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庆祝乌东四州“公投入俄”,莫斯科举行了盛大歌舞演唱会,普京也在红场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无数莫斯科市民跟着普京热血澎湃地高喊着:“乌拉!乌拉!”

可与此同时,在红利曼,一支约1万人的俄联军却正处于乌军的围歼之中。莫斯科的口号喊得再亮,歌舞演奏得再好,也无法为前线的俄联军将士送去一丝的温暖。

据前线战况消息,红利曼的俄联军于9月30日被10倍的乌军完全包围,如果俄军增援部队不能解围,这些俄联军战士面临被乌军围歼的巨大威胁,从而迎来自己的马里乌波尔时刻。

在马里乌波尔战役中,固守的乌军坚持抗战,从上万人打到最后只剩2000多人。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残余的乌军被迫向俄军投降。这一仗,打出乌军的顽强意志,也让整个西方世界对乌军刮目相看。

可以预见,待俄乌战争结束,马里乌波尔战役必将载入乌克兰的史册。那些在马里乌波尔坚守到最后一刻的士兵,也将成为全乌克兰人的民族英雄。

可这一回,考验俄联军的时刻到了。被围困在红利曼的俄军主要是卢甘斯克208摩步团、119预备役团、俄第20集团军第3摩步师752摩步团、俄预备部队BARS-13营和BARS-16营,还有一部分瓦格纳雇佣军部队,总计约1万人,驻守在红利曼城区。他们被俄军高层命令,禁止撤退。

在经历哈尔科夫大溃败后,又恰逢克里姆林宫正处于将乌东四州并入俄罗斯版图的最后阶段,这时候,无论如何俄军都不允许再出现一次红利曼大溃败。对这些俄军而言,他们几乎已经没有退路可言。要么就像马里乌波尔的乌军一样战死沙场,要么就放下武器,举手投降。面对10倍的乌军想要突围,几乎是九死一生。

在红利曼俄联军的顽强抵抗下,乌军绕至红利曼外围,切断了红利曼俄联军的绝大部分后勤补给线。仅剩一条通往克里米纳的公路,乌军留着围点打援。这最后一条公路完全处于乌军的火炮打击范围之内,任何俄军要想给红利曼守军送物资,都将面临乌军的炮击。

尤其是乌军的反坦克小组,埋伏在公路两侧,对公路进行交叉打击。这条公路已经变成了一条火炮覆盖之下的死亡公路。

对俄乌两军而言,红利曼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红利曼是卢甘斯克的门户,若是乌军成功拿下红利曼,就相当于一脚踹开了卢甘斯克的大门,兵锋所指就是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了。即便乌军不强攻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也能使用M777或者海马斯对卢甘斯克州内的目标进行远程火炮打击。

卢甘斯克将没有安全界限可言,将重新被乌军的炮火所覆盖。同时,斯拉维扬斯克北部的威胁也能全面解除。乌军可背靠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玛托尔斯克两座双子城,对卢甘斯克进可攻,退可守。

红利曼位于顿涅茨克河东岸,向北可抵达伊久姆,库皮扬斯克,向南则直抵斯拉维扬斯克。若乌军拿下红利曼,伊久姆、库皮扬斯克和斯拉维扬斯克三座战略重镇将连成一片,形成一个三角形的防御城市群,对卢甘斯克可造成巨大的进攻压力。

原本,俄军第20集团军承担着援助红利曼的紧急任务。但俄第20集团军并没有扭转红利曼的战局,反倒接连丢掉了红利曼外围的阵地,让乌军完成了对红利曼的四面合围。乌军这是不想放红利曼的俄军走了,想要全歼这支俄联军。

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胜利,乌军在红利曼的城外竖起国旗,拍照打卡。这既是为了打击俄联军士气,也是为了鼓舞乌军战士:胜利就在眼前。

但俄军并没有坐以待毙。为了援助红利曼的俄联军,俄第58集团军正星夜疾驰,前往红利曼。这是俄军规模最大的一支集团军,总兵力有7万余人。如果俄第58集团军全数抵达红利曼,那么,俄乌两军在兵力上将形成对等规模。

俄第58集团军下辖第19摩步师、第205摩步旅、第136摩步旅、第291炮旅、第487直升机团以及第11工程团,拥有坦克600多辆,装甲车2000多辆以及大量的武装直升机,战斗力当属乌东之最。

在第二次车臣战争和格鲁吉亚战争中,俄第58集团军都是绝对的主力部队,功勋卓著。压上第58集团军,可以看出,俄军真的是准备在红利曼跟乌军大干一场了。

但这一切都得有一个前提:“红利曼俄联军还能固守多久?”

如果在俄第58集团军尚未完成军事部署之前,乌军一顿猛攻,拿下了红利曼,乌军转攻为守,俄第58集团军也很难重新夺取红利曼。这也意味着,红利曼之战慢慢地接近尾声了。

要么,乌军拿下红利曼,俄第58集团军终究是来晚了一步。要么,俄第58集团军从外围打穿乌军阵地,跟红利曼俄联军汇合,南下逼近斯拉维扬斯克。

无论如何,红利曼的决战时刻都要来了。

可让队长万万没想到的是,10月1日晚,俄军宣布,红利曼的俄联军撤了。没有第58集团军的反包围,也没有红利曼决战,俄军直接放弃了红利曼,跑了。

要论抵抗意志,俄联军远远比不上作为对手的乌军。

要知道,红利曼的俄联军是处于乌军的包围圈中的。要在这种情况下突围逃出,损失必然不小。队长预计,投降的俄联军势必不少。这是俄联军继哈尔科夫大溃败后,第二场重大战役失败。

这也意味着,如果所谓的“入俄公投”成立,俄军现在是丢城失地,节节败退。

事实上,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搞的“乌东四州入俄”签约仪式,形式大于实质。普京所说的“乌军对乌东四州的进攻,等同于进攻俄罗斯本土”,也是形式大于实质。因为在整个乌东战场,俄乌两军无时不刻不在交火,无时无刻不在战斗。

要真正地确认领土主权,俄乌两军还得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只有在战场上取得胜利,获得实际控制权,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划入版图。如果连实际控制权都没有,那只能叫划入地图。

更何况,顿涅茨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还有大片领土都在乌克兰军队的手中。如果普京将乌东四州视为俄罗斯领土,那么,继续坚守在乌东四州的乌克兰军队岂不就是在侵略俄罗斯领土了吗?

难道这场战争要变成俄罗斯的对乌自卫反击战了?

你不得不服,普京重新定义了“自卫反击”!

要是197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学会了这一招,某国北部已经纳入中华版图了。可为什么我们不学呢?也许,这就是中俄对“自卫反击”在理解上最大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