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夫·卡尔霍恩和首席财务官布莱恩·韦斯特在不同场合对媒体表示,要转售中国订购的部分737MAX客机,并不看好未来一两年中国大陆的市场。很多人看了这个消息还蛮高兴的,以为是我们坚决不引进波音新机,让它积压了约50亿美元的现金流。但实际上,波音高管这是在公开威胁,因为这140架737MAX,很多都是我国订购的,只是没提货而已。

波音转售737MAX,其实是在威胁我们

而就在波音高管话音刚落,9月14日,民航局与波音公司在浙江舟山组织召开了737MAX飞机运行评审专题会议,旨在评审737系列改进后的整体机型训练规范,外界判断这标志着中国民航恢复737MAX新飞机引进即将完成全部流程,737MAX在告别中国蓝天3年后,也马上就要复飞了。

舟山波音交付中心

很多人以为这是我国妥协了,或者波音与C919有什么秘密交换协议。实际上,并非如此,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波音公司最大的中国客户南航,已经从其机队计划中剔除了100多架737 Max飞机,具体来说是截止2024年的南航机队交付计划,由原先的181架,变成了78架,737MAX从名单中消失。

南航737MAX

更值得注意的是,9月22日,作为南航控股子公司的厦门航空,与空客公司签订协议,采购40架A320NEO客机。要知道,厦门航空可是波音的“铁杆粉丝”,长期运营全波音机队,没想到连它都抛弃了737MAX,这可真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厦门航空原先是全波音机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波音公司高管说的是威胁的话,中国订购的737MAX客机未必会真的被转卖,但戴夫·卡尔霍恩有一句话是出自内心的,那就是“中国大陆是重要市场,但在未来一两年内无法向对方出售新机”。外界判断,波音此言是打算和美国政府一起,卡C919一两年的脖子,等到中国认输,甚至是C919夭折之后,再重回中国市场,到时候供求关系和采购价格就不一样了。

挤满停车场的波音737MAX

那么面对波音的如意算盘,南航和厦航的动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还击,但是我们的还击,是针对波音客机日渐下降的质量。长期以来,仅从机械性能方面说,波音客机其实是普遍好于空客的,但这是以前,现在的情况是波音客机的装配质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甚至是断崖式下跌,以前不可能出现的小毛病,在新接机上,层出不穷,而且所涉及的机型不仅仅限于737MAX,几乎包括所有的系列。

生产线上的737MAX

相比之下,空客现在已经是“良心之作”,俄罗斯客机和发动机甚至都比波音的要好,这一点,从波音制造的SLS登月火箭因为氢泄露一再推迟发射也可以看出来,而且波音公司另一主打产品KC-46空中加油机,也终于让美国空军受不了了,最近刚刚宣布引进巴西的KC-390空中加油机。

SLS火箭也是波音制造的,已经第三次漏了

KC46A加油机也是波音制造的,美国空军烦死它了

所以说,问题的关键不在我们,而在波音自己的专业水平不断下滑,这种下滑,已经到了有目共睹的程度,无论民品还是军品,无论是航空还是航天,都没有逃脱,波音公司与其威胁,不如反思自己,提高飞机装配质量,如果再掉一架,那么迎接它的,就是全球海啸了。

波音烤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