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赌客豪赌5小时输千万美元,东南亚赌场想尽办法揽客

2018-05-21 04:14:37 大高个娱乐网

曾说过“只要我还活著,新加坡就别想开设赌场”的李光耀,最终还是在自己86岁时见证新加坡推出两座提供赌博服务的综合娱乐城——圣淘沙名胜世界和滨海湾金沙综合度假村。新加坡赌场开业没两年,就进入世界上最盈利的赌场之列。

以中国玩家为主的新加坡两大赌场年收入几乎等于拉斯维加斯十几家赌场的总收入。但赌场VIP玩家收入2016年比2015年同比下降30%。这种情况在更依赖中国玩家的圣淘沙赌场更为明显。

中国VIP玩家占新加坡赌场VIP收入部分的比重很大,即使VIP业务下降,两家赌场的年利润仍在10亿美元之上。不过,与澳门博彩业主要靠“豪客”支撑不同,新加坡这两家赌场69%的收入靠普通游客赌博,这些赌客主要是新加坡本地人、马来西亚人和印度尼西亚人。

2010年6月23日正式开业的滨海湾金沙赌场由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所开发,圣淘沙和滨海湾金沙赌场VIP收入有一半来自中国赌客。所谓VIP会员,是购买筹码超过10万新加坡元的玩家。

40多岁的新加坡富商王先生是滨海湾金沙赌场VIP赌客,他曾说:“符合条件的顶级玩家向赌场借钱十分容易。有时要开支票作抵押,有时只要向赌场负责人开口,签字承诺有借有还,就可以拿到更多筹码。”

最喜欢“百家乐”的王先生说,贵宾房里多是穿著考究和野心勃勃的公司高管,在贵宾房赌一注最少500新元,最多可达75万新元。多数的贵宾级玩家每次下注2000新元至5000新元。他说,因爲输赢很大,贵宾级玩家在贵宾室赌博,气氛往往都很“凝重”。

新加坡博彩业与澳门、拉斯维加斯不相同,主要由赌场承担赌客欠债导致的损失。新加坡只有3家赌场中介,为维持新加坡廉洁、安全的商业形象,这些赌场中介都受到严格监管。

据统计,2014年圣淘沙赌场未收回赌博赌资(包括支票)为7.875亿美元。澳门联合博彩研究分析师格兰特·戈沃尔森表示,因为没有赌博中介那样的讨债资源,新加坡赌场追回赌博欠款的难度加大。2014年,两家赌场共发起49起与赌资相关的诉讼。

菲律宾:部分VIP厅只准外国人进

略带夸张地说,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从阿基诺国际机场航站楼出来到坐上赌桌,最快可能用不了10分锺。菲当局对博彩行业的关注,从去年政府推动落成的两个基础设施中可见一斑:一是连接T3航站楼与对面云顶世界酒店赌场的人行天桥,这一便民工程在近期“杜特尔特经济学”大建特建成果中被多次提及;二是机场连接“娱乐城”的市区高架桥。

菲律宾的赌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经营模式差不多,都是“赌场+酒店”模式。有些赌场以马来西亚游客为主,有些则以华人为主,此外,韩国、日本游客也不少。在云顶世界赌场,老虎机、百家乐等游戏分布在一楼大厅,较为安静的高级别VIP厅则在较高楼层。

菲律宾人也爱玩,对在老虎机前一待就是数小时的中老年人来说,拍老虎机更像是一种“killing time(消磨时间)”,而楼上的VIP厅则是“顶级玩家”的天堂。

据熟悉赌场运营的人士说,VIP厅部分属于赌场本身,部分则承包给私人经营。部分VIP厅只允许持有外国护照的赌客进入,多数以美元、港元、人民币结算;少数允许菲律宾籍赌客进入,并开放菲币结算。

为照顾华人赌客,马尼拉几乎所有VIP赌厅都会招聘华人工作人员。云顶世界赌场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经营人员透露,相对五六年前,华人面孔的顶级玩家有所减少,但据他观察,部分VIP赌厅出入的华人玩家仍在一半以上。和澳门等地的淮入标淮相似,这里VIP厅的门槛不低于10万港元,有些则要求100万港元以上。据透露,对于多数VIP客人来说,这都不算过高要求,一天豪掷数百万、数千万港元的赌客到处都是。对赌客而言,VIP厅除能保护隐私、服务更好,且可获得一定数额“洗码”佣金(当地也俗称“码粮”)。

和博彩业成熟的澳门一样,在菲律宾俗称“代理”的“洗码”服务者也是一个庞大而成熟的行业群体,他们除拉客外,会在“豪客”账户亏空时,根据客人的背景和身家提供借款服务。不过,有业内人士说,在菲律宾,向代理借款是一个相当具有风险的行为,每天有高达5%甚至更高的利息,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够“运气”承受得起的。如果是自己在VIP厅直接开户,即便输到最后,也会有赌场给回的佣金作爲保底。假使是通过代理,没有拿到佣金的情况下,输完本金又背负了高额债务,则会陷入血本无归的困境。

柬埔寨:口岸旅游区都有赌场

柬埔寨政府规定,首都金边市内只淮存在一家赌场——金界娱乐城,其他赌场必须距离金边200公里以外开设,但边境地区不受此条规定限制。

比如,柬越边境的巴域市距离金边约165公里,跨过这个关口就是越南,在这里开办赌场就合法。至目前爲止,柬埔寨与邻国相连的主要关口、海滨城市,以及上规模的旅游区等基本都建有赌场。

从2006年初开始,金边的涉外酒店在娱乐业上打起“擦边球”,一下子等于又增开了十多家赌场,这让当地博彩业出现激烈竞争态势,如何留住顶级赌客成了柬埔寨很多赌场获取更大利润的突破口。

柬埔寨明确规定,严禁本国民众进入赌场赌搏,但赌场为维持经营,对此规定执行又不严格,甚至可以说形同虚设。

即使如此,到赌场花钱的仍是国外赌客为主。像波贝主要是靠泰国人来赌,因为泰国没有赌博业,远在200多公里的曼谷人周末专程开车到这里消遣。巴域更不用说了,它距离胡志明市仅80公里,该市越南人(也有说是越籍华人)潮涌般过境来赌,让当地20余家赌场有了生意。

金界赌场的外国赌客有的来自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欧洲国家。有韩国人还在赌场内承包专台或老虎机做庄家,吸引韩国赌客。不过,赌场经营者最看重的还是中国赌客。很多中国游客到金边必到金界赌场。

参团人员一次要买5000美元筹码。据说,这种旅游团中会有五六成团员上桌投注。相比这类促销,各家赌场更推行的是有吸引力的VIP制度——这种给专门人士开小灶的做法也被俗称为“割肥猪”。推行这种做法,很重要的是须有被赌场或泥码公司认可的中介人,即“赌托”,成局以后赌托可从客人赌注中提成1.5%左右。金界赌场略高,达到1.8%,如果是与泥码公司合作,公司从1.8%中瓜分0.5%,中介人实得1.3%。泥码公司和赌场有承包关系,其工作人员可在赌场内展开业务。

泥码和硬码有一个差额,如100元可以买到110元的泥码。泥码,顾名思义是经不住水浸泡的一次性的东西,不能直接向赌场兑换现金,是“死码”,必须赌出去赢得筹码,变成活码,俗称经过“洗淨”,才能兑换现金。那些VIP中也有很多人贪图这点“便宜”,乐意与中介人和泥码公司打交道。

在金界赌场VIP房所在的楼层,通道内看不到人影,但能听到房内传出类似拍赌桌的沉闷声响。据做过赌托的叶先生讲,赌客喜欢到哪层楼赌可自行选择。

一次,他陪从澳门来柬的一个VIP赌客,开始在8层赌,输了40多万美元,认为房间风水不好,一气之下跑到5层赌,很快又赢回几十万。此人不信邪,赌气重回8层赌,结果又输掉50万,被他规劝才停手。

在金界赌场里做放贷的一位江苏籍女士说,她常劝一些爱赌的老乡:“赌场24小时营业,你怎么熬得过它呢?应见好就收,千万别指望在赌场发大财,能赚到点饭钱就可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