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首次向全军发布训令 之前有迹可循

2018-01-04 08:46:21 政知见

元旦刚过,我军上下厉兵秣马,马上投入到新一个练兵年。

1月3日,中央军委举行2018年开训动员大会,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军发布训令。

开训动员大会并不新鲜,以往各军区、各兵团等单位均会自行举行。按照惯例,一年中会有两个开训动员节点,其一是年初,其二是9月,即新兵开训动员。

而政知见注意到,昨天的开训动员,是我军首次由中央军委举行,全军上下统一进行的开训动员,中央军委成员悉数出席,这也是十九届中央军委在2018年的首次集体亮相。

从这个“首次”集体开训动员会上,不难嗅出中央军委对军事训练的重视。这也意味着党的十九大后,我军军事训练将发生一些可预见的变化。

武警同步开训

这次动员大会于中部战区某团靶场召开,时间选在了上午10点。而从新闻联播中透露出的几组数字,不难看出这次动员大会的规格:

镜头中的靶场上,7000余名官兵、近300台装备整齐列阵;

除了中部战区主会场,全军还设有4000余个分会场,实现了“参会”全部覆盖。

此外,政知君发现,除了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这五大军种,刚刚完成领导体制变革的武警部队同样也设立了野战化分会场,和解放军实现了同步开训。

首次全军训令

动员会上的重头戏,无疑是习近平向全军发布的训令。梳理此前报道政知见发现,这是军委主席习近平首次向全军发布训令,我们先来看看训令中都强调了哪些重点内容。

摆在战略位置

“全军各级要强化练兵备战鲜明导向,坚定不移把军事训练摆在战略位置、作为中心工作。”

坚持领导带头

“要坚持领导带头、以上率下;坚持实战实训、联战联训;坚持按纲施训、从严治训。”

加强针对性对抗性训练

要端正训练作风、创新训练方法、完善训练保障、严格训练监察,开展群众性练兵比武活动,加强针对性对抗性训练,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

总而言之,就是那句老话,锻造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精兵劲旅。

除此之外,政知君从视频中还注意到,在发布训令前,全军上下在现场齐唱军歌,坐在主席台的习近平以及军委领导同唱。

习近平发过的训令

说说“训令”本身,与之相关的还有“训词”,不过两者的适用范围不同。

“不管是‘训令’还是‘训词’,‘训’是教导、教诲、训诫的意思,也就是上级对下级教导、训导的意思。”军事专家张军社向媒体介绍,“训词本质是统帅代表党和人民对军队产生思想引领,设立价值坐标和行为规范。而训令是统帅下达的必须执行的命令,要求部队严格执行。”

上文政知见讲到这次是习近平首次向全军发布训令,以往的几次都是针对具体的军事单位而非全军。

在此之前,军委主席习近平于2015年12月31日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2016年2月1日向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北部战区、中部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2016年9月13日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各联勤保障中心授予军旗并致训词;2017年4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接见新调整组建军级单位主官,并对各单位发布训令。

首次全军训令前,习近平两次发布训令、两次致训词。

实战化训练的推进

关注军事报道的读者一定不陌生,着力抓实战化训练这一事项,从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断被提及,军改后更是措施频出。

就在全军开训动员前一天,军报还高调披露了一份名单,表彰了全军军事训练的先进单位和个人。虽然此前我军同样有表彰训练先进的惯例,但像这份名单详细列举先进单位、个人名字的做法,并不常见。

新一届中央军委对备战训练的重视程度毋庸置疑,之所以这样,除了客观上军事训练十分重要之外,同样有着我们自己的主观原因:以前做的还不够好。

2016年6月,针对全军实战化军事训练的座谈会在京召开。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范长龙在会上表示:“习近平主席严肃指出训练与实战不符的问题。”会上,范长龙深刻剖析了上述问题并指出,要加强训练监察,确保军事训练监察覆盖各系统各层次、贯穿训练全过程,务求使训风有明显改观。

随后,我军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实战化训练的创新、保障、监察政策与方法。

2017年的春节刚过,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纪委联合下发《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对57个单位、99名干部追责问责,一些军级单位甚至副战区级单位“榜上有名”;

2017年6月,107名来自全军和武警部队的军事训练专家,被聘为首届军委军事训练监察员,对全军军事训练实施动态监察;

2017年年末,军委训练管理部会同军委纪委等部门,首次对战区联合训练和军兵种战役训练实施监察。

动员前的“布局”

除了下大力气进行训练监察,细读习近平的全军训令,政知见按关键词回溯,同样发现了训令前的“布局”。

训令中提到,要坚持按纲施训、从严治训。其中的“纲”,前不久迎来了改版。

2017年12月29日的消息显示,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发布了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条例(试行)》,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条例》共11章77条,构建了军委统一领导下归口统筹、分工负责的军事训练管理模式,整体重塑军事训练管理体系。其中,明确各层次各领域训练的目的要求、组训主体、参训对象、主要内容和实施步骤,立起实战实训刚性规范,推进训练与实战达到一体化。

根据军委训练管理部领导在新《条例》发布后的介绍,旧版本的《条例》于2002年颁布,距今超过十年。新《条例》的颁布,确立了习近平强军思想在军事训练领域的根本指导地位;构建了新体制下军事训练领导管理机制;创新了新时代军事训练基本布局;强化了以战领训实战实训鲜明导向;规范了军事训练工作制度机制。

此外,《条例》改版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推进全军军事训练“一盘棋”设计、“一棋盘”运行。而首次全军开训动员,似乎也在印证、践行这样的训练思路。

作者:李岩

(原标题:首个全军训令之前有迹可循)

(责任编辑:李天奕_NN7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