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如果黄鳝有爱情

2019-01-10 12:35:51 GQ中国

黑色呢子风衣外套 Anirac 白衬衫 黑色高腰短裤均为 Dior

王子文这个名字我们并不陌生,但前些年又总觉得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其实她15岁就踏进演艺圈了,摸爬滚打十几年,重要作品也上过不少,但人们对她的成绩似乎总故意地忽略,觉得那是老天眷顾、贵人相佐。直到她29岁时出演了现象级红剧《欢乐颂》,犹如横空出世,可能她也希望大家对她的记忆就从曲筱绡开始。

王子文的火法儿有些新意,也没看她拍什么广告,也没看她上什么综艺节目,但你只要在微信搜索里输入她的名字,就会搜到不少于15屏的表情图片,基本都是曲筱绡的夸张剧照、喜怒哀乐,有的还配以“机智如我、委屈巴巴、吓死宝宝”之类的文字,总有几百个,大概能推断下这个角色引发的共鸣。

今天的摄影棚里特安静,摄影师和服装编辑在小声沟通,看着很理智,不像要搞激情澎湃的创作。王子文裹了件军服范儿的灰色大衣走出来,眼神不太自信,她身材娇小,穿不出大衣的挺拔傲岸,只觉得一块灰色面料上顶了张五官精致的小脸儿。她按摄影师要求在椅子上坐下,一道强光从两块米菠萝板的夹缝中射过来,分割着她的身体。

看来是要扮演一个在落日残阳中的迷茫少女。迷茫对她而言不难,只是穿大衣坐着让她很不自在,“这衣服太大显得我太小了”。于是她又走到样图板前看了一会儿,决定换一身衣服。几分钟后她又神采奕奕地阔步走出化妆间,紧身黑色上衣,下身穿小短裤配大皮靴,这应该是她最有把握的装扮。只是那双大皮靴相对于两根小细腿而言显得过于沉重,每一步都得从大腿根部发力,步履坚实。

其实她身材挺玲珑的,四肢比例不错,凹凸有致,完全可以把一些大牌服装穿出风韵,只是拍照时别跟高个儿人站在一起,这是她总结的。

白色背心 Evening 棕色呢子西服外套 棕色呢子西裤均为 Massimo Dutti

微博上她经常晒出一些难度颇高的瑜伽动作,慢起手倒立不算什么,还有些动作叫不出名字,展现了很好的柔度,同时网友都羡慕她80多斤的体重,她说瘦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在圈里女明星想出各种恶毒方法减肥时,她居然还要通过吃中药来调理身体增肥,有点儿气人。

拍完照我们在化妆间开聊,那沙发又宽又矮,正常坐上去也接近葛优躺了。我设想过最好的采访状态,就是被采访人像看心理医生那样半仰在沙发上絮絮叨叨,而采访者开着录音笔溜出去吃零食了。通常比较放松的女艺人喜欢脱鞋盘腿坐,而王子文双臂交叉在胸前,配合二郎腿小幅摆动,像条随时准备游走的鱼,从心理学上讲这是个很有戒心的防范姿势。最近娱乐界有点儿风声鹤唳,看得出她想做一次滴水不漏的采访。

鬼马精灵

可能所有人对王子文的印象都停留在曲筱绡那种一惊一乍、喜形于色的表情包状态,其实不然,她讲话语调低沉,也颇有条理,赶上合适的话题,她自有一番深思熟虑后的言论在那儿候着。以她眼睛在脸上的面积占比,可以轻松营造出阳光灵动的神情,但她没有年轻女艺人那种假惺惺的正能量,眼神中老盖着一层迷雾,拨开迷雾,大概是铅灰色的底色。

通常演员塑造最成功的角色,都是在性格或经历上跟自己有相似之处的人物,带着真情感就进来了,所以我很好奇曲筱绡跟她有什么重合的部分。

黑色皮胸衣 白色长裙 白色饰珍珠耳环 黑色皮靴均为 Dior

“其实我塑造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曲筱绡,还是《如果蜗牛有爱情》里的刑侦探员许诩,或者是即将上映的《动物管理局》中的吴爱爱,都是我本身的样子,我觉得每个人都不止一面。有些人他的性格会比较丰富,你能看到他的内向、沉稳,又能看到他的爆发力,有时候性感,有时候可爱,我身上的性格元素会比较多,所以在塑造角色时,会把这些元素提出来,然后把其他对这个角色没用的性格关起来。像曲筱绡那种,就要把我内向、害羞、不爱说话的一面关闭,把适合她的元素拿出来,去演她就好了。所以基本上每个角色,我都觉得是我自己,虽然有不一样,但都在我的性格范围内。”

这回答不错,应该也是被追问过很多次了,但关于曲筱绡的鬼马精灵和任性,与王子文成长经历中的哪段代码相对应,这还是个问题。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演此类角色了。在2011年上映的热播剧《家,N次方》中,她就演过一个可以说是少女版曲筱绡的齐齐,人物身份是父母离异后又踏入豪门的高中生。出场行头一身女巫斗篷,画黑眼圈,背个半人高的大葫芦,撒娇、撒泼、打抱不平样样精通。那个角色其实已经让很多观众记住了她,只是没像“曲妖精”那样爆红。

心理学案例分析

到底是什么经历使王子文这么擅长演飞扬跋扈的富家女呢?假如我们请心理学专业的刑侦探员许诩来采访她,许诩会如何推演构建出王子文的性格特征?

她首先进行了背景调查,王子文不算富二代,四五岁时在成都接受过短暂的舞蹈体操基础训练,6岁时父母离异,15岁被黄格选带到北京参加歌手练习生培训,进入中韩少女组合。这中间大概有十年的历史无从查证,但还是能从她父亲的口述中看出一些端倪。

王子文5岁那年,因为父母经常吵架,她小小年纪便成了中间的和事佬。甚至会对父亲说:“妈妈有缺点她会改,她听我的,但是你们可不可以别分开?”有一次她拉着爸爸妈妈去外婆家,然后把他们关在一间屋子里,希望他们多交流,时不时还拉开门听听有没有好的结果出现。6岁那年,有一天母亲还是带着家当离开了,子文回来时,看到满屋的狼藉,对父亲说:“妈妈真没礼貌。”于是就坐在地上。父亲还以为她在玩,其实是她开始一个人收拾家里的残局,然后抬头跟父亲说:“爸爸没关系,一会儿家里就变漂亮了。”

短袖花衬衫 All Saints 黑色西裤 Ports 1961 黑色抹胸 黑色皮靴均为 Dior

在两季《欢乐颂》中,“曲妖精”几乎没被真正击垮过,她永远彪悍得不需要解释,没有办不成的事,即便赵医生离开她,她也只是大喊大叫一通,像祥林嫂那样向每个人哭诉自己失恋了,第二天就信心满满地宣布要把赵医生夺回来。只有第二季后半段,当她知道父母要为财产分家时,真的慌了,有点儿六神无主。52集有场戏是筱绡把母亲哄睡着后,坐在楼梯上翻看小时候的照片,那些照片都是王子文本人的,从百日到四五岁,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这桥段不知谁安排的。

54集中曲筱绡的父母撕破脸,她把22层所有女孩叫到一起商量对策。樊胜美说既然你父母没有感情了,还不如让他们分开。筱绡听了哇的一声咧嘴大哭,那段台词是:“不要,我不要我爸妈离婚,爸妈不能离,他们要是离了这个家就没了,那我就成孤儿了。”

演这段时她的眼泪是喷出来的,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以至于旁边劝她的莹莹不是擦她面颊上的泪水,而是在她下巴上接雨。安迪这时的台词是:“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爱捣蛋了,你是想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你怕你爸爸喜欢你哥哥,怕你妈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和你爸爸身上,所以你想,你不能被别人忘了。”

外套 Me&City 衬衫 Dior 靴子 Dior

王子文小时候爱不爱捣蛋不知道,她只说自己曾经很叛逆,不过她15岁时就跟当时全国知名歌手黄格选坐在一张桌上吃饭,然后自作主张去北京闯娱乐圈,也不是一般小孩。黄格选当年对她的印象是:“敏感多虑,整天在想心事,问她也不说,可能就是对前途比较迷茫,没什么安全感。”我猜她当时就经常是那种眼里蒙着雾的神情。

鬼马精灵通常是一个人集万千宠爱后的肆意妄为,所以想知道王子文生活中是不是个很爱撒娇的人。

“没有没有,我不适合像曲筱绡那么撒娇,其实当时演的时候挺难受的,但是私下对男朋友偶尔会。”

一个自幼没能从原生家庭中获得足够关爱的女孩,居然把撒娇和霸道演绎得那么传神,许诩对此的观点是:“表演的专业性是一方面,同时演员这个职业的福利就是能体验别人的人生,生活中没经历过的可以在剧中过瘾,就像穷人也可以演富豪,甚至把他臆想中的世界放大呈现。”

听上去有点儿道理。许诩的分析还在继续:“以王子文的成长经历,她应该有点儿恋父情结,在心智完全成熟前,会找那种睿智、有包容力、能帮她指点人生的成熟型男友。”她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被经纪人制止了。

白色背心 Evening 棕色呢子西服外套 棕色呢子西裤均为 Massimo Dutti

那再分析点儿别的。王子文和曲筱绡身上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能吃苦。筱绡虽然是富家女,但她并非好吃懒做,她可以为一个项目4天飞3个国家几乎不睡觉,该干正事时绝对不想儿女情长。那么王子文吃过什么苦,可以听下她的自述:

“我15岁来北京做练习生的第一天,下飞机到住地刚放下行李,就被要求去跑步,我连球鞋都没带,韩国教员说就穿你的鞋跑。于是我们就绕着望京新城的外圈跑,大概有3000米,是那种全速跑,我上学时800米都不及格,但是他说如果你今天落下了,那全体受罚。必须硬撑,两个小时前我还在成都过着闲散的生活,都不明白怎么跑这儿受摧残来了。之后我妈打电话来问平安,我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那段时间最怕的是上厕所,腿酸得根本蹲不下去,大腿内侧都是青的。训练时一犯错误就挨打,体罚,要做两个小时俯卧撑,一边做一边用韩语说:我会做得更好……有过这段经历,至少我知道我能吃苦。”

黑色呢子风衣外套 Anirac 白衬衫 黑色高腰短裤均为 Dior

下面轮到许诩提问了。

你跟曲筱绡身上是不是都有比较强烈的独立女性气质?

算是吧,这个独立大概可以分为人格独立、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我觉得人至少有两次断奶期,第一次是生理上的,第二次是心理上的,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这是人格独立;然后是经济上的,如果这一步跨不出去就很难称为独立;最后是思想上的,对自我和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看法,尽量少去人云亦云。做到这三点,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女性。

这个问题太像女刊提的问题了,我觉得可以让许诩歇一会儿了,但在离席之前,她也分析了一下为什么王子文可以把许诩这个心理刑侦探员身上的沉稳、机智演绎得很到位:“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会更在意周围人的情绪变化,懂得换位思考,从而变得很敏感,这也是成为好演员的重要条件,比专业表演训练还重要。”

黄鳝的爱情了解一下

王子文最近刚拍完一部长剧,叫《动物管理局》,她在剧中扮演一个管理人间妖精的探员——吴爱爱。听名字你就知道这个人物的特征就是无爱,当然后面肯定又遇到爱了。她负责什么呢?就是把那些幻化成人形的千年狐狸精、鳄鱼精都找出来加以管教,可以粗略理解为现代版的《聊斋》。

“我的身份其实是黄鳝,为什么把女主变成黄鳝,不是狐狸或者猫咪,因为黄鳝有一个特质,它是种雌雄同体的动物,出生时是母的,然后长到一定年龄就会变成公的,一生经历两种性别。我演的探长吴爱爱,开始是一个叛逆的女孩,来自位高权重的黄鳝家族,这个家族世世代代都没有爱情,女的就应该早早结婚,婚后生完孩子就变成男的。吴爱爱觉得不能从一而终的爱情宁可不要,所以她就像个爷们儿一样一直在办案,穿军靴、夹克,脾气暴躁,直到有一天她被爱情击中。”

这听上去像在影射生活中那些自称女汉子的单身职业女性。能想象她在剧中像野蛮女友那样大闹的场面,这她擅长,但从表演上讲真正让她觉得有挑战的发力点是什么呢?

“吴爱爱会在23岁后变成男的,临界时期她的雄性荷尔蒙一直在反复,只要春心一动就变成男的,所以我经常一会儿演男的,一会儿演女的,这种转换还挺有趣的,有点儿像《乱马1/2》,其实我也觉得自己骨子里还蛮男孩的,这次释放得很过瘾,估计这个戏女孩子喜欢我会比较多。”

酒红色毛呢西装 黑色高腰短裤 黑色皮靴均为 Dior

《动物管理局》有不少动作戏,为了让形体更有说服力,王子文从去年开始练习瑜伽。估计因为之前练习生时期的痛苦经历,这辈子她都不会练跑步和俯卧撑了。由于天生身体条件不错,她只用一年时间就做到了“舞王”体式,就是单腿站立,双手抱住另一只脚从脑后碰到头,在业余爱好者中已经算高手了,关于练瑜伽她体会很深。

“我觉得瑜伽的作用不在于我把胳膊腿掰成什么形状、做多少难的体式,瑜伽其实更多让我认识到我的身体,用身体去滋养自己,这是我之前从没有过的经验。我会感受身体的情绪,她会传递信息,平时我觉得是在靠头脑感知,意识都在外面,有各种事缠绕着我,我从没关心过我的身体。然后一点点儿地,你的身体会变得特别敏感,会感觉到曾经根本感知不到的东西。如果只为运动那不如做体操,瑜伽是在体式中进行冥想的一种修行。”

采访结束时,王子文似乎如释重负,她像个放学后要急着回家吃饭的中学生。尽管她在屏幕上经常塑造一些飞扬跋扈、快意恩仇的角色,但生活中她并没打算在名利场里上蹿下跳,没有那种要奋力娱乐大家的求生欲。事实上,她过得很好。


本文刊载于《智族GQ》2019年1月刊

摄影:黎晓亮 创意:区杨 编辑:李典

造型:杨婷 采访、撰文:浩川

化妆:龙跃文 发型:金刚

视频摄影:蓝艾伦 (ASTUDIO)

视频剪辑:Sammi Tsui

统筹:陈蔚 时装助理:晏欢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柴玉婷_yc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