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中旬,南美洲的南端遭遇了多年来最严重的热浪。在阿根廷,50多个城市的温度上升到40℃以上,比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的典型平均温度高10℃以上。炙热的高温引发了野火,加剧了干旱,损害了农业,并使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电力供应暂时瘫痪。它还造成至少3人死亡,尽管专家估计真实的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在今天发表在《自然医学》上的一项新研究中,一个国际研究小组估计,在2002年至2015年期间,仅拉丁美洲主要城市的极端温度就可能导致近90万人死亡。这是拉丁美洲最详细的估计,也是对一些城市的首次估计。为了估计有多少人死于酷暑或严寒,拉丁美洲城市健康项目研究人员查看了2002年至2015年的死亡数据,这些数据来自整个拉丁美洲九个国家326个居民人数超过10万的城市死亡登记处。

他们计算了日平均温度,并从大气条件的公共数据集中估计了每个城市的温度范围。如果死亡发生在每个城市一年中最热的18天或最冷的18天,他们将其与极端温度联系起来。研究人员使用一个统计模型,比较了在非常热和非常冷的日子里的死亡风险,以及这种风险与在温带日子里的死亡风险。他们发现,在拉丁美洲的大都市中,近6%,近100万的所有死亡发生在极热和极冷的日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研究小组分析登记册中这些死亡的具体原因时,他们发现极端温度往往与心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的死亡有关。极端高温使心脏泵出更多血液,并导致脱水和肺部压力。另一方面,极度寒冷会使心脏泵出的血液减少,导致低血压,并在某些情况下导致器官衰竭。研究小组还发现,老年人特别容易受到极端温度的影响,在研究期间,他们中有7.5%的死亡与极端高温和低温有关。虽然每年的数字不同,但以2015年为例,65岁或以上的人中有超过16000人的死亡是由极端温度造成的,而这一数字接近855,000。

人口老龄化加上拉丁美洲的高度城市化,超过8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和不断恶化的气候变化影响,使极端温度成为拉丁美洲城市真正令人震惊或危险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