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油画院推介】新当选中国美协副主席闫平最新作品

2019-01-05 15:23:28 东山油画院

喵咪与红花

布面油画 60×80cm 2018

《走 我们到哪里去》

180x200cm 2018

大海与百合

60x80cm 布面油画 2018

《春分》

180x240cm 2018

《起飞》

180x200cm 2018

绘画是我的情感表达方式,

它带着我的孤独和梦想,

带着许多琐碎的爱恋与牵挂,

自画面流淌开来

……

喵咪与红花

布面油画 60×80cm 2018

闫平无疑是当代写意油画创作富有代表性的画家,是继潘玉良、关紫兰、李青萍等之后以大气豪情抒写女性生命意蕴的写意油画大家。

文文姑娘

布面油画 60×80cm 2018

闫平的油画之所以能够在同代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她的画作格局浩大、气象恢弘,她从不纠缠于那些琐细的描绘,总能够以一种君临天下的浩荡之势把捉画面的整体,像文人画始作俑者苏轼所言,“笔所未到气已呑”。

函谷关路12号花园

布面油画 60×50cm 2018

周末的早晨

布面油画 80×60cm 2018

当然,她的这种脱颖而出,还在于她对于油画形色自如而富有个性的驾驭。她不斤斤于形似,并不意味着她不遵循造型的结构法则,恰恰相反,她画面那些耐看的形象是在强化造型结构之后的有意味的夸张,是心性表达的线条再造;

我的青春小鸟依旧不回还

布面油画 200cmx180cm 2017年

游来了爱情

布面油画 65cmx80cm 2017年

同样,她也不局限于条件光色的重现,但这不意味着她的画面缺乏色彩的调性,恰恰相反,她画面那些俊俏的色彩总是在冷暖色相的变奏或比对之间形成一种新的调性关系,而她的创造也总是体现在她对于现实色彩的奇异与浪漫的超越上,从而形成梦幻般的色相与色调的惊艳之旅。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主编

尚辉

我不是美人鱼

布面油画 180cmx200cm 2016年

海水正蓝

布面油画 160cmx140cm 2017年

阳光照耀的清晨

布面油画 50cmx60cm 2017年

闫平作品中的各类形式元素都非常活跃,无论是笔触、线条、形状还是色彩和空间结构,都给人留下动荡跃动,呼之欲出的印象。

最引人注意的动感来自画面色彩对比关系。她的色彩分割大块集中,显得利落而自如,尤其是大对比的亮色与固有色色块,在闪耀中显示丰富的基底质料,给画面带来不确定的动势。

蓝桌子黄柠檬

布面油画 140cmx160cm 2012年

小石岛的威风

布面油画 65cmx80cm 2017年

闫平作品中的色彩不论倾向于视觉感受还是精神象征,都有一气呵成的整体性。 这种特点在她近年的作品中非常突出,如《去远方》、《少年江湖到处走》、《我本是男儿身》等,她的画面色彩运用难以归类于某家某派的风格标准,而是运用综合的手法来表现瞬间闪现的情感意象。

夏季的早晨

布面油画 65cmx80cm 2017年

夏季的海

布面油画 65cmx80cm 2017年

随着中国文化中的民族主义觉醒,更多的艺术家从传统和已有的民间艺术中寻找启示,闫平也从自己最为敏感的色彩入手,探索更为个性的色彩表达方式。

她将中国民间艺术用色程式注重象征性趣味与西方现代艺术注重视觉构成趣味结合,并突出现代审美意识。通过色彩让观者感到现代文化的缤纷与强烈。她善于强调色彩饱和度,让具有象征意义的固有色显示某种性格特征。

—徐 虹

细雨

布面油画 50cmx60cm 2017年

宁静的海

布面油画 60cmx80cm 2017年

心有飞鸟

布面油画 180cmx200cm 2015年

曲院风荷

50×60cm 2012年

加拿大之行——飞机掠过

50×40cm 2012年

清晨

40×50cm 2012年

法国写生尼斯的码头

46×54cm 2013年

闫平

1956年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油画家学会理事

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委员

走心 - 100 x 80cm - 2016

新年的忧伤 2013 布面油画 200x180cm

实际上每个人的创作

和生活是特别有联系的,

作为一个画家来说,

永远是要把生活中的所见所想变成画,

也就是你的心变成你的手,

画家终其一生都要背负这个任务。

而我作为女人,我觉得勇敢这个词

对我的意义并不只在于自由地奔放地去画画,

还激励我要永远保持

一颗鲜活的心,勇敢的心。

潜入的春风 2012 布面油画 60x50cm

那些花儿都开了之四 - 60 x 50cm - 2015

艺术家自述

每一幅画

都是琐碎生活的影子,是我的日记。

日记里写着我的秘密,

我用自己的色彩符号方式

叙述着我的快乐和悲伤。

花儿都开了之三 - 60 x 50cm - 2015

花儿都开了之二 - 60 x 50cm - 2015

春去秋来、聚散离合以及生活中

许多细小的变化都让我感怀,

我害怕岁月的流失

害怕老去的孤单寂寞。

每一个落日黄昏,

看着屋内弥漫着柔和的光,

那暖暖的气息使紧张疲惫的心松弛了,

让我品味到了生命的价值,

我感到了一种活着的感动。

好时光 - 120 x 140cm - 2016

红花与少年 - 140 x 120cm - 2016

我不想矩着 - 160 x 140cm - 2015

柔软的心 140x240cm 2013年

吸引200×180cm×2 布面油画 2014年

相亲相爱不孤单 160x200cm 2013年

为何不冬眠(一) - 60 x 50cm - 2016

为何不冬眠(三) - 60 x 50cm - 2016

少年江湖走四方 2015 布面油画 140 x 160cm

心中有飞鸟 (一)- 180 x 160cm - 2015

心有飞鸟 - 100 x 80cm - 2016

心有飞鸟 - 50 x 60cm - 2015

小花旦 - 50 x 60cm - 2015

希腊写生-勇士与少女之一 2016

希腊写生-勇士与少女之二 2016

为什么“勇敢“二字对女人特别重要?

其实不只对女人,

因为在书里经常形容男人很勇敢,

女人很漂亮,会有这样的一个形容,

在今天来说女人是个人勇敢都很重要,

好多事情是把勇敢这个梯子

树起来才能走得上去,这是第一;

第二,自由是永远想要的,

任何一个人都想要的,所以在我的绘画里,

无论是哪个时期,无论是选择什么,

这两个东西都是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位置上。

蓝桌子黄柠檬 2012 布面油画 140x160cm

开到荼靡的春天 - 180 x 200cm - 2016

九号院 - 50 x 60cm - 2016

亲爱的安德特 - 140 x160cm - 2015

初到京城 46cm×38cm 2002年

罗海琼、舒畅、周迅、冯小刚在闫平油画展开幕式上

《想象的风雨》180x200cm 2012年

母豹子 你要勇敢 180x200cm 2013年

关于 “新”

当然今天因为新时代的到来,只要有点儿追求的人都不会坐以待毙。提到“新”,以前有一个时期我并不希望用新这个字,用“活”这个字比“新”更永恒一点,但是我今天还是注意到“新”这个词了。

丢弃桃花源 180x200cm 2013年

比如说是3D打印,比如说新的媒体,比如说用Ipad画画,不在纸媒上,是在另外一个媒体上,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可能性的到来,对我来说心里也有跃跃欲试,同时我还是那么深爱有一张白纸,有一个空框子我去动手的那个幸福的状态和与它较劲,每天与它谈一谈的那个过程。

实际上新媒体艺术的到来,它的艺术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新的技术能不能和你的艺术融合,实际上新技术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谈,其实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因为新技术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因为生活方式的改变一定带来新艺术的感觉,会有很多新的绘画母体的发现。

春天的味道 200×240cm 布面油画 2010年

今天怎么做,好多策展人或者有能力做大展览的人都需要考虑我今天有资金,或者有条件,做什么样的展览更好?我怎么做呢?我把画挂起来。

很多人觉得这样不够,所以今天的展览方式需要并置多种表达手段。但是对于一个画家来说画画真的已经深入画家的生活每一天,你知道画画每天也就像要命一样,你要是如果不掏心掏肺地去说那个画是很难看的,我要是今天心情不好,那一定是我没有画好,我对自己特别不满意甚至写在脸上,有时候朋友们会说你今天有什么事吗?没事啊。

能看出来,所以对画了一辈子的人画画是挺要命的一件事情。

女孩与老猫 140x120cm 2009

传情 200×180cm 布面油画 2009年

新时期的到来,一定要试着让新技术引发和参与到你的活着的状态,所以我把画和活着的状态是扭在一起的,我想要做展览的时候,希望和新的表达方式有点关系,架上绘画绝不是像他们所说的是翻过去的一张,而因新技术有了绘画的参与充满光辉。

就像两条鱼200x180cm 2013年

母与子130X160 2010年

作为职业画家、老师我会每一天都想一件事是,好画是什么样的?保持艺术家状态。因为我还当着老师,我每个星期四、星期二下午要到学校跟同学聊聊,这个聊的过程一个是把我的经验告诉学生,同时更多的是我在看年轻人,看他们注意的事情。我发现透过这些新技术看同学们关心的依然还是那些关于人的问题。

母与子 140x160cm 2012年

你看手机里看什么内容,是与人有关系,只是拿着一个东西说它让你直接和世界沟通,你沟通的还是人的事情,因此我觉得裹胁依赖于这个东西,但是关心的事情还是和这个世界和人是有关的,我们学校有一个老师在上课,他说不要觉得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如果不是看手机,你能一直盯着自己的裤裆看一个小时吗?

我觉得这个老师说得特别的幽默,但是你想这个裤裆和手机在一起立刻就引起人那么大的共鸣,可见人性是没法取代的,尽管依赖这些东西去沟通,但是你沟通的事还是和人有关系的,只是我们没有挑灯夜战,以前动不动就说在灯光下如何如何,现在换了一个。

母与子 120cm×120cm 2001年

关于创作题材

我其实觉得对于画家来说他的选择不同,虽然这样说,其实我不怎么看好事件性的绘画。比如说什么议会,你到世界美术史,到法国卢浮宫什么的,你看议会什么绘画好难看。

母与子 140cm×120cm 2001年

现在也有一些,当然也有好的画家画事件性题材是非常好的,一定是和艺术连在一起的,所以画什么不重要,我觉得是不是画很重要。

当然我相对地来讲,我不喜欢事件性的绘画,比如说是什么三峡,地震,比如说这个东西,我不怎么喜欢画,因为我觉得图片的力量更强大,新闻和图片的力量更强大,这是我的选择,女人的选择是这样的。

母与子 140cm × 120cm 2001年

关于女性艺术家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两个字,因为让我的空间变得更大一些,女人做什么事情,我哭两声也没有关系,男人要哭掉两滴眼泪还是考虑是不是影响形象。

我觉得至少是这个社会对你相对来讲看上去是一个男性社会,我觉得对于女画家里说比较宽松的一个状态,因为在男性到女性中间有一个男女,这个空间会选择性很大,往这儿靠靠。

母与子 140cm×160cm 1998年

母与子 160cm×140cm 1998年

我偏女汉子一点,没关系,喜欢女汉子的人很多,我更女人一点,很好,男人也觉得很好,所以我觉得这个女性对我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天生就是一个女人,要是钻牛角尖说我多么女人倒是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人,自然的状态比较好一点。反正我就是一个人,我就是女的,所以我觉得文化的问题,它超不过生命本身,你看野蛮战胜文明的这个感觉,比如说我非常有修养,我非常有女人味,但是我50多岁了,你非常没有修养,你就一个小姑娘,很多时候年轻就是一切,就是有生命本身的那个东西,那个力量是非常大的,所以女性的力量,性别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母与子 140cm×120cm 1997年

你说一千道一万我多么柔弱、文明,多么怎么样不如你生命本身生发的那个力量大。如果你生命本身那个力量不够,我觉得是不够好的,所以那个人的画可看可不看,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性别。

母与子 140cm×160cm 1997年

据我观察的画好坏我看一眼,第一眼看让我感动,这个感动就是性别的力量,性别的力量和技巧的力量,其实再接着就是你的文化信息,画面信息,这个信息就是你看多少书,研究过西方美术史没有,研究过中国美术史没有,画面是给你呈现的,但是光有研究西方美史、中国美术史,你自己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那个画真的是没法看的,所以我觉得性别力量,女性艺术家,我还是觉得挺高兴的。

母与子 100cm×100cm 1996年

都说女人感性,不如男人理性。所以我就会想如何克服感性,怎样寻找感性和理性的关系。但其实感性特别好,太理性的人特别没意思。我就是想放纵自己的感性,但保持一个理性的框架在里面。

比如说称职的妻子,比如说当好老师,比如说做好母亲,这样的角色是必须稳定的。历史可以借鉴,女人的家庭一旦乱了,她所有的情绪都集中在这个问题上面,就没有时间再去做艺术。我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缺点,会很主动的去处理它。

母与子 140cm × 120cm 2001年

女人的感觉力比较好,正是女人画画一个最大的优势。不足之处是女人有时候会轻描淡写,力度不够。但是女人在当母亲的时候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所有的男人都崇拜自己的母亲。所以如果女人在做事情的时候用当母亲的那种力度,那一定能做好。

其实我很庆幸我有生活,还有一个自由的艺术世界,在这里可以放纵自己,可以指挥一切。这种自由度是很大的,今天国家的经济发展那么平稳,艺术也越来越好,如果现在还画不出东西来,肯定是自己没有才气。

母与子 120cm×120cm 2000年

关于教学

作为老师我一定要说学生好,这是必须的。我是觉得就像我们看你的这个年龄会觉着哪个人漂亮,哪个人丑一点,可是在我这个年龄的眼里边你们都是漂亮孩子,因为你们一个人长一个样,学生们的画我必须全部都说好,这是必须的。

母与子 46cm×38cm 2000年

但是他们同时又一个问题是由于现在媒体多了,信息多了,他们就会被各种信息干扰,或者是轰炸,一个好处他们能够说出一大堆他们喜欢的理由;

一个不好处就是他们相对来讲不能深刻地研究,就一件事不能深刻地研究绘画本身,他研究艺术可能是他相关的东西比较多,但是他研究技法的东西,让你的能力,你的心变成你的手这个能力相对来讲差一点,是这样的。

关于绘画

绘画本身,就是你像不像一张画,他们要评这张画画根据我说到底画的是一张画吗?画就有画的要求,关于造型、色彩、构图、精神传达都是要有的,它是一个很立体的事情。

母与子 120cm×140cm 2000年

要是最直接的一目了然的东西,你画的好吗?你在一个美术史里边有各种主义,中国人喜欢印象主义的东西比较多,喜欢古典主义的东西多一点,表现主义什么的,都有研究,各种主义都有它的特征。

母与子 120cm×120cm 2000年

所以我想绘画本身的东西,绘画就是绘画,别跟我说别的,有时候我会这样跟学生说,因为学生有时候说到绘画会跟你谈哲学,谈好多,但是你看画显然没有动心,那两笔出来是没有走心的是我能够感觉到的,其实不是简单的形准与不准,我要说准与不准很多人会笑我今天还说准与不准。

母与子 140cmX160cm 2005

其实有这样一个问题,这个准并不是说画得非常像是指艺术而言,比如我画你是通过我的心,观察了你以后画出的那个人,和你已经不同了,那个是我的作品,它的注入了我想要的。

所以绘画本体的问题是一个心手都要够,而且真的是研究绘画、研究造型艺术,挂在墙上的造型艺术,而不是用哲学、用观念、用文本这些东西去替代。

母与子 140x120cm 2009年

母与子 150cmX90cm 2003

母与子 140cm×160cm 1995年

母与子 130cm×97cm 1994年

母与子 80cm×80cm 2004年

关于风景画

我对风景没有单独的研究。画风景的目的是为了扩展色域,减少概念、体验生活、保持鲜活。

因为我长期在室内作画,特注重内心感受,所画题材都是借题抒发心灵,很警惕因小情小感使画面情绪脆弱缺少鲜活。我深信大自然的现实比想象力更具创作源泉。

比创造性地思想更出人意料,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写生风景去。

画风景第一阶段,我全身心投入生活,感受当时当地与其它地方的“不同”并迅速变成构图。绘画的清新题材有一定关系,画面全新的排列与表现至关重要。

我努力将观察生活所得以及当地造型特征多种因素、新的排列体现在风景中。在南方的海边当大朵的云彩从天际掠过我的头顶,画上已经有了纵深的用笔;当海风吹过海面,我觉察到了横的排列;当呼吸湿润的海,我眩晕的感到了叙述的色调,雨天我享受着滴滴嗒嗒的节奏,刮风了,我画面已有了气候的指向。

在大自谈中我聆听到的眼看到的心理想做的,我都必须把它转换成构图、色彩、形象、用笔。而这些绘画的因素,必须笼罩着我感受到的情绪,比如快乐、比如孤寂,使绘画的因素落实到精神层面。

在大自然中我深呼吸,我睁大眼睛,我俯身聆听,努力分辨生活那最感人的部分,把它们搬回家。

似水流年 200x160cmx2 2012年

叫春 200cmX360cm 2006年

关于静物画

其实静物画同人物画没什么两样,画一瓶花和画一张脸所关注的东西是一样的,它们同样是需要绘画所有的因素。

当然,画起静物来,更自由,更安全,因为它不象人类熟悉自己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那样被形束缚,也不需象人物画有那么多的大事件,那么复杂的人物冲突,但它同样象人物形象一样要求有意思。

人物形象要求传神,静物画虽然没有人,但要把静物画成动物,画得有人气儿,令人心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画静物的时候,不论从绘画角度,还是从文学的角度,或者从心理的角度出发,一定要选择你特想画的形和色。

在我的静物画创作中,我希望保持一种对一年四季日复一复的日子里的那一点点不同的冲动,并希望这种冲动一直延续,最终完全落实到画面上。

但它不是凭感觉,草率完成的,也不是单纯的,偶然性的行为,而是经过了精心准备,一但进入了绘画,每一点点想达到的想法都必须完全变成视觉语言去说它。

当我面对客观的静物,我会望着它们出神,一直到看到它们长得和我心里要求的一样,我才动笔,一般画第一遍,我绝对的要把原始的构想上去。

因为我害怕跟着自然跑,实际上我更害怕概念,创作时我有一遍是写生,努力的想把客观的那种诱惑画上去,所以画的过程很长时间的拉据在此上,一面想着当初我最愿意放在画面里的形象和色彩是什么,客观中的这个形和色系是画面里的需要的吗,一方面又告试自己,这是一幅全新的画,不要把以往认为的好东西直接拿来。

要保持鲜活,要在自然中扩展,新的造型方式,在自然中发现新的色系,用心感觉诱发我同笔同色的自然力量。

在多年的绘画生涯中,我努力的想使我的作品,在保持鲜活的感性和偶然性的表面上,内里深藏理性的推敲。

我很明白,如果不研究西方文化的理性的精神,不研究西方各美术流派的作画规则,以及它们的共性和不同。

我的作品会陷入一种单薄、脆弱的自恋景地,多年来,研究大师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在构图方面,立体主义的作品我看得尤其多的是波拉克的作品,从画面的分割到客观物体转变成画面所需要的形的分析。

每一个线条的长短,每一方圆的比较,每一个疏密的安排,每一次造型方式的扩展,这些造型的抽象因素,每每分析都使我感叹万千,我知道了大师在构图阶段就有一个自我保护不受自然界的影响,又从自然中寻找形的诱因的坚强意志。

另外,中国的围棋理论里的一句话金角银边花肚皮,对我的构图影响至深,我们围一个角三个棋子就够了,我们要围一个边需要多个棋子,但在中间制造一个活眼要用无数个棋子,因此从把握大局的角度来讲,作为4角4边的画面负形十分重要。

从小到大,我们的基础训练,总是一个静物一个石膏一个人等,也许画面中的主要物体做的不错,但看到4角4边缺毫无生气,好像和主要物体无任何联系。有一个时期我曾单独进行过这方面的研究。

也许无论颜色多么直接的表露,对我来说都是安全的,多年以前,彭德说我是一个好做白日梦的人,真得是这样,我画画的色调,更多的是一种幻想,是主观的设定。

我这个中国女人向来对红抱有希望,比如粉红,即使柘萎的状态也有一种迷人的美感。每当生活碰到困难,甚至磨难,只要看到一组粉红系列,就会让我留恋和热爱这个世界,它使我联想到婴儿的皮肤,想到让全世界的所有女人都渴望得到的爱情,它甚至弥补了我实际生活中真正缺少的关于浪漫的章节。

我有很多的作品和粉色系有关系,同时我也接受很多西方大师们的东西,如勃纳尔色彩气氛与个人精神搅在一起的渲染,如小说的抒诉,那些连绵不断的用色,一气哈成的作品,给人以心理极大的满足,从一个空间推向另一个空间,从一个色系,推到另一个色系,从室内走向户外,又从户外回来,敲击着我们的心灵。

马蒂斯的对比色调以及黑色的运用,和它那明朗简洁的风格以及他对艺术的态度,对我都有极大的影响。

对我的题材影响最大的第一就是那些自传性画家,像马帝丝、波拉克、毕加索他们的艺术家在画室里那些作品,就是他们最为得意的主题,因为他们能在很熟悉的主题中,用物体进行了绘画性的最本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因此使得他们的作品,无论是主观、客观、抽象、写实都是那样可信而感人。

第二,用画家的方式全身心的感受生活,我在看一些画家的传记和手稿时,常发现的字眼总是与形与色有关系,但有总是牢牢的生活的琐碎搅在一起,一方面观察周遭的事物能否入画,一方面又观察自己的内心。使他们的画鲜活而深入人心,视觉化的更为可信。

在分析大师作品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我”字,他们这样画,我会这样吗?我想怎么样。

尽管我们看再多的书,提再多的问题,作为画家,没有量是不行,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认真感受世界发生的一切,构思着我愿意发生的事情,并把它们变成画。

我乐此不疲。

画外随想(一)

闫平

绘画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它要求人全身心的投入,无怨无悔,艺术确实不是技巧,但要通过被称为技巧的东西来表达。我一直痴迷于美术大师的画面,模仿着去接近他们,读他们的画,看他们的传记,窥视他们的内心,揣摩他们的造型、构图、色彩、用笔,研究大师们的神来之笔是怎样得来的,是怎样从生活变成画面的。

虽然我从不对一种艺术形式或画家顶礼膜拜。最近十年间我去了美国、俄罗斯、欧洲,从卢佛宫或蓬皮杜中心出来,在与那些大艺术家们交谈之后,我希望我赶快从美术史中出来,用同大师们交谈后得到的思绪去于自然接触,来唤醒我自由的本能和艺术的激情。

抒情对于女人来说诗一个美丽的陷井,专门诱惑女人,在我的作品里经常有用厚颜色堆积起来的喃喃自语,喋喋不休,它需要有和它对应的东西,就是那种克制,很多人给我提出关于理性的问题,显而易见的理性我不喜欢,理性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生命中因为有了理性的参与,让我们变得更有智慧,使很多杂乱无章的事情变得井然有序。在艺术创作中我以极大的热情呼唤感性,也暗恋着理性。

说说我的画,我画中的色调是主观的,这同生活和心情有关,最初给我强烈印象的色彩是大红,这要追溯到我三岁多的时候,那时父母都革命去了,我被送到单位托儿所,是长托,大年三十,天色如晦,灯光如豆的傍晚,保育员冲我举起一件人造棉的小红袄,和所有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我经历了文革。

看到了太多的红色,红色蕴含着太多的现实生活,与国家和个人的幸福,与灾难息息相关,虽然对过去的记忆已不再象红色本身那样清晰了,但红色始终让我有着挥之不去的沉重。

但我这个中国女人又对红色系抱有期望,比如粉红即使枯萎的状态也有一种迷人的美感,我很喜欢粉色系,每当生活中碰到困难,甚至磨难,只要看到一组粉色,就会让我留恋和热爱这个世界,它使我联想到婴儿的皮肤,想到让全世界的所有女人都渴望得到的爱情,它甚至弥补了我实际生活中真正的缺少的关于浪漫的章节。在我的作品中有很多与粉色系有联系的画。

但我画中的色系是客观的,这种客观不是刻意的模仿自然,而是能够在复杂之中加进自己的情绪,画出紧凑而简洁的东西,这个阶段我会在画面里持续多层,(许多中国人在墨分五色的黑白世界里游刃有余,而在色彩的世界中,却显得贫乏没有思路,甚至从未被启发过)反复寻找着那种期待着的不一般的色系,这种期待不是所谓的主观,而是在丰富的物质世界中寻找主题,用绘画的手法变成平面上的用笔用色的那种转变过程。

再说一下我的绘画题材“母与子”,感谢上天让我是一个母亲,自从有了孩子,生活中无论碰到多大的困难,只要看见孩子的黑眼睛,我就知道自己能选择坚强,选择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绘画表达的是我的一种生活状态,它带着我的孤独和梦想,带着许多琐碎的爱恋与牵挂,以母与子的画面呈现,现在虽然孩子已经大些了,可作为母亲的冲动却不断涌出,所以“母与子”我会继续画下去的……

邻家小女儿 59cm × 60cm 2000年

女人和公鸡 58cm × 60cm 2004年

画外随想(二)

闫平

我的生活很简单,没有想象中的风花雪月和浪漫情事,那些年少时对生活的憧憬在文革岁月里被现实残酷地撕碎了……。幸运的是,绘画成了我一生的知己,我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它倾诉,可以找回我失去的信心。

画室里工作的时间是个人的天地,只有那个时候,画里画外的我是一体的,我拥有充分的自由和放松,可以让自己的心放纵,不用顾及其他。

绘画是一件既让我着迷又让人筋疲力尽的事,品味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从一句歌词到一切可以引起视觉冲动和想象的话语和图像都会多多少少地冲击着我的神经。

很多时候那些转瞬即逝的感觉需要寻找,因此我特别喜欢给自己当模特,想象中的样子先通过身体的预演得到一番感受,再把这种感受用画笔和颜色书写记录。

即使是只言片语也容易让我感动,使我本能地把它和绘画联系在一起,在我的脑海里会浮现一种模糊的样子,于是我就有了创作的冲动,我努力地把这些模糊的感觉变得清晰起来,这个过程往往让我亢奋又筋疲力尽。

每一幅画都是琐碎生活的影子,是我的日记。日记里写着我的秘密,我用自己的色彩符号方式叙述着我的快乐和悲伤。春去秋来、聚散离合以及生活中许多细小的变化都让我感怀,我害怕岁月的流失害怕老去的孤单寂寞。

每一个落日黄昏,看着屋内弥漫着柔和的光,那暖暖的气息使紧张疲惫的心松弛了,让我品味到了生命的价值,我感到了一种活着的感动…。

对于我来说,画布和颜色是我最忠实的伙伴,色彩世界里无穷的可探索性给了我自由发言的可能。我喜欢粉色尤其是粉红色,因为我认为粉红色最吻合女人的心理,能够带给我更多的幻想。在我的作品里不断地出现各种粉色系列,它们所要展现的不只是色彩的变化更多的是心绪的浮动。

当然,绘画是一件技巧性很强的工作,它同时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在考虑如何把各种感受转化成绘画语言时需要不断地尝试和理性地分析。

每一笔一画都要最后落实到具体的形与色,许多看起来很随意的点划都是精心安排和经过多次的修改完成的,这是个反反复复推敲的过程,点、线、面的安排,画面的节奏,用笔和空间的处理等,都离不开经验和感觉。

你是我的潘安貌 180×200 布面油画 2008年

孤独如昔180×200cm 布面油画 2012年

我们不可能抛开造型和色彩谈架上绘画,构成画面的每一个因素都值得认真研究。而研究色彩关系和造型变化也是我多年来从事的工作,此外,表达真实的自我一直是我努力传达的信息。

形与色构成了画面,对形与色的不同要求和表现呈现出不同的画面风格。注意它们之间的对比变化可以得到无穷的乐趣,我不愿拘泥于细节的表现方式,更多时候是考虑形与色在画面上的布局构成的美感。

春风上巳天 180×20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小鱼儿是自由的》180x200cm 2012年

在我的画中,灵动的线就是画面的表情,它如游丝般飘动,时而轻描淡写如暖风吹过,时而浓墨重彩惊心触目。交织于画面的线条和色彩细细地讲述了故事里的悲欢离合。

生活中有很多让人感动的瞬间,我都想用绘画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我尽量避开那些令人紧张和压抑的题材,我更愿意我的作品对人的心灵能够起到抚慰的作用。

《小鱼儿是自由的》(局部1)

《小鱼儿是自由的》(局部2)

画《母与子》系列是源于身为母亲的切身感受,画《小戏班子》系列也是来自于过去农村生活的印象,还有不少的静物画里留下的都是琐碎生活的痕迹。这些都是客观的题材,我选择最能体现自己生活状态的题材作画是由于表现这样真实的自我更容易些。

《悄悄的春天》160x180cm 2012年

《悄悄的春天》(局部)

我关注一切可以与图像联系的生活局部,寻找感性的、可以不断扩展的题材,追求画面简约的效果。

在色彩的表现上,马蒂斯和毕加索的艺术给了我很多启发,就如马蒂斯在他的一篇笔记中写道:“我选择色彩并不依据任何科学理论,我依据的是观察、感受和亲身的经验。…,我仅仅是试图摆上能表达我的感受的色彩。有一种起推动作用的色调的比例关系存在着,它会引导我去改变人物的形、或变化作品的构图。

《盛夏》140x160cm 2012年

《新年的忧伤》200x180cm 2013年

我尽力去寻找这种比例关系,一直不断地工作下去,直到我在构图的所有部分中获得它为止。”同时,在对大师们的作品细心揣摩之后,我对色彩的理解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在我的作品中,表达空间的观念时依靠的是色彩而不是光与影。

体现光线的感觉可以通过色彩的对比和排列来实现,而不仅仅是描绘物体。透过这些绘画技巧的因素,我想画面最后呈现出来的是由于视觉的碰撞而带来心灵的愉悦,那才是我最想达到的效果,我把对生命的理解和渴望用自己的方式做了注解。

《冬去春来》170x190cm 2011年

《冬去春来》(局部)

因为现实生活的具体和琐碎更加反衬出艺术的超“现实”,我希望把现实中的美再现。

和绝大多数的女人一样,我渴望生活中的不平凡,想要与众不同但都难以免俗。和大多数的画家一样,不愿过多地重复自己,让每一件新的作品保持鲜活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用心去画吧,在画里我可以把现实生活里的诸多念想尽情抒写。我清楚艺术的道路永无止境,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红颜热血》160x140cm 2009年

《我本是男儿身》180x200cm 2013年

《夜深沉之一》160cmX180cm 2008年

《夜深沉之一》(局部)

《夜深沉之二》160cmX180cm 2008年

《夜深沉之二》(局部)

《听 花开的声音》200x240cm 2010年

《听 花开的声音》(局部)

《读红楼》140x160cm 2012年

《读红楼》(局部)

夜深沉之二 160cmX180cm 2008

小雨下个不停 100cm×120cm 1997年

在我的画室里 100cm×80cm 2005年

杂技班子 163cm×146cm 1993 年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东山油画院》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本文来源于《艺术家传播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国中央美院院长

范迪安

为“东山油画院”题字

长按二维码关注东山油画院

长按二维码导航至现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