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3日,世界超远程射击(Extreme Long Range)纪录再次被刷新,这次的距离达到了4.4英里(7081米)。

斯科特·奥斯汀(Scott Austin),谢泼德·汉弗莱斯(Shepard Humphries)和六个朋友用这支超远程步枪创造了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纪录。这样惊人的成绩当然不是一蹴而就,他们为此努力了许多年。

斯科特·奥斯汀(左)和谢泼德·汉弗莱斯(右)都热衷于挑战极限射程的超远程步枪,多年来,他们经营着游牧步枪手公司(Nomad Rifleman),这是一家位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的超远程步枪射击体验店。2020年,在他们的指导下,一名客户创造了怀俄明州最远射击纪录,距离达到4925米。

帮助客户打破怀俄明州纪录之后不久,斯科特·奥斯汀、谢泼德·汉弗莱斯和一群远程精确射击爱好者决定挑战世界超远程射击纪录。当时的世界纪录4英里(6437米),但他们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认为这不是什么难事。而挑战这个世界纪录,是为了娱乐,以及拥有吹牛的权利。

2020年底,他们开始计划,目标是在2021年6、7月间完成挑战。这样独一无二的超远程步枪需要定制,由于设计过于复杂,定制部件来自加拿大、新西兰和美国。即便是美国,也需要找到阿肯色州、南达科他州、华盛顿州和其他的地方,才能采购到合适的零部件。

在组装这支步枪时,同样出现了技术问题,他们需要逐一解决。于是,在2021年夏天完成挑战变成泡影。只能在2022年5月完成最终的挑战。

对于这样的超远程步枪,千分之二的标准精确度都无法满足需要,它必须是完美的。爱达荷州的步枪制造商S&S运动公司的斯科特·纳尔(Scott Null)在儿子Meshac、Nehemia的帮助下,完成了这支步枪。这支步枪带有太空时代的特殊美感,随着定制步枪和弹药的最终完成,2022年7月将进行试射。

即便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这也不是可以迅速完成的挑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进行测试,才能做好创造纪录的准备。谢泼德·汉弗莱斯说:“对于这种超远距离射击,没有人能够知道如何首发命中。这不是您在枪店货架上购买新步枪和弹药那样简单,很大程度上要靠运气。”

当测试开始时,每个团队成员都尽可能到场,并至少有一次进行弹着点观察,这是一个挑战。要知道,422格令的弹丸以210米/秒的速度落地,只会产生很小的灰尘,因此快速确定弹着点位置相当困难。

因此,实弹测试中,一名观察员看到了弹着点,然后告诉教练。教练会对弹着点与瞄准点进行数据处理,并建议射手如何进行调整,才能进行第二次设计。但是,在这样的射程上,弹着点很难看到。

前方观察员通常是谢泼德·汉弗莱斯,或他的妻子林恩·谢尔伍德(Lynn Sherwood-Humphries)。当他们距离目标100码以上时,通常会听到来自上方或左右两侧的尖啸声,以及自己后方或目标前面的撞击声,但看不到任何灰尘。他们需要更接近目标,来确定弹着点的准确位置,这个问题很棘手。

他们三个人考虑了许多解决方案,谢泼德·汉弗莱斯认为通过雷达来判断弹道,通过雷达信号来确定弹着点。但是,他们没有现成的弹道参数可以使用,因此这个建议被否决了。最终,他们决定两名观察员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靠近目标,根据弹着点的声音来进行三角定位,确定弹着点的位置。

谢泼德·汉弗莱斯最初对于这种依靠声音确定弹着点的方式表示并不可行,因为准确性和精度都无法满足要求。依靠视觉可以将弹着点准确定位在一个点上,但是要坐在田野里,闭眼听到9米左右卵石落地的声音,如何确定它的准确位置?

谢泼德·汉弗莱斯对这种方法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不过他的妻子林恩也是一位超远程射手,她对此表示乐观。因此,他们两人决定一起组成这个双人弹着点观察小组。

观察员需要尽可能靠近目标,用眼睛和耳朵确定弹着点的位置,接下来就是让观察员免遭弹丸伤害的问题。他们需要钢制掩体保护自己的安全,钢板需要多厚?经过各种测试,他们确定了钢板的厚度,谢泼德·汉弗莱斯设计出防弹掩体的外形,并用钢板焊接起来。

林恩将率领前方观察员小组,谢泼德·汉弗莱斯希望自己制造的掩体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谢泼德·汉弗莱斯和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协助射击教练扎克·谢尔顿(Zack Shelton),用木框和两张1.2×3米的薄铁板制作了目标,这样,目标宽3米,高2.3米。然后在目标上画了一个直径2米的圆,这就相当于100米的1英寸,即1 MOA。具体算法是4.4英里为100码的77.4倍,1英寸的77.4倍为1.97米。

如果弹着点位于这个圆圈内,就可以说精度达到了1 MOA。通过这个关系,大家就可以知道,1 MOA精度只是一个水平,还需要射程进行衡量,100米的1 MOA,跟这样的7081米的1 MOA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经过反复测试,枪、装备和团队终于确定了。

9月13日,整个小组前往怀俄明州皮内尔(Pinedale)附近的野牛保护区,进行最关键的挑战任务。早上平均风速13千米/小时,中午风速变小,但风向变成逆风,这对于弹着点的修正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风速每增加一英里(1609米),他们就不得不将瞄准点向左或向右移动26英尺(7.92米)。另外还有其他技术问题,例如弹丸旋转漂移、科里奥利效应,当然还有墨菲定律。

一位拥有出色射击技术和数据分析能力的朋友进行了射击,他是一位安静、自尊的人,让整个团队保证,如果挑战成功,要将他的名字和身份保密,所以我们只能以“温斯顿”称呼他。

斯科特·奥斯汀监制了步枪和弹药,并负责指导射手。他在数月的测试中,获得了许多可以进行弹道计算的数据。在他的指导下,温斯顿越来越靠近他的目标。

谢泼德·汉弗莱斯、斯科特·奥斯汀和温斯顿一起在射击位置上,与观察员通过无线电进行联络,记录弹着点,并计算出瞄准点修正数据。

林恩和四位朋友在目标附近的钢制掩体内,倾听并观察弹着点的位置。杰克逊·霍尔和托尼·莫利纳举着相机拍摄靶子的情况。

乔尔·奥斯汀(Joel Austin)通过长长的镜头观察目标的动静,高级射击教练米克·西斯蒂亚(Mick Cestia)从侧面观察弹着点,韦德·伍德豪斯(Wade Woodhouse)就位于弹道下方,这样可以更好看到弹着点的位置。林恩更靠近目标,她也在弹道下方,所有观察员都要向她汇报。林恩设计了这种网格模式,以确定弹着点的距离和方向。

早上7点,通常是怀俄明州沙漠地区风最小的时候。温斯顿开了第一枪,弹着点距离目标27米,这是一个有希望的开局。整个早晨,观察员团队都在相互沟通,并确认每次射击的弹着点位置。如果弹着点无法看到,就通过声音判断位置,然后由林恩与斯科特·奥斯汀进行沟通,射击团队再进行调整,然后再次射击。

随着早晨的结束,瞄准点修正数据需要进行重大调整,斯科特·奥斯汀对瞄准镜前方的查理·塔拉克(Charlie Tarac)棱镜进行调节。在15分钟的休息时间里,谢泼德·汉弗莱斯和温斯顿,用一支.223雷明顿(5.56×45mm)步枪,准确命中1253米的目标。

在中午之前,斯科特·奥斯汀发现地平线上出现了不祥的云层,此时高程修正1092 MOA,左侧风偏17 MOA。在早上,左侧风偏已经设定为36 MOA,因此总共有53 MOA的风偏修正。

弹丸旋转漂移设定为93.8英寸(2.38米),没有考虑科里奥利效应(地球自转)的影响。这是因为在风速、温度、弹丸飞行时间的影响下,这样的超远距离射击难以对其进行修正。如果这一天无法命中目标,那么这个参数绝对是罪魁祸首。

突然,观察手听到金属的撞击声,他们迅速确定不是弹丸击中林恩的掩体,而且摄像头系统也不是金属材质。韦德·伍德豪斯从后面呼叫:“我确认击中目标!”观察小组迅速进行沟通,并汇报给斯科特·奥斯汀:“我们首次命中,确认命中!”林恩觉得还是要近距离确认弹着点,于是对所有观察员说:“我们现在要去目标确认。”

所有五名观察员快速朝目标跑去,米克·西斯蒂亚首先抵达目标,并确认弹孔。可以从附近的弹着点确认,这个弹孔不是弹丸落在附近溅起的石头砸出来的。弹丸在钢板上打出一个圆孔,然后碰到了支撑木梁,最后钻进了土里。

托尼·莫利纳掏出一把小刀,将木梁上的弹着点痕迹挖下。乔尔·奥斯汀在靶子后方找到了弹丸。他们拍照并发给斯科特·奥斯汀,问他:“你在找这个吗?”在一片欢呼声中,林恩再次与射手组联系,确认命中的消息。

弹着点就在目标上的8英寸(203mm)橙色中心点的左侧边缘处,距离绝对中心只有3英寸(76.2mm)。斯科特·奥斯汀和谢泼德·汉弗莱斯指出,这几个小时的射击中,每次射击的因素并不完全是可重复的。因为枪管外部和内部的温度,射手与目标之间各个距离上的风速和风向,尤其是弹道情况都会有很大差异。在这些外界因素的影响下,每次射击都非常具有挑战性。

谢泼德·汉弗莱斯开玩笑地说:“显然,我们现在可以连续再开几枪,但我们很累,所以现在停止射击,集合。‘运气’并不是一个准确的词,也许‘概率’更合适。温斯顿可能再射击50次,都不会命中目标,当然也可能会命中,但这实在说不好。”也许是一个奇怪的巧合,他们第69枚弹药击中了目标,打破了保罗·菲利普斯(Paul Phillips)4英里(6437米)的最远纪录,而后者的纪录也是第69枚弹药创造的。

在超远程射击领域,没有官方纪录标准。如果保罗·菲利普斯(Paul Phillips)和布莱恩·利兹(Brian Litz)这样拥有信用的射手,并说他们命中了一块直径约3米的岩石,那么大家可以公认为可信纪录。但如果他们声称自己命中了直径1.2米的岩石,就需要更多的现场证据。

谢泼德·汉弗莱斯解释说:“这个领域的射击活动只是为了娱乐,这不是出于狩猎目的,而且命中率起伏不定。也许能够打破纪录的人,可以在未来几年里,用更少的弹药在相同或更远的距离击中目标。但是这个问题也不是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

斯科特·奥斯汀和谢泼德·汉弗莱斯还强调,安全至关重要,所有参与任何射击运动的人都应该意识到风险,不应该把任何不了解这些危险的人带入到射击运动当中。同时,他们明确表示自己团队的共同努力让这一切成为可能。斯科特·奥斯汀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没有整个团队,谢泼德,林恩和我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加上制造步枪和附件的人,那么整个团队人数超过40人。

通过多个GPS接收机,确定距离为4.42英里和4.40英里,为了保证严谨性,只选取了最近距离。MTAC弹丸重量为422格令,约27.3克。弹药整体是从爱达荷州某弹药公司(我们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民用弹药制造商)定制的,安装巴雷特Brass弹丸、H50BMG发射药和CCI 135底火。弹丸初速1006米/秒,击中目标时弹丸速度210米/秒,共飞行24.5秒。

这次冒险行动花费了20个月的时间,1500多个工时,用于建造、测试这支独一无二的步枪,以及相应的弹药、瞄准镜和装备,同时还包括制作防弹钢板掩体,并在四个州的各个牧场进行广泛的地形考察。几个月的实弹测试,才能让弹丸落到远处的山坡上,更不用说命中目标。最终,我们大部分的弹着点都在目标的75码(68.6米)范围之内。我们全力以赴使用三角观测法,成功确定弹着点,并提供出修正数据。

这支步枪口径.416巴雷特

底盘是加拿大Cadex公司的Dual Strike
枪管来自南达科他州的LRI公司,枪管长度40英寸(1016mm),缠距1:9
枪管由阿肯色州的Tacomhq公司进行加工
枪机和机匣是麦克米兰公司(McMillian)的TAC50
板机组来自蒂姆尼公司(Timney)
枪口制退器是新西兰终结者公司(Terminator)T6

350 MOA皮卡汀尼导轨是爱达荷州S&S运动公司定制的
定制的高位贴腮板同样是S&S运动公司制造的
瞄准镜是Vortex Razor 6-35×56 FFP,EBR-7D MOA分划板。这种瞄准镜是Vortex光学公司最新、最出色的产品,测试了许多其他的顶级瞄准镜之后,斯科特·奥斯汀认为这是最佳选择
瞄准镜通过刘波尔德(Leupold)Mark IV镜环固定在导轨上
瞄准镜前方安装了tacomHQ公司的Delta和Charlie TARAC
两脚架LRA公司
斯科特·奥斯汀设计并建立了射击平台
弹道计算软件:应用弹道(Applied Ballistics)

特别感谢巴特林枪管公司(Bartlien Barrels)的弗兰克·格林(Frank Green),当我们向他们定购枪管时,得知至少需要等待12个月,因为在我们订单之前还有其他人。弗兰克·格林向斯科特·奥斯汀发了一封邮件,提供了有关弹药、弹丸选择、枪管缠距等宝贵建议。尽管没有机会采购他们的枪管,但他还是愿意花费自己的时间,为我们提供帮助。

译者按:

翻译完这篇文章,让我们可以从侧面了解超远程射击领域的一些知识,可能确实没有什么用,至少还可以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