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秋暝》是王维山水诗代表作之一,这一首诗向来被称为“以画入诗”,照见王维之“空观”的杰作。

不过这首诗其实写得很怪,诗名里带有一个“暝”字,写的是黄昏。可诗中的景象都是“明净”的;诗的第一句说“空”,颈联里却是“喧闹”的;说好了是写“秋暝”,结果最后又提到了“春芳”。

王维的这首诗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下面就听我来给大家说一说。

一、《山居秋暝》赏析

《山居秋暝》——唐·王维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诗歌意译:

秋天的夜晚,空旷的山中下了一场小雨。皎洁的月光,透过松树枝桠,洒下一片清辉,一汪清泉在石上缓缓地流淌。

竹林里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那是浣纱的姑娘回来了吧。遥遥地望见莲叶晃动,那是一艘渔船刚刚才下水。随意在这春天的景色中休憩,王孙留在这里,再适合不过了。

说王维这首诗以画入诗,最主要的证据就是诗的第一句提到了“空山”,和颈联中的“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形成了冲突。于是第一句中的“空”,应该理解成绘画中写意的空。

空山本不空,但是在诗佛王维的心中,它是“空”的。因为一场新雨,让山中的空气清新。天上的明月从云朵的背后露出头来,透过松树的枝桠,洒下一片清辉。

树林里的光线变亮了,我们才能看到清泉在岩石上缓慢地流动着,这是一幅自然打造的山水画。诗人正在欣赏山中景色,忽然耳边听到女子喧闹的声音,这个声音是从竹林里面传来的。

“竹喧归浣女”和“莲动下渔舟”中的“竹喧”、“莲动”形成互文的关系。意思是说,王维先听到了竹林里的吵闹声,然后看到竹子在动,他猜测是浣纱(或者浣衣)的女子归来了。

接着,他又听到了溪边的划水声,又看到了莲叶晃动,于是判断:有人正从渔船上下来。因为山林中有这种生活的气息,所以“空”山也不“空”了。

在最后一句里,王维反用了《楚辞·招隐士》中的典故。《招隐士》是汉代淮南王门客“拟楚辞”的名作。内容极力表现山中的恐怖景象,突出其危险性,呼吁“隐士回归”。其中有一句是“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于是王维反过来说,“王孙自可留”。

另外,这首诗中的明月、松、泉、石和渔舟,各有文化喻意。其中、泉、石让人联想到《世说新语》中“漱石枕流”的典故:

一个叫孙子荆的人对王子武说自己要归隐山林,“枕石漱流”。意思是他要用泉水来漱口,用岩石当枕头。结果他口误,说成了“漱石枕流”。王子武就说:流水能当枕头吗?孙五荆回答:枕流水可以洗耳朵,漱石,可以锻炼我的牙齿。

颈联中“渔舟”也带来了《楚辞》“渔父”的意象。所以这样看来,诗的第一句讲“空”,讲的是出世者的观念。代表王维创作这首诗的时候,已经进入了空灵的状态。

第二句除了写景,其实是在交待自己归隐后要做什么。他要用石头来漱口,用泉水来洗耳朵。

第三句表面是写人间烟火,但是“浣女”、“渔舟”事实上也隐含了《楚辞》意象。“浣女”的“浣”,就是“洗”的意思。这是在写自己归隐的原因。

《渔父》中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这就是王维隐居后要干的事情。

最后一句里,有人把“随意春方歇”理解成“让春天随便消失”。但是王维明明在写秋天,秋天之前的季节是夏,为什么他不写“随意夏芳歇”?并且“归浣女”也不是秋天特有的景像,“莲”更不是秋天才有的植物。

因此个人认为,王维这里写的是“随意地在这春光里面休憩”,而不是“随便让春芳消失”。因为整首诗中的景象,很可能就是出于王维自己想象。他觉得那风景美得,就像是春天芳香四溢的时节。

“空山”真就是一座“空山”,只要有足够强大的精神世界和想象力,没有什么意境是“造”不出来的。

二、《空山新雨》也许是一个“鬼”故事

这首诗最后一句反用到了《招隐士》的典故,这一篇汉代的楚辞,到底讲了什么呢?

在那桂树丛生的山谷幽僻之地,树枝弯弯曲曲地缠绕在了一起。山中云雾迷漫,怪石嶙峋。高山险阻,谷低水深。虎啸猿啼,鹿猴失群。春草凄凄,夏虫哀鸣,野兽奔突咆哮,惊散走兽飞禽。王孙归来吧,免受其惊!

王维在诗的末句故意用这个典故,看起来就比较有意思了。再加上他故事用“春芳”来写“秋暝”。不禁让人联想到他在颔联、颈联中所描绘的山中景色,绝非实景。

秋天的黄昏,山中又刚下过一场雨,天色是晦暗的。王维在第一句里说“空山”,很多人认为这是他的想象。其实有可能“空山”是真实的,后面的才是他的想象。

他在雨后先想象出了松间明月,清泉岩石,进而幻想出一个山林中的桃花界来。不然,本来就“空旷”的山野,哪里来的“浣女”和“渔舟”呢?

尤其是在黄昏时分,浣女归来可以理解,渔船难道是夜晚才出动捕鱼的吗?所以以上人和事都不存在。因为王维放开了想象,自己用“空”造出了“不空”。

其实,他当时所处的境地,也可能是《招隐士》中荒凉、危险之境,也有可能在他打坐的“禅房”。

结语

“空”即是“不空”;“不空”即是“空”。在一个秋天的黄昏,本来应该光线晦暗不明,空气寒冷。王维入定已久,身心一齐进入了“禅境”。

也许他当时正在打坐,已经进入了一种“神游”的状态。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些响动。于是他产生了“花式联想”。

跟着,他就他的用意识开始作起了画。那画中有明月、松树、清泉与岩石,还有桃源仙境。他正画得高兴呢,他的朋友或者是家人来叫他:喂,你的魂儿丢啦?别打坐了,该吃晚饭了!

这时他的“魂”还留在“空山”里,他突然想到《招隐士》这一篇替淮南王招魂的名作。于是把家人叫他吃饭的声音,想像成一群人正在劝他:“魂兮归来!”。于是他说:这里刚刚好,“王孙自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