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比特币最大诈骗案 青海地头蛇的连环收割术

2019-02-21 00:08:09 三言财经

来源:北纬31度 作者:贾天真

迈入2019年,比特币矿业投资人小韩心里堵得慌。

想当初,18个人足足凑了1270万元人民币(包括小韩投资的200万),都彻底地打了水漂。

这起案件的涉案金额巨大,可以算得上是2018年比特币矿业最大的诈骗案。

小韩没料到,他所信任的这家名为“青海日晶光电有限公司”(下称“日晶光电”),作为青海省光伏产业里的“重点企业”,时不时登上媒体报道,经常被当做标杆的“好企业”,竟能出现幺蛾子。

但日晶光电形成了独特的矿圈收割术:

利用国家资源允许的低价电(0.33元),吸引矿圈投入矿机, 之后电费涨价、私自宣布合同无效、默许保安打砸矿机并进行威胁扣押……

(需要明确一点,此低价电本是用于生产单晶硅,但日晶光电却偷偷用来挖取比特币。)

作为投资者之一小韩,目瞪口呆的是,日晶光电工作人员当初出示的“与政府签订的三方协议”竟是伪造,这种下三滥的套路早已经坑过一批投资人。

想当初,日晶光电总经理林松麟拍着胸脯保证“重点企业”、“省领导多次视察”让投资人咽下定心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被诈骗后,试图通过报案追回损失的小韩,听到了当地人的忠告:"青海地方小,日晶能量大",来形容日晶在当地的势力。虽然此项目已经立案,但在维权道路上,等待着投资人们的,依然是漫长的维权之路……

01 伪造政府文件 矿机进场关门宰客

比特币矿机耗电量巨大,矿商一直是“逐电而居”的候鸟。

从内蒙、新疆、甘肃到云南、贵州、四川,矿商们追逐着“供电量大、电力稳定、成本低”的目标,供养起一个又一个“胃口奇大”、耗电量惊人的“巨兽”——矿场。

足够低价的电量是矿场的生命,但如果矿商只盯着这一点,很容易会落入到陷阱当中。

2018年8月,日晶光电利用场地内注册的壳公司德令哈巨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巨应网络)向一众投资人出售矿机机位。

优势是,低价,0.33元。

小韩通过圈内的投资人朋友,得知青海日晶光电正在招商。

在投资人到达日晶光电产业园后,负责招商的曹全福向一众投资人,出示了有德令哈市政府盖章的三方合作协议《区块链产业战略投资框架协议》(三方协议)。

伪造政府签署的《区块链产业战略投资框架协议》

三方协议中显示日晶光电、巨应网络和德令哈市政府合作的区块链项目,并有德令哈市政府、日晶光电、巨应网络三方盖的章,三方协议的落款时间为2018年4月12日。

重点企业光环笼罩之下,投资人压根就没想过,这有德令哈市政府盖章的文件竟是伪造。

“电费3毛3,当时对我们来说,太有诱惑力了。”投资人小韩告诉「北纬31度」。

商谈合作的企业身上“光环”层层笼罩,小韩花了3天时间考察,觉得十分满意,他决定参与投资。

投资人们在日晶光电的厂区内,查阅协议以及其他日晶光电的文件后,共计4个直接投资人,14个间接投资人,对海西州重点企业日晶光电的区块链机位项目,联合投资了1270万元,并约定11月底交付12.5万个机位,电费为0.33元。

“日晶光电是青海省重点企业,青海省对日晶有扶持政策。”他还给投资人喂了一颗定心丸,“10月底还会有青海省领导来检查工作,尽管放心的做。”

“后来,省政府领导确实在10月16日来日晶光电考察了。”小韩告诉「北纬31度」,并展示了当时一行人的照片。

省领导视察青海日晶光电

投资人都感到很放心,毕竟青海省政府主要领导来了,项目应该没什么问题。在青海省领导考察后,10月16日,投资人的设备陆陆续续进场,布置在日晶光电提供的机位上。

当时现有机位也就只有两万多,按照进度是完全无法按时按量交付使用的。

投资人质疑:“按照合同上的规定,11月底需要交付的12.5万机位,仅交付了原定的六分之一。按照这个情况,能准时吗?”

日晶光电的招商负责人曹全福回答:“这不是你们担心的问题。”

仅仅过去了四天,等投资人的矿机设备进场后,日晶光电方面的人却翻脸了。

2018年10月20日上午8点,小韩接到了通知,日晶光电场地内注册的第二个壳公司德令哈市火箭客科技有限公司(火箭客科技)要求,八点半统一停电关机。

火箭客法人黄毅告诉一众投资人,如果要继续开机,就要按照新标准执行。新标准上涨到0.42元,比原约定的0.33元上涨接近30%。

“认可这个电价,能继续使用。不认可这个电价,也要按这个价格,把前期费用缴清才能走。”黄毅直接把话甩给了投资人。

“我们要求合同撤销设备离场,但黄毅声称合同无效,并暗示不接受条件机器别想走。”小韩事后向「北纬31度」回忆,当时自己已经被彻底惹怒。

合同无效、电费涨价、机器扣押这三项不合理要求让投资人完全傻眼,“这跟关门打狗有什么两样!”

10月21日,投资人到日晶光电产业园,计划将设备直接拉走。出厂门时,日晶公司的保安跳上正在行驶的车辆,将矿机往车下摔,当场打砸破坏4台矿机。

“再往前开,我们就把设备全部砸了!”日晶光电保安语出威胁,还到驾驶室将车辆钥匙抢走,在场的投资人马上报警。

110出警后,将一行人带到德令哈市新城派出所处理。

在派出所的调解过程中,日晶光电总经理林松麟和火箭客法人黄毅认可保安的行为,依然拒绝设备离场,并于当晚在日晶光电产业园门口增派人手和车辆,阻止其余设备离场。

事态开始愈演愈烈......

02 产业重挫还款无力 日晶光电转型挖矿

令小韩上当的“重点企业”,名为青海日晶光电有限公司。属于“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国家级)”2013年3月招商引资项目,坐落于德令哈工业园“青海日晶光电产业园”内。

青海日晶光电项目介绍

“项目总投资15亿元,占地497亩。原计划18年12月底项目建成,可实现年产值30亿元,利税3亿元,增加就业岗位2500个。”海西州政府项目曾公示过项目进展。

青海日晶作为当地重点发展的光伏类企业,当地政府大力支持了企业发展,给予了多样的政策优惠,希望其成为对外展示“循环经济”发展的一张重要名片。

「北纬31度」查询了相关报道,《青海日报》曾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了海西州的重点光伏企业——青海日晶光电有限公司。

“这家企业在科技攻关中,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产品多晶硅切片由原来的每片120克降低到每片60克,在生产成本大幅降低的同时,企业的竞争力随之上升。”

既有技术竞争力,又是当地知名企业,日晶为何铤而走险,走上这条收割矿圈之路呢?

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北纬31度只了解到,日晶的盈利状况一直堪忧。

2016年11月11日,由于是海西州的重点光伏企业,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海西支行向日晶公司发放贷款1700万元,约定按月付息,到期一次性还本。

但贷款到期后,日晶公司并未按约还款并被告上法庭。

2018年10月16日,日晶光电提出上诉并希望法院撤销罚息时给出了理由,受国家光伏”5.31”新政策的影响,光伏产业链中下游企业基本关停,硅棒市场需求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导致公司全面停业生产,公司生产处于严重亏损。

“目前公司已无流动资金,公司现正在以多种形式和方式进行转型,并寻求合作伙伴,在艰难维持公司基本运行的同时,寻求商机,重新生产,扭转亏盈,早日偿还银行贷款。”

“转型并寻求合作伙伴”的青海日晶光电,此时真正忙碌的,却是第三次举起了镰刀,以同样套路收割比特币矿商。

事件发生后,投资人们才联系到日晶光电场内其他更早期的投资者,惊闻日晶光电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个套路了。

早在2018年4月份和7月份,已经有两批投资人被坑得血本无归,这两批投资人最后连矿机都不要了。

当时的套路跟小韩这批投资人是一样的,先用低电价诱惑投资人设备进场后,强制使用高价电,并且不允许矿机离场。

小韩心里一凉,这1200多万投资款血本无归不说,已经进场价值上亿的设备万一再被扣押,到那时更是雪上加霜。

“我们焦虑的,已经不是上千万投资款能否收回的问题,而是已经进场的、价值近亿的矿机能否安全离场。”一位投资人向「北纬31度」吐露了心声。

通过在当地了解一些情况后,当地人直言:“青海地方小,日晶能量大,是典型地头蛇,先认清现实再说下来的路怎么走。”

2018年10月22日,面对项目骗局,投资人承担着对客户每天产生巨额赔付的情况下,还不得不面对设备被扣押的风险。

“万一再说交什么托管费之类,估计这辈子都搭进去了。”

于是,投资人迫不得已在日晶光电场地内的壳公司火箭客给出的巨额电费清单(每度0.42元)上签字,交了高价电费后,设备才得以离场。

03 套路诈骗顶风作案 涉黑维权长路漫漫

小韩想要追回自己的损失,他发现自己很快碰了一鼻子灰。

根据派出所要求,他需要相关工作人员出具日晶光电伪造印章,签署的相关协议不存在的证明。相关人员的办事效率,让他一等再等。

2018年11月29日,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公安局对日晶光电负责招商的犯罪嫌疑人曹全福以涉嫌伪造印章、巨额诈骗罪立案。

在投资人举报日晶涉黑后,2018年12月11日德令哈市公安局出具《关于日晶光电诈骗涉黑问题的处理意见书》确认三方协议为伪造,并已立案将对犯罪嫌疑人曹全福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2月13日将犯罪嫌疑人曹全福在深圳北站抓获。

在将曹全福伪造印章诈骗立案后,投资人决定不能放任日晶无法无天。

12月14日,投资人收集日晶光电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的涉黑线索后到新城派出所报案。

报案后,投资人再次进入厂区。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日晶光电还在用以前黑下来的矿机从事挖矿业务。尽管白天不敢开机,晚上却依然干的如火如荼。

日晶光电并没有获得挖矿的用电批文,而是一直使用单晶硅生产用电,改变了电力用途从事比特币挖矿业务已经一年有余。

电力按单(多)晶硅行业直接交易价格

如今虚报大数据项目骗取大数据备案批文,非常很顺利的在德令哈市经信委拿到了项目备案书。

18年9月,大数据备案批文

一众投资人非常惊讶,报案后的日晶光电还能继续违规用电,顶风作案?

本地人直言不讳:“人家违规用电靠的是关系,经信委和电力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你们这些外地人来了又能把日晶怎么样?”

日晶光电用“黑下来”的机器违规用电,天天数着到手的比特币逍遥自在,剩下一众投资人欲哭无泪。

还有人不断地暗示他,“你这个案子被压着了,上面有人。”但他没有放弃,政府里面谁是日晶光电的保护伞?他到了海西州信访局进行打黑除恶举报。

小韩和其他投资人并不打算屈服,这3个多月,他多次往返德令哈,在高原地区住了下来,时不时就跑派出所询问进展。

就算是块砖头,扔到水里好歹也得“噗通”一声,再泛起阵阵涟漪。

而小韩和其他日晶光电的投资人,花了1200多万购买机位,转到日晶光电对公账户上的钱却彻底消失,再也没有回音。

矿机设备往返德令哈的费用和时间,这当中又经历了矿场机位断电,又是扣押矿机等等状况,小韩非常后悔自己当初只花了3天考察,更没想到当地的重点企业还能设下如此圈套。

他的心思,连着他投资的200万,一起留在了这青海的茫茫戈壁之上。

1988年6月,海子第二次坐火车前往西藏,在德令哈短暂停留,写了一首很有名的诗《日记》(又名《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诗里动情地写道:“……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小韩无心关注柴达木盆地的戈壁空空,他只想早日追回自己的损失,更希望不会再有人重蹈覆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