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以“抠厂”著称的理想擅长成本管控,曾是蔚小理中唯一一家实现季度盈利的厂商。媒体出身的李想也是新势力中最懂造势的老板,把新车标榜成“500万以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赚足眼球。

宣传语响天震地,理想却交出自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理想二季度净亏损6.41亿元,创上市以来单季度新高,简单估算,每卖一辆,理想亏损超过2.3万元。

同时,理想三季度销量指引为2.7-2.9万辆,意味着理想可能连续两个季度销量未达到3万辆,是否表明增程式的红利见顶?

但李老板认为,未来5年内,增程式仍是SUV最佳方案。

增程式的前景由市场选择,华尔街抛弃理想却是事实。昔日重仓理想的高瓴资本二季度清仓,花旗也下调理想目标价。在大鳄眼中,曾经的“小甜甜”最终变成了“牛夫人”。

电池成本上涨是主因?

和一季度相比,理想在研发费用、销售以及一般管理费等方面支出均有一定增长,但净亏损扩大主要原因是经营亏损大幅波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理想二季度财报截图

今年二季度,理想经营亏损达到9.78亿元人民币,相较于一季度的4.13亿元增加5.65亿元人民币,经营亏损翻了一番有余。去年同期,理想经营亏损5.63亿元,也从侧面反映理想二季度经营性亏损出现异常。

如果时间线再拉长,截止2020年12月31日,理想年度经营亏损6.69亿元;截止2021年12月31日,这一数值也只增长至10.2亿元。但理想今年上半年经营亏损就已达到13.9亿元。

理想在财报中坦言,由于新冠病毒变种引起的疫情反复导致零部件产能受限,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需求不断增加,与汽车零部件短缺和成本上涨相关的不确定性仍是行业面临的共同挑战。

在所有零部件当中,电池成本又是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理想的观点和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如出一辙,曾庆洪日前在论坛上公开表示,“我们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新能源整车厂将不盈利的锅甩给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的锂电池厂商,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显然不想背,表示“上游材料涨价,导致成本增长。”他认为,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的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涨。

整车厂和电池仓互相甩锅,最后还是消费者买单。4月1日起,理想ONE的售价由33.8万元上调至34.98万元,涨价幅度达1.18万元。同时期上调售价的厂商还包括蔚来、小鹏、威马、比亚迪等。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ONE是一款增程式产品,其电池包最大容量为38.5kWh。同样使用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的蔚来,作为纯电车型厂商,标配电池包容量为75kWh。理论上说,蔚来比理想更受困于电池成本上涨,但实际上,蔚来ES8、ES6及EC6各版本车型起售价只上调1万元,低于理想涨幅。

同样面临成本压力的还有特斯拉,但特斯拉仍在今年二季度保持盈利。二季度调整后净利润26.2亿美元,同比增长62%。特斯拉CEO马斯克甚至表示,他希望在某个时间节点能降低特斯拉的售价。“现在汽车售价处于尴尬的水平,我们面临很多供应链和生产方面的冲击,以及表现疯狂的通货膨胀。不能仅仅因为越过了负担能力的界限,就把价格提高到某个任意的高水平,然后需求就会骤降。希望在某个时候,我们能把价格降低一点。”

“除了特斯拉,新能源整车厂都是亏损的。”曾庆洪的发言透露出无奈。

华尔街抛售,理想急了?

美东时间8月16日,高瓴资本旗下二级投资基金管理人HHLR Advisors(以下简称HHL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截至2季度末的美股组合持仓情况。

截至今年二季度,HHLR在美股十大重仓股中有7只中概股,并对阿里巴巴、京东共9只中概股增持、新进买入等加仓操作,表明HHLR投资团队继续看好中国资产。但HHLR在二季度抛售了所有持有的理想汽车股票,在此前,理想曾是HHLR十大重仓股之一。

此外,花旗将理想汽车目标价由58.6美元下调至48美元。

华尔街的背离可以在理想二季度电话会中找到端倪,理想ONE卖不动了。机构在提问时指出,理想汽车三季度交付指引相对保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理想总裁沈亚楠

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坦言,“我们在给出第三季度指引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理想ONE订单数量的放缓。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随着新产品陆续进入零售店,消费者的注意力更多地被理想L9所吸引。我们正在和销售团队密切合作,为理想ONE获得更多消费者的目光。”

一向不肯降价的理想也不得不变相降价,8月14日,理想悄然上新理想ONE的购置活动,购买理想ONE,保险购置减7000元。

理想ONE卖不动,是否表明增程式技术见顶?李想却表示,“增程在五年以上的时间还是SUV的最佳解决方案。”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李想还拉出长安汽车,“传统汽车像长安这样的企业很优秀,深蓝也选择了用增程,长安是有PHEV(混动)技术的,但他们坚定地选择了增程。因为增程是一辆电动车,而PHEV是一辆燃油车。”

不过,在被问到L9与问界M5等增程式车型相比有何竞争优势时,理想方面并未予以详细回应,而是表示L9在其价格区间内竞争力极强,“我们更关注如何满足客户需求”。

一边强调增程式技术是最优解,另一边,理想汽车加速纯电车型布局。按照原计划,理想汽车将在2023年推出一款纯电车型,但有消息称理想L8或将在今年11月就亮相。该消息并未得到理想方面证实。

在过去,理想3年时间才推出一款车型理想One,如今理想一年一款产品,其研发成本势必增长。但沈亚楠否认新车研发会对公司毛利率和现金流造成短期内的压力,“新车型一定为公司提升利润、改善现金流并增强盈利提供有利支持。”

但有媒体援引分析人士观点,目前理想汽车相比其他新势力盈利能力强一些,这主要是得益于理想ONE单款车型爆款带来的良好的成本控制,纯电续航不到200公里左右的产品,电池上的成本比续航500公里左右纯电车型要小得多;理想L9纯电续航215公里,发动机从理想ONE的三缸变为四缸,原材料价格大涨都可能带来成本压力。未来随着纯电车型的推出,如果成本控制不好的话,亏损可能会继续增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