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小伙在电梯劝烟,老人几分钟后猝死,家属:咱们法庭见

2022-01-23 12:29:41 法制播报
0人跟贴

2017年5月2日,郑州市金水区派出所里正在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

“就是你害死了我爸?”

“他一个老头儿都那么大年纪了,你为什么不让着他?”

段老头儿的家属乌泱泱来了20多个,他们冲着小伙儿杨帆怒目圆睁,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段老头儿的女儿更是忍不住冲上来对他拳打脚踢,大骂道:“老头儿在电梯里抽个烟怎么了?你多管什么闲事儿?现在我爸被你气死了,我要你偿命!”

杨帆

小伙儿杨帆心里既慌张又委屈,今天上午他在坐电梯的时候碰到段老头在电梯里吸烟,便好心提醒了几句。谁知道段老头儿非但不听,还不依不饶地骂他多管闲事,两个人就这样争执了几句。他哪里能想到,几分钟后段老头竟然心脏病发,直接猝死了!

不过是一场劝烟的小事儿,最后竟然出了人命,警察在断案时也十分为难。

但是他们经过仔细的考虑后认为:老人的猝死属于意外,跟杨帆没有关系,他不需要为此负刑事责任。

这一结果引起了段老头儿家属的强烈不满,他们恶狠狠地指着杨帆的鼻子说:这事儿没完,咱们法庭见!

然后,段老头儿的家属一纸诉状将杨帆告上了法庭。

那么,法院最后会如何宣判呢?段老头儿的死到底跟杨帆的劝烟行为,有没有直接关系?对于杨帆“多管闲事”引发出的大麻烦,社会上又是怎么评价的呢?

老人被气死,家属闹上警察局

“你快回来吧,你爸让人气得心脏病犯了,正往医院抢救呢。”

2017年5月12日上午,郑州的段女士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母亲就忍不住嚎啕大哭,在哽咽中告诉了她父亲心脏病发作的消息。

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直接将段女士吓懵了,她一边慌里慌张地下楼往医院赶,一边哭着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我爸还好好的呢。”

“——老段!老段!你别吓我啊——”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母亲惊慌地喊叫,医生紧急的抢救声让段女士心猛地揪紧,她拦住出租车就哭着喊:“师傅,去医院,快点儿!”

然而,她最终还是来晚了。等段女士赶到医院的时候,她的父亲已经因为心脏病抢救无效而猝死了。

段女士抱着父亲尚有余温的尸体嚎啕大哭,其他的亲属也都赶到了医院。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老段会走得如此突然,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悲痛欲绝中,段女士突然想起母亲电话中说的那句话,她睁着仇恨的双眼问道:“妈,你刚刚说我爸是被人气死的,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什么?”

“哪个混蛋干的!”

一听段女士的话,其他的女儿女婿和亲属们也都是又惊又怒,追问起事情的经过,如果老段真的是被人气死的,那么他们非要让他给老段偿命不可!

母亲田女士哭着告诉大家:“早上你爸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呢,没过多久物业就打电话跟我说你爸心脏病发昏倒了。物业的人说,就因为老段在电梯里抽烟,小区里的一个小伙子就不依不饶地追着他骂,两个人就这样吵了起来,一直吵到了物业门口才被他们拉开。谁知道,你爸才坐物业办公室没两分钟,就实在气得受不了心脏病犯了。你们说,老段这可不就是被那个小伙子给活活气死的吗?”

听完田女士的话,家属们怒上心头,纷纷叫嚣道:

“报警!必须报警!”

“什么人啊这是,老头儿抽个烟碍着他什么事儿了?多管闲事!”

“他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决不能放过他!”

就这样,激愤悲痛的老段家属们,气势汹汹地赶到派出所报了警,誓要让罪魁祸首受到严重的惩罚!

下午一点,“罪魁祸首”一脸凝重地踏进了派出所。

这个人名叫杨帆,与老段同住在一个小区,是一名医生。

杨帆一进来,老段的家属们怒火就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冲上来骂道:“就是你把我爸气死的?”

“你一个大男人,就非要跟老人过不去,将他活活气死才甘心?”

“老头儿都那么大年纪了,你就不能让让他?尊老爱幼你懂不懂?”

段女士更是直接指着杨帆的鼻子恶狠狠地说:“我爸在电梯里抽个烟怎么了?你多管什么闲事儿?现在我爸被你气死了,我要你偿命!”

听着老段家属们铺天盖地的辱骂和指责,杨帆百口莫辩,心里是既慌张又委屈。他哪里能想到,不过是劝烟的一件小事,最后竟然还闹出了人命呢。

杨帆心想着无论如何老人确实已经去世了,家属们悲痛欲绝无法接受事实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一直默默接受了老人家属的辱骂和指责,想要等他们冷静下来后大家再好好讲道理。

然而,老段家属们的话越骂越难听,甚至上升到了威胁恐吓的地步。办案的民警在一旁怎么劝都劝不住,杨帆脑子一热,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他们面前,这才让现场安静了下来。

杨帆

小伙儿电梯劝烟、老人心脏病发猝死全过程

随后,警方根据事发时的监控视频和杨帆的口供,还原了事发的经过。

据杨帆说,当天上午9:20左右,他因为要下楼取东西正在等电梯,电梯门一打开,一股浓重的烟味儿就飘了出来,呛的他连声咳嗽了好几下。他抬头朝里一看,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在里面吞云吐雾。这个人,就是老段。

杨帆是个医生,看他这么大年纪了抽烟还抽得这么凶,当即就皱起了眉头。而且,在电梯里吸烟也有很大的安全隐患。

另外,杨帆的妻子已经快生了,正是闻不得一点儿味道儿的时候。杨帆心想:要是自己带着这么一身烟味儿回去,可能又会让她难受得吐半天。

因此,多重考虑之后,杨帆看着电梯里明晃晃贴着的“电梯内禁止抽烟”警示牌,开口劝道:“大爷,你把烟掐了吧,电梯里不让抽烟。”

正在电梯吸烟的段某

杨帆自认自己劝烟的语气和态度都放得非常好,但是谁知道,一听到他的话脾气暴躁的老段立马就火了。他恶狠狠地瞪着杨帆说:“你是警察局的还是派出所的啊?管这么多?我爱咋抽咋抽!”

杨帆耐心地说道:“大爷,抽烟对身体不好,而且咱小区里还有孕妇和孩子呢。”

听到这话,老人哼了一声,看着杨帆鄙夷地说道:“你是孕妇还是孩子?一个大男人家的,连点儿烟味儿都受不了,没出息!”

这可把杨帆给气坏了,怎么你在电梯里抽烟还有理了呢?好心劝你你不但不听,竟然还张口骂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人野蛮的态度让杨帆也起了火,两个人就这样,你说在电梯里抽烟怎么怎么不好,我说你废话真多,多管闲事,两个人鸡同鸭讲,争执了老半天。

监控视频显示,电梯到了负1楼的时候,双方依然在争吵。杨帆告诉警察,当时他要去地下车库取东西,本以为随着自己离开电梯争吵会结束。但是没有想到老人不依不饶地跟着他一起出了电梯,继续追着他理论。

就这样,两个人又从负一楼争执到了一楼。杨帆告诉警方,当时他已经感觉到这样争吵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再吵也吵不出个结果来,便想着找物业来协商解决。

于是,9:26分,杨帆和老段在争吵中决定去找物业解决纠纷。

在去物业办公室的路上,两个人的争吵依旧在继续。监控视频显示,此时老段的情绪非常激动,动作幅度也开始变大,似乎已经忍不住怒火了。

9:29分,物业的工作人员被两人的争吵声吸引,赶紧出来进行调解。一个工作人员将杨帆拉开,其他的工作人员扶着老段进了办公室,在物业的调解下,杨帆和老段的争执这才算结束了。

随后,以为事情结束了的杨帆,便离开物业去了小区的快递点取快递。

而物业办公室里,工作人员给老段倒了杯水,劝说道:“老人家,先喝口水,消消火。”

老段没有搭理工作人员,他愤愤不平地坐在椅子上,越想越生气,忽然感觉心口一疼,一头从椅子上栽下来,彻底昏了过去。

物业人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大喊:“来人啊!快叫救护车!有人昏倒了!”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刚取完快递回来的杨帆看到大家都围在物业门口,心里顿时就有了不详的预感,再一问,邻居告诉他说:“听说是咱小区那个老段晕倒在物业办公室了,在等救护车呢。”

一听这话,杨帆心猛地一沉,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想太多了,赶紧扒开人群对老段进行急救。

从老段9:30分昏倒,到9:37救护车赶到,杨帆一直在坚持为老段做心肺复苏进行抢救,他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来挽回老段的生命。

然而,悲剧还是就这么发生,9:40分,老段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猝死离世。

至此,一则劝烟的小事,正式演变成了人命大案。

法院怎么判?

电梯里抽烟对吗?——不对。

电梯里劝烟不应该吗?——应该。

悲剧发生后,杨帆的内心陷入了纠结。

一方面,他认为自己劝烟的行为没有错。另一方面他又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当时不管老段吸烟的事儿,是不是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如果老段的家属追究责任,那么明明自己没有错,难道也要为此事负责吗?

杨帆没有纠结太久,因为警方给出了公正的判断。

警方在仔细分析过事发过程后认为:老段的猝死属于意外事件,跟杨帆的劝烟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杨帆不构成刑事犯罪。

但是对于这一结果,老段的家属表示不能接受。他们恶狠狠地指着杨帆说:“这事儿没完,咱们法庭见!”

随后,老段的家属们一纸诉状将杨帆告上了法庭,要求杨帆赔偿其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所有费用,共计40万元。

40万对杨帆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上妻子刚刚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什么都需要钱,哪里还能一下子拿出来40万元赔给老段的家属呢?

更何况,杨帆认为自己根本就不该赔这笔钱。

因此,杨帆拒绝了老段家属的赔偿要求,决心与他们打官司到底。

2017年7月,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对“电梯劝烟猝死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庭审现场,双方各执一词,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老段的家属们说:老人虽然脾气暴躁,但是素来讲道理。如果杨帆当时好好说话,他肯定不会生气地与杨帆发生争执。监控视频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我们只能确定两人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但是若不是杨帆说话难听或者对老人进行了辱骂,怎么可能会让老人气得心脏病发猝死?

他们还说:年龄大的时候谁不会做错事?如果不是杨帆非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抨击老人,他怎么可能会心脏病复发?

老段家属的律师也指出:杨帆进行劝阻的初衷没有错,但是他的劝阻长达5分钟,已经超过了正常的限度。而且老段是在跟杨帆争执过后几分钟内就心脏病发倒地猝死的,所以,杨帆的劝烟行为与老段的死存在着直接的关系,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但是杨帆却认为自己劝烟只是出于好意和维护公共道德的目的,他既没有对老人辱骂也没有过激举动,于情于理都没有错,不应该为此事承担责任。

根据双方的说辞和调查,金水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

杨帆的劝烟行为与老人的猝死结果,只有时间先后的关联,并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但是由于老人确实是在跟杨帆争执后猝死的,所以据《侵权责任法》来看,双方都没有过错,损失应该由双方共同承担。

根据公平原则,法院最终判处杨帆向死者家属补偿1.5万元。

对此结果,杨帆表示:“我认为自己做得没有错,1.5万块我可以出,但是我认捐不认赔。”

一审判决的结果出来后,也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都认为杨帆劝烟没有错,不应该承担这1.5万的赔偿。

有人说:“1.5万元虽然不多,但是这其中的每一分都在告诉人们‘做好事是要赔钱的’,分量不可谓不重。”

还有人说:“如果维护公共道德都需要付出代价的话,那么以后谁还敢站出来说话呢?长此以往下去,公共道德的崩坏不难预见。”

40万变1.5万,杨帆不满意,老段的家属更不满意,他们再次上诉到了郑州市中院。而这次,除了杨帆,他们索性连物业也一起告上了法庭。

然而,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更高的赔偿,还颇有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效果。

2018年1月,郑州中院对“电梯劝烟猝死案”做出了二审判决:

驳回老段家属的所有无理请求,撤销一审时对杨帆做出的1.5万赔偿要求,同时,一审二审的案件受理费共计1.4万余元,也全部由死者家属承担。

郑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杨帆的劝烟行为是正当劝阻行为,并不会直接造成段老头儿的死亡,他也没有侵害段老头生命权的故意或过失,不应该为此事承担侵权责任。如果让杨帆承担补偿责任,那么将会大大挫伤公民依法维护公共利益的积极性,不利于促进社会文明的发展,更与民法的立法宗旨相悖。

此二审判决一出,杨帆忍不住激动地落下眼泪,深深感谢法律给了自己公正与温暖。人民百姓得知结果后也是纷纷拍手称快,大赞法院判得公正!判得好!

此案结束之后,曾有人问杨帆:“以后再见到电梯吸烟的,你还敢上去劝吗?”

对此,杨帆坚定地说:“会!”

可能还是会有一些人认为,老人的猝死跟杨帆的劝烟脱不了关系。但是仔细想一想,如果此案最终真的同意了家属的索赔,那么岂不是助长了不道德的歪风邪气?以后再遇到电梯吸烟、随地吐痰、随手扔垃圾等等不道德的行为,还有谁敢站出来制止?长此以往下去,社会又会变得多么的混乱和冷漠呢?

我们从小就接受教育,要维护公共道德,维护公共秩序,做一个讲文明树新风的好公民,维护公序良俗也一直是民法的基本原则,电梯劝烟案的结果也让我们明白了,法律是正义且温暖的!

因此,面对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要勇于制止。社会和法律,会永远站在正义的一方!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