪打、放毒药等十多种鸟类伤害的手法中,投毒最为危险,最恶劣也最常见——68%被杀害的水鸟死于毒杀,对野外种群造成毁灭性破坏。而这些被毒杀的鸟类几乎全部走上餐桌。2012年4月17日,山东青岛林业公安执法人员在一家饭店查获的野生鸟类。 俞方平/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放生,对很多人而言,本是出自善意的行为,但是好心也被盗猎者利用。放生中产生的购买需求,刺激盗猎。更有甚者,这边公众放生,那边被放生的动物再次被捕又销售给放生者。捕猎过程不断对其消耗和伤害,乃至致死。图为2013年10月23日,在广东佛山市西樵山的观音中广场,游客正在放生。 视觉中国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恰当的方式是向相关部门举报,以做出合适的处置,避免被盗猎者利用,或者因放生不当造成的伤害或生物入侵。2016年6月12日,在青岛植物园,有不少人来到此公园放生了几千只麻雀,这些麻雀未能适应新环境,很多麻雀不断死亡。孙沪生/东方IC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让候鸟飞工作人员刘慧莉介绍“相对于野味经济的非法贸易,花鸟市场的宠物笼养被执法的频率是最少的,相当于完全开放,而花鸟市场尚最常见的画眉、各类山雀、红蓝喉歌鸲、普通朱雀等,都是野外盗猎而来,许多都是在雏鸟时就被连窝端。这些花鸟市场常见鸟在北京市都是一二级的市重点保护物种,未经批准的狩猎和经营都是违法行为,在全国也是国家三有物种,无证狩猎同样违法。”2009年5月22日,江苏淮安,在花鸟市场里购买鸟类的消费者。易谦/视觉中国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中国各地捕获的候鸟多数销往广东。图为2016年9月21日,广西防城港边防支队横江边境检查站查获的冻体夜鹭。这次查获中有广西重点保护动物野生夜鹭312只,其中活体夜鹭70只,冻体242只。沈勇 赵华斌/东方IC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2016年9月29日,数量众多的灰斑鸻、金鸻、环颈鸻、大杓鹬、黑腹滨鹬等候鸟在胶州湾湿地上空集体觅食。王海滨/东方IC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随着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中国民间近年来抵制、严惩贩卖或残害野生动物行为的呼声渐高。但现实情况是大部分的野生动物执法体系仍然停留在被动接受公众举报的阶段。仍然是大量的空白——主动执法空白、公众参与空白、法律实践空白。2014年10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聋哑人护鸟志愿者正在剪除鸟网。王华/视觉中国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野味经济”是我国相对其他国家和地区而言较为突出的地方。有野生动物保护人士提出,这是一个“卖者有罪、食客无罪”怪圈:目前,执法部门处理关于走私、贩卖野生动物案件中,由于旧的野保法对食用环节没有限制,导致只惩处那些依靠买卖、贩运环节获利的犯罪分子,而看不到一名由于吃野生动物受到处理的食客。新野保法明确禁止食用国家重点物种,非国家重点物种的经营也必须有合法来源,期待新野保法对吃喝“野味”习气会有一定遏制。2012年10月11日,山东青岛林业公安人员正在解救被网住的候鸟。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2015年5月19日,安徽郎溪县开发区汤桥村付家湾组村东口一个菜园边,树起的一张大网里,死去的小鸟。老豆/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鸟类对环境变化及其敏感,记录鸟类的活动可以侧面记录整体生态环境的变动。而人类研究鸟类迁徙的主要方法便是环志与无线电追踪。环志是将野生鸟类捕捉后套上人工制作的标有唯一编码的脚环,颈环,翅环,翅旗等标志物,再放归野外,用以搜集研究鸟类的迁徙路线,繁殖,分类数据的研究方法。图为2016年9月18日,江西遂川,全国鸟类环志中心江西遂川营盘圩环志站工作人员在给候鸟环志。李建平/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图为江西省吉安市营盘圩乡桐古村曾昭富,现为江西省吉安市营盘区千年鸟道工作站捕鸟人之一。他曾经是村里捕鸟的能手,但他现在主要工作就是在江西的“千年鸟道”上为来往的候鸟做环志。让候鸟飞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江西的“千年鸟道”指的是当地一个狭长的森林地带。每年秋季有数十万只候鸟在南飞的过程中经过这里,在此取食、休息之后,继续迁徙。历史上,当地人有捕鸟的习惯。到了当代,现代化的捕鸟设备加上无止境的市场需求,“千年鸟道”已经沦为候鸟的杀戮场。据统计,仅2012 年就有近30 万只候鸟在“千年鸟道”被捕获,之后被运往全国各地尤其是沿海地区的餐桌。2016年10月1日,游客在“千年鸟道”江西省遂川县营盘圩鸟类环志站亲身环志放飞活动。李建平/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世界上最著名的被环志的鸟类是一只1980年代初在丹麦被环志的北极燕鸥,至今它仍然每年穿梭于地球的两极之间,它被媒体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的名字命名,每年都有大量观光客专程到它繁殖的岛屿上只为看到这只著名的北极燕鸥。图为当地时间2016年10月8日,鸟类学家和自然爱好者在北海海岸,观察来自西伯利亚和斯堪的那维亚的候鸟,今年当地候鸟迁徙时间大致在10月8到16日之间。Ingo Wagner/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远途的迁徙,需要其付出极大的艰辛,旅行前增肥是必要条件,它们需要储备大约超过平日身体两倍的体重,而飞行过程中平均每小时会减少百分之一的体重。除了体能的准备,一代一代往返千年的候鸟面临着新的挑战:地貌景观的改变,人类活动地域无休止的扩张等等,使鸟类迁徙过程中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误食有农药的粮食种子、光污染造成的方向迷失、城市反光建筑物等等。2016年10月4日,河北秦皇岛,国庆黄金周进入第四天,天公不作美,气象部门接连发布霾橙色预警,美丽的北戴河鸽子窝观鸟湿地连续2天笼罩在雾霾中,此时正值候鸟迁徙季节,在朦胧的雾霾中上万只候鸟聚集海滩,蔚为壮观。赵乃育/东方IC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江西吉安遂川县营盘圩素有“千年鸟道”之称,每年有无数只候鸟从这里飞过。营盘圩村民世代有打鸟的习惯。近年来,由于“野味经济”吸引和,当地村民的捕杀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生态链条。2013年夏,吉安本地一家文化公益机构青原色在当地组织夏令营,通过剧场的创作,和当地的孩子们一起将候鸟保护与家乡的故事结合起来,让孩子们热爱自己的家乡,保护候鸟。图为参加剧场的当地孩子正在模仿候鸟飞翔。青原色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青原色尝试通过各种艺术创作,启发孩子们重新思考与自然的关系,逐渐形成保护生命和环境的意识,并由他们来改变当地世世代代捕食候鸟的习俗以及复兴和创意当地的文化。但现实中,用什么来替代捕鸟带来的收入?仍是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媒体将每年寒暑假前往父母外出打工地、学期开学又回到家乡的孩子们也称为“候鸟”。图为剧场排练中的“小候鸟”和志愿者。青原色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图为2016年教师节,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和北京优秀教师带着孩子爬上香山,放飞了红隼、燕隼等6只由北京猛禽救护中心救护并达到放飞条件的猛禽,它们将加入近日北京西山地区的同类迁徙。(来源:网易综合)
  • 当地时间 2015 年 11 月 26 日,在以色列北部,逾半亿、400种不同种类的候鸟通过约旦河谷飞往非洲。AFP供图 (来源:网易综合)
  • 2012年11月底,邓飞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签订让候鸟飞专项基金协议,成立迄今为止全国第一个以候鸟及其栖息地保护为主题的公益基金。基金会以提升野生鸟类及其栖息地保护在中国的公众参与,完善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法治环境为使命。2012年10月1日,天津东疆湾景区外,一只被网住的鸟儿在网上仅残存两只脚,远处,四名大学生正在用指甲剪救助幸存的鸟儿。何光/东方IC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今年10月,中国境内候鸟迁徙季正式到来,在候鸟已经往返上千年的三条鸟道上,等待着它们的会是可能消失不见的栖息地,以及依旧会有的天网、滚钩、铁夹、套索、鸟铳和毒药。青原色供图(来源:网易综合)
  • (来源:网易综合)
1 /33

看客:血色的迁徙,一路都是欲望的网

正在加载
查看原图
滑动浏览下一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