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观老腔皮影戏,精彩无比叹为观(组图)

2015-12-10 16:36:00 新疆天山网-新疆都市报


张喜民(前排红衣)和几位老腔表演艺术家与谭维维共同表演。
华阴老腔有着超地域、超时限、超民族的艺术魅力。
老腔与皮影剥离后,可闻其声可见其人。
张家皮影戏是“华阴老腔”戏班之一,张喜民是班主,1947年生于华阴市卫峪乡双泉村,15岁随家人学老腔皮影戏,5个月后就能登台演出。因他年龄小,又为主唱,初出江湖即声名鹊起。
张喜民的人缘好,又因为老腔有了名气,出租车的司机师傅听说记者去采访张喜民,兴奋地给记者介绍“华阴老腔”,还一个劲地夸赞喜民班社。
文/图 本版综合《法制晚报》、《华商报》报道
得知老腔被山寨也欢迎
老腔发源地“双泉村”位于华阴市卫峪乡,介于潼、华两郭之中,兼绕山水佳处。
从华阴市区出发十分钟后抵达双泉村,绕着土坡上到村头,远远的看见张喜民,个头挺高,暗红色的脸膛,虽布满皱纹却显得神采奕奕,头发梳得很整齐,没有一丝凌乱。
张喜民家的客厅挂满了他的戏班在各地演出的剧照,戏班与大牌明星、著名主持人、艺校学生等人的合影。门后的桌柜上摆满了各类奖杯、荣誉证书。几杯粗茶下肚,张喜民滔滔不绝地为记者讲述起张家祖祖辈辈热爱的老腔。
1962年,15岁的张喜民跟着本村老腔艺人张尚昆和父亲张志强学艺。他从小就听父辈们唱老腔皮影戏,一开始正式拜师学艺时,他先学做签手,他大哥学习说戏,就是主唱。主唱需要怀抱月琴,边弹边唱,还要担任“生旦净末丑”这五种角色,主唱的嗓音天赋尤为重要。
张喜民说,当时学艺时,父亲以及村里的老艺人都说,“学主唱一定要早晚喝童子尿才能保护嗓音,”老艺人称喝了童子尿,发育后嗓音不会受影响。他和大哥学习的第一个月,每天早晚都喝自己的童子尿,第二个月他父亲和老师都觉得他的嗓音更适合主唱,他又连续喝了一个月的童子尿。但张喜民的胃对童子尿很敏感,喝了童子尿刺激得他胃疼,不得已才停止。
接着,张喜民又给记者讲了件趣事,2011年在《我要上春晚》排练现场,董卿问了他一句话:“喜民,我听说你还有些徒弟在外面演出,是很多山寨版老腔,你怎么想的呀?”当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欢迎啊,我很高兴,山寨版越多说明他们喜欢老腔,老腔还有发展前途。”
说起传承倍感压力
张喜民回忆,2003年金庸先生来参加华山论剑,曾看了老腔表演,非常欣赏,并给老腔题下“喜观老腔皮影戏,精彩无比叹为观”。
在华阴市老腔界划分有“一班子”、“二班子”。“一班子”就是出演话剧《白鹿原》的原班人马;“二班子”是徒弟辈,经常在华县演出。老腔火了,在华县、潼关、西安等地活跃的山寨老腔也风光起来。张喜民对此并不介意,他认为山寨也是宣传,山寨也是传承。
说起传承,张喜民甚感压力。2008年,张喜民被文化部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华阴老腔代表性传承人”称号,享受国家津贴。“传承”成为张喜民义不容辞的责任。近年来张喜民收了不少徒弟,想教这些徒弟们唱全本戏的老腔,可是没几个愿意学。张喜民只好放宽了招收徒弟的条件:只要爱好,欢迎来学。每次有学徒来到张家,张喜民都异常高兴,每次面试也很有意思。
面对面坐着的是张喜民和学徒。
“整两句听听,歌曲也行,秦腔更好。”
“乌拉拉……”
张喜民皱皱眉:“莫事,咱再学学才知道。”
“是不是不适合学老腔啊?”
“怕啥,不能唱还能弹,不能弹还能拉,不能拉咱还能打呢!”
只要是来到张家学徒,张喜民都会教他几手。有的学一两天就耐不住性子了,有的稍微久一点,但大多都半途而废。张喜民迫切希望年轻的学徒更多一点,耐心更强一点,老腔需要捍卫者。目前,张喜民在外能拉、能打的徒弟有20余人,全能的有2人。
打破老腔对女艺人偏见
张健民是张喜民最小的弟弟,小时候并没有学习老腔的兴趣。两三年前开始跟随哥哥学习老腔。张健民凭着“门里出身,自带三分”的聪明灵性,很快掌握了老腔的唱法和皮影的技法,成为张家皮影戏全能型人才。现在带领“二班子”活跃于华县,队中老腔唱将有14名,年轻的艺校学徒30余名。张健民感慨说,吼吼唱唱不仅让他心情舒畅,多年来孱弱的身体状况也得到了改善。
张香玲是喜民班社的一名女将,较张健民入门早,跟随张喜民学习老腔的过程充满了曲折。受农村旧观念的影响,张香玲与师父频繁的交流招来了不少闲言碎语,没办法,张喜民每次给张香玲授课时还得安排个旁听的老汉。如此一来耽误了时间,影响了学习进程,出师自然也晚。张香玲凭着对老腔的热爱顶住压力,虚心求教,勤加练习,终于成为喜民班社的中坚力量,打破了旧有对老腔女艺人的偏见。
近年来,老腔从“小家戏”华丽转身为名流戏曲,走出了华阴,走向了世界。张喜民操着一口陕西普通话说:“我们的家戏能发展到如此境地,都靠政府的鼓励和支持。”
土坡、窄院、号子、吼声,还有村口聊天的妇女,一旁嬉戏的孩子,那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记者已经渐行渐远,张喜民,那个穿红色中式衣裳的老汉,还在向我们挥手。
电影《活着》让老腔走向世界
老腔艺人王振中,人称“白毛”。他生来眉发如雪,对老腔有着出奇的领悟力。“白毛”姓王却也是张氏一族老腔的传承者,1993年,张艺谋拍摄影片《活着》,王振中成为剧中老腔的演唱者,随着这部影片在国际电影节获奖,慷慨激昂的老腔曲调也因此走向世界。在王老先生家中有大量的手写曲谱,其中不乏有几十年历史的手写稿,很多曲子都是他自己创造的。
华阴老腔为啥敲条凳
最早的本土老腔是船工敲击木质船桨,但是搬到舞台上后,不可能再拿船桨,而木头条凳是老陕家家必备的,所以这就成了现在以“条凳”当乐器的奇观。一般在老腔里负责条凳的都是家中种几十亩地的大爷,体力不是一般,而且敲打的木块也有讲究,一般用枣木木块,枣木不易虫蛀,而且质地坚硬密实,敲打起来非常有力量感。
老腔剧目以三国故事为最
老腔戏剧目以三国故事为最,计有《长坂坡》、《出五关》、《取西川》、《收姜维》、《定军山》、《战马超》等30多本。老腔曾经辉煌过,在明、清两代,华阴境内有十多个班社,活跃在周边的陕西、山西、河南一带。