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察者网 陈思佳】

“我会为国家经济努力工作。”

面对记者的镜头和话筒,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略微后退一步,鞠躬道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月12日,李在镕获赦免后向韩国公众鞠躬致歉 图自澎湃影像

庭审结果被几度推翻、两次入狱后又获得假释……在历经五年的曲折审判之后,李在镕近日得到了韩国政府的赦免,他涉及行贿案的罪名也被“一笔勾销”,这位三星集团实质性的掌门人将重回公司领导层。

虽然该决定被反对派视为韩国政治的“重大倒退”,但在民间层面,韩国四家民调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多达77%的受访者支持赦免李在镕。

显然,当下多数韩国民众仍无法摆脱“如果三星能做好,韩国就能够做好”的“神话”。在韩国经济陷入CPI涨幅达近24年来最高水平、出口持续萎缩、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的困境下,他们只能对占韩国GDP超20%的三星集团,寄予“带领韩国走出危机”的厚望。

而三星最核心的产业——半导体正面临政治及经济层面的复杂处境。

一方面,韩国政府正被美国反复施压,要求其加入“芯片四方联盟”。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俊生对观察者网表示,在韩美合作的进程之中,李在镕必然是关键人物。因此美国政府很可能也向韩国施加了一定的压力,推动赦免。在此背景下,对美投资动作频繁的李在镕回归三星领导层,或许也意味着韩美之间在芯片领域将迎来更紧密的合作。

今年7月外媒曾公布了三星在美投资近2000亿美元建设11家工厂的潜在计划,但三星在声明中强调,这一“假设性提案”可能会在各种情况下出现变动。

另一方面,被台媒称为“台湾电子业最强敌手”的李在镕是否有能力实现三星在未来10年里成为全球第一大芯片制造商的目标,也成为关注的焦点。有台媒坦言,在三星和韩国逐渐与美国走近的情况下,台积电在李在镕复职之后可能会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月12日,三星掌门人李在镕获韩国政府特赦 图自澎湃影像

韩财团多次施压总统

据韩联社8月12日报道,韩国政府当天公布“光复节”特赦名单,李在镕获得特赦和复权。韩国总统尹锡悦称,此次赦免以促进民生和经济复苏为重要考量依据,希望通过此举帮助韩国“克服经济危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联社报道截图

报道称,赦免名单共涉及1693人,包括特别赦免、特别复权、减刑等多种方式。除李在镕之外,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等人也在名单之列,但前总统李明博等政治人物却被排除在外。

在这一消息公布后,李在镕当日回应称,他对韩国政府的决定表示感谢,并向韩国民众致歉。他承诺将“努力工作,履行身为商人的责任和义务,通过持续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帮助韩国国民经济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李在镕出生于1968年6月,是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子, 2012年起出任三星电子副会长。在李健熙于2020年10月去世后,李在镕虽然没有接任会长职务,但已成为三星实际掌门人。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4月公布的2022年全球富豪榜,李在镕凭借91亿美元身价成为韩国首富。

相比之下,三星家族其他成员掌控的资产要更少一些,如李在镕的母亲、前leeum美术馆馆长洪罗熙以63亿美元净资产排名韩国第五。李在镕的妹妹、新罗酒店社长李富真和三星福利财团理事长李叙显则分别以41亿美元和35亿美元跻身韩国前十。

2016年,李在镕卷入韩国时任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被指“提供贿赂以期在接班过程中得到前总统朴槿惠的帮助”。然而,这起案件的审判过程却是一波三折,判决结果被多次推翻。

2017年2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批捕李在镕。同年8月,法院认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向海外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和作伪证等5项罪名成立,判处其5年监禁。然而李在镕方面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检方则认为判刑太轻也提起上诉。

在2018年2月的二审判决中,首尔高等法院推翻了一审结果,判处李在镕监禁2年6个月、缓刑4年,并将其当庭释放。但仅仅一年后,2019年8月,韩国最高法院又推翻二审法院裁决部分判决,将此案发回重审。

2021年1月,在经过近一年半的重审之后,首尔高等法院重新裁定,李在镕涉及向朴槿惠及其亲信行贿8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957万元),判处有期徒刑2年6月。李在镕被当庭逮捕,重新入狱服刑。

但此次判决却又加剧了韩国部分政商团体的不满,韩国五大经济团体、四大企业集团和在韩美国商会等组织以保护韩国半导体优势为由,屡次向韩国政府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在此压力之下,李在镕于2021年8月13日获得假释,这距离他二次入狱仅过去半年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8月13日,李在镕获假释出狱 图自澎湃影像

如今,在假释整整一年之后,刚上台的尹锡悦政府又在今年8月12日赦免了李在镕。《华尔街日报》指出,随着赦免于8月15日正式生效,李在镕的行贿罪官司将被“一笔勾销”,假释后的五年就业限制也会一并解除,从而为其重掌三星铺平道路。

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李在镕现在仍面临2015年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的非法并购案等多项指控,因此他还没有完全摆脱法律风险。

李在镕能“挽救”韩国经济吗?

对于赦免李在镕的决定,韩国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应对经济问题”。据路透社报道,韩国法务部长官韩东勋12日表示,“由于迫切需要克服国家经济危机,我们精心挑选了通过积极的技术投资、创造就业机会来引领国家经济增长的商业人士,并给予其赦免。”

韩联社称,韩国总统尹锡悦当天也宣称,赦免名单以促进民生和经济复苏为重要考量依据,有望帮助韩国“克服经济危机”。

当前韩国经济正承受高通胀、外贸出口萎缩的压力。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称,今年7月,韩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3%,高于6月份的6%,涨幅已达到近24年来最高水平。为遏制通胀,韩国央行7月13日首次加息50个基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CNBC:韩国7月通胀达到近24年来最高水平,预计将进一步加息

与此同时,韩国4月至6月的出口较上一季度缩减3.1%,达到近两年来的最大降幅。摩根大通银行分析师朴锡吉(Park Seok-gil,音译)表示,“政策制定会变得更加困难,因为韩国同时面临通胀上行和经济下行的风险。”

不过,强劲的消费使得韩国第二季度经济出人意料地回升。韩国央行7月26日发布的预测数据显示,韩国4月至6月GDP环比增长0.7%,要高于第一季度0.6%的增幅。路透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韩国消费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出口萎缩的影响。

对于李在镕能在多大程度上“挽救”韩国经济,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俊生对观察者网表示,出口导向型的韩国经济陷入困难,与全球经济低迷、部分国家实行贸易保护政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有关,仅靠李在镕一人很难带领韩国走出危机。

不过他也指出,尽管李在镕能否帮助韩国摆脱经济危机仍有待观察,但三星集团终究是韩国最大的企业集团,在韩国经济中的占比超过20%,作为掌门人的李在镕摆脱就业限制必然会对公司乃至韩国经济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7年至2021年三星集团主要子公司收入在韩国GDP中的占比 图自数据统计网站statista

推动韩美芯片领域合作的关键人物

早在获得赦免之前,李在镕就已经有所动作,多次推动三星在美国的投资。如今,在美国向韩国施压,要求其加入华盛顿主导的所谓“芯片四方联盟”以遏制中国大陆崛起的背景下,有观点认为,李在镕重返三星领导层将促进韩美在芯片领域的合作。

去年11月,即获得假释的三个月后,李在镕就高调开启了访美行程,讨论三星在美国建厂的选址问题,还作为外企代表受邀到白宫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白宫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等高级官员会面。

在这次访问期间,三星宣布将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泰勒市投资170亿美元,建设有5纳米先进制程的芯片代工厂。《华尔街日报》声称,这使得拜登政府离推动本土芯片制造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三星现在需要学习如何处理地缘政治与先进芯片制造之间日益紧密的关系。”

今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出访韩国期间,又将三星工厂定为访问的第一站,当时李在镕也出面陪同拜登参观。随后李在镕还与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会晤,讨论芯片合作,并在6月出访欧洲与芯片制造商等战略伙伴会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和韩国总统尹锡悦在李在镕的陪同下参观三星工厂 图自视觉中国

7月,外媒公布了三星在向得州提交的一系列文件中,提出了投资近2000亿美元建设11家工厂的潜在计划。其中,两个工厂将建在得州首府奥斯汀,九个将在泰勒。该计划包括此前公布的在泰勒建厂投资的170亿美元。

不过,三星在声明中表示:“目前我们还没有具体的建造计划”,三星强调,这一“假设性提案”可能会在各种情况下出现变动。而且,即使三星确定投资并推进这一计划,首个新建的工厂也要到2034年左右才会开始运营。

而三星之所以这么早就公布这一尚未完全确定的计划,部分原因是为了赶在今年当地政策到期之前,争取得州的财政奖励。得州已宣布将为大型企业提供为期10年的财产税减免,以刺激增加当地就业机会。但该计划将于12月31日到期。

王俊生分析说,韩国在半导体领域具有领先地位,三星集团更是全球半导体领域的巨头之一,它们在美国推行的“芯片四方联盟”之中无疑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李在镕向美国靠近的行为或许表明,韩国可能会加强与美国在芯片产业链和供应链方面的合作。

“在加强与美国半导体领域合作方面,韩国有很多考量。与美国建立的战略同盟不仅包括‘政治安全’,也包括经济问题。韩国希望尽早加入产业链、供应链方面的合作,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他们可能是想在规则制定方面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王俊生认为,在美韩半导体合作及推进“芯片四方联盟”进程中,执掌三星集团的李在镕必然是一个关键人物。因此美国政府很可能也向韩国施加了一定的压力,推动其赦免李在镕。

复权或将推动三星重大投资和收购

由于受就业和旅行限制,李在镕在过去一年里仅仅只是三星的未注册董事,并没有担任正式职务。这位掌门人无法在位主持大局,也给三星集团开展业务带来不少麻烦。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到,三星上一次进行重大收购还是在2017年,当时在李在镕的主导下,它以8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汽车领域技术厂商哈曼国际工业公司。有三星消息人士透露,实际上只有李在镕能够决定三星的重大并购和投资事宜。

在这样的经营模式之下,官司缠身的李在镕淡出三星管理层,也减缓了该公司海外投资的进程。早在去年5月,三星半导体业务负责人金基南就宣布要在美国投资建厂,但这一项目耗时半年,直到李在镕获得假释出狱的三个月后才最终敲定。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副会长李昌汉去年8月曾直言,“由于李在镕不在位上,三星决策的力量大不如从前。半导体投资需要庞大的资金,这需要有能力的决策者才能拍板定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韩国首尔的三星集团总部 图自澎湃影像

韩联社也指出,自今年年初以来,三星股价已经下跌超过20%,三星不得不在近几个月加紧与阿斯麦等主要合作伙伴及客户的会面,并积极寻找潜在的并购目标。三星官员已经多次暗示,重要的交易“迟早会到来”。预计李在镕获赦免后,三星的业务活动有望得到加强。

“赦免消除了李在镕在技术上受到的就业限制。”韩国商业研究机构Leaders Index负责人朴俊根(Park Ju-gun,音译)说,“三星正在追求的投资,例如关键的并购或投资,这些可能就与赦免有关。未来他们或许会发布公告。”

三星电子已在今年5月公布了一项重要投资蓝图,承诺未来五年内投资45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34万亿元),以加速半导体、生物制药及其他高新技术发展。

在半导体领域,三星与台积电正处于激烈竞争之中。2019上半年三星提出“半导体愿景2030”的长期计划,预计投资13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889亿元),目标是在未来10年里成为全球第一大芯片制造商。台媒认为,这“等于不点名地挑战台积电的全球晶圆代工龙头地位,而美国新厂将是实现这项愿景的重要一环”。

李在镕获得赦免也引起台湾地区分析人士的关注。台媒称,尽管台积电目前在晶圆代工领域保持领先,但李在镕与美国的互动表明,美国有意加强同韩国的半导体合作。随着美国半导体的重心逐渐向韩、日倾斜,台积电可能面临更沉重的竞争压力。

“韩国民众感到不公,却又依赖财阀发展经济”

但尹锡悦赦免李在镕的决定也招致反对派的批评,他们认为,此举相当于是在打击腐败的问题上做出让步,是韩国政治的一次“重大倒退”。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在过去几十年里,韩国财阀一直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享有更加便宜的电力和税收优惠,他们甚至还会参与镇压劳工运动。财阀垄断也粉碎了韩国企业间的竞争,并催生了韩国政商界贿赂与腐败的风气。

一些活动人士曾对李在镕的案件寄予厚望,希望其能成为打击财阀的一个“转折点”,而这种“幻想”已经被打破。《纽约时报》提到,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用镇12日批评称,尹锡悦政府的赦免名单证明了一个在韩国广为流传的观点,即“富则自由,穷则有罪”。

不过,王俊生对此分析说,“光复节”赦免是韩国的政治传统。在赦免李在镕的问题上,韩国政商界团体已经多次向韩国政府施加压力,韩国民间也没有太大的反对声音,因此这其实可以说是尹锡悦政府权衡法治与政治传统后,顺应韩国政治氛围所做出的一项决定。

但王俊生也直言,韩国财阀的经济犯罪屡见不鲜,李在镕获赦免显然是韩国反腐败斗争的一次倒退。

尽管反对派提出抗议,但韩国公众并未对赦免李在镕表现出太大的反感。BBC称,韩国四家民调机构7月进行的全国指标调查(NBS)结果显示,多达77%的受访者支持赦免李在镕。

“有一种核心想法认为,如果三星能做好,韩国就能够做好。韩国人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神话’之中,普通民众很难摆脱它。”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社会学者李允京(Lee YoonKyung,音译)说“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人们很想看到一些具体的迹象表明我们正在向前发展,而李在镕的获释就是其中之一。”

王俊生则对观察者网表示,财阀在韩国经济中所占比重极高,民众生活各方面很难脱离财阀的影响,因此韩国民众乃至政府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生老病死、衣食住行都难以摆脱财阀。五年一任的韩国总统无法撼动三星这样的大集团,韩国民众更是如此。”

他指出,在上世纪60年代之后的“汉江奇迹”期间,韩国政府对大企业的扶持助推了经济高速发展,却也缔造了拥有强大影响力的财阀,而这样的“时代产物”是难以逆转的。“韩国财阀与政治、媒体和法律之间紧密地融合在一起。很多人都想打破财阀的影响,但没有财阀的资金支持,任何施政都无法落到实处。”

“从韩国民众的角度来说,一方面要依靠财阀发展经济,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它;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认为财阀掌控财富是不公平的。”王俊生说,“这就是韩国社会的一个特点,成也是财阀,败也是财阀。这是韩国多年发展和时代的产物,想要改变这种状况,恐怕是极为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